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五十一章 大义

    长安街头,一片狼藉,许多临时武装起来的流氓、地痞