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五十二章 决心

    侧殿,天子宇文乾铿的遗体,被放置在棺椁里,宦官们已经为其更换干净的衣袍,又擦掉嘴角的鲜血,此时的宇文乾铿,面容安详,双眼紧闭,宛若睡着了一般。

    从昨日开始,几次哭得昏厥的千金公主,如今眼泪已经哭干,看着弟弟的遗体,愣愣发呆,她还是无法接受这个现实,但现实就是如此残酷。

    她的弟弟死了,而就在元会开始前,弟弟还和她有说有笑。

    千金公主没想到命运对她会如此残酷,夺走了父亲,夺走了自己的幸福,当她好不容易和弟弟团聚,只盼着相互扶持走完余生,弟弟却突然走了。

    走得如此突然,以至于她连诀别的话都来不及说,就和弟弟永别。

    想到这里,千金公主看着弟弟的遗体,悲从心中来,捂着嘴,再度抽泣,双肩一抖一抖。

    端着汤水入殿的阿涅斯,见着千金公主如此模样,赶紧放下托盘,一把将其搂在怀里,想要安慰,却不知道如何安慰。

    从昨日到现在,千金公主已经哭了一天一夜,其间只是勉强喝了些稀粥,整个人明显憔悴很多,阿涅斯担心再这样下去,千金公主会随着天子而去,不由得担心万分。

    昨日,元日大朝会,本来是一场盛大的典礼,结果接连出了大事。

    杞王遇刺,身负重伤,而天子随后也遇刺,被人投毒,吐血身亡。

    投毒的人,据说是天子极其信任的刘居士,阿涅斯不敢相信这个事实,但事实就是天子死了,刘居士试图挟持长公主(千金公主)出逃,结果在搏斗之中身亡。

    而天子的未来岳父、英国公梁叔谐,在太极殿出事时,带兵攻打皇宫,兵败身亡。

    据说,事情真相是刘居士和梁叔谐勾结,意图篡权,本来是想等着梁叔谐的女儿成了皇后,慢慢揽权,但郕国公忽然去世,让其阴谋落空。

    梁叔谐不甘心,于是以刘居士为内应,铤而走险,在元日这天,内外勾结。

    刺杀杞王和天子,再领兵入宫控制百官,挟皇子号令天下,这是一个大胆的阴谋,最后却失败了。

    阿涅斯无法理解,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她觉得刘居士不该做出这种事,对方好像不是这种人。

    满腹疑虑,让阿涅斯有很多问题想问,但怕刺激千金公主故而不能问,所以现在只能搂着对方,尽可能让对方感受到亲人的温暖。

    “千金,千金,你不要这样,凶手已经死了,不是么?”

    阿涅斯的呼唤,让千金公主从悲痛欲绝中稍微恢复过来,她知道阿涅斯是在安慰她,但她知道,凶手并没有死。

    是的,刘居士并不是凶手。

    千金公主清楚记得,昨日刘居士向她扑来后,在她耳边说的两句。

    第一句,“长公主!我给天子放的只是椒盐!”

    第二句,“我看到徐午往天子。。。”

    第二句话还没说完,刘居士就被扑来的禁军制住,而惊慌失措的千金公主,当时脑袋一片空白,根本就没回过神,随后为巨大的悲痛所击倒,一直哭到现在,脑袋才稍微清醒些。

    事情很明显,刘居士不是毒杀天子的凶手,而徐午,是昨日陪伴天子身边的宦官。

    刘居士死前对千金公主说的话,给千金公主留下了线索,她后来意识到,杀害她弟弟的凶手另有其人,幕后主使,不可能是梁叔谐。

    想到这里,千金公主暗淡的双眼,迸发出复仇的火焰。

    看着弟弟的遗体,她几乎要咬碎银牙,被咬破的嘴唇,流出丝丝鲜血,复仇的决心,为她注入了活力。

    弟弟,我要为你报仇!!

    。。。。。。

    一辆马车缓缓驶出皇宫,在随从的护卫下,向着长安城某处驶去,至昨日事变,参与元会的文武官员在宫里待了一夜,今天陆续乘车离开,而这一辆马车,是其中之一。

    内史宇文化及,此时定定的坐在车厢里,木然的看着车厢地板,不发一言。

    不知过了多久,他忽然笑起来,却没有笑出声,笑容有些扭曲,甚至有些渗人。

    刺激,太刺激了!

    几乎笑得癫狂的宇文化及,这一日一夜经历了人生大起大落,其中的刺激,让他回想起来,后怕之余,却觉得异常愉悦。

    这种刺激所带来的愉悦,比和女子行房还要愉悦十倍,甚至百倍!

    就像当年,乘坐热气球从邺城皇宫里逃出来,飞离邺城的那一瞬间,自己激动得快要哭出来时的感觉那样,正是太刺激了!

    宇文化及如是想,他从来没有打算为天子宇文乾铿尽忠,甚至那年从邺城出逃时,就没想着保天子万全,实际上,他只是为了自己。

    为了自己能接近权力核心,为了给弟弟报仇、让宇文温死全家,宇文化及一直都在努力着。

    天子立梁叔谐的女儿为后,是他撺掇的结果,而为天子和梁叔谐之间搭桥牵线,也是宇文化及暗中进行的,故安州刺史蔡泽的孤女蔡氏,也是他精心准备安排的。

    当然,蔡氏和他的相遇,纯属偶然。

    事情进展得很顺利,本来等梁叔谐的女儿入宫成为皇后,刺杀杞王的计划就能开始,只要铲除了杞王父子,外戚梁叔谐,就能在内史宇文化及的帮助下,渐渐把持大权。

    然而让宇文化及和梁叔谐没想到的是,郕国公忽然去世了。

    这就意味着,天子的婚事要推迟,而蔡氏此时已经有了身孕,等不下去了。

    一想起那个女子,宇文化及就有些遗憾,他没想到自己一时控制不住下要了对方几次,竟然让其怀了孕。

    如此一来,蔡氏日渐隆起的肚子迟早无法遮挡,无法再作为歌伎继续留在宫里,不能借着表演歌舞的机会,刺杀杞王宇文亮。

    这是宇文化及唯一的法宝,失去了就很难有机会,所以,计划依旧,甚至还要提前。

    至于蔡氏肚子里怀着的骨肉,对于宇文化及来说,没什么大不了的,他又不缺女人。

    宇文化及瞒着天子,和梁叔谐做了约定,约定在元日这天起事,让蔡氏在太极殿刺杀杞王,然后梁叔谐攻入皇宫以为奥援,和禁军对峙。

    届时杞王一死,世子宇文明未必镇得住场面。

    然后天子号召百官甚至禁军将士“弃暗投明”,至少有过半的几率成功,如此一来,宇文明不死也只能仓皇出逃。

    到时候,天子再号令天下兵马勤王,讨伐逆贼宇文明、宇文温,这两兄弟就会落得人人喊打的下场,迟早要完。

    那么,弟弟的仇就能报了!

    宇文化及就是这么想的,而昨日太极殿上,蔡氏真的成功刺杀杞王,宇文亮被火烧得那么惨,不死也差不多,只是宇文化及还没高兴太久,天子就死了。

    天子这一死,直接导致宇文化及的计划落空,随后面临杀身之祸。

    但现在,他好端端的出了宫,没人察觉他有问题。

    因为天子死了,梁叔谐死了,死无对证,没人知道是他宇文化及从中牵线搭桥,而傻乎乎的刘居士背了弑君罪名,也死了,没法和他当堂对质。

    宇文化及不仅全身而退,还因为指认逆贼刘居士有功,将会有赏。

    为什么有赏?因为他无意间帮了宇文明一个大忙,指认刘居士为凶手,那就意味着,弑君的幕后真凶能够逍遥法外。

    那么,幕后真凶是谁?

    呵呵。

    在生死边缘走了一遭的宇文化及,短短时间内经历了大起大伏,极度的刺激,让他宛若脱胎换骨,只觉得每一个毛孔都舒服得紧。

    这种和刀头舔血类似的刺激,让他意识到,设下阴谋诡计把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的那种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

    此时此刻,独坐马车里的宇文化及,笑得面容有些扭曲却不敢笑出声,他再次坚定了决心,觉得自己屡次逢凶化吉,必然是老天保佑,所以绝不能放弃。

    宇文温!你害死我弟弟,终有一日,我要让你家破人亡!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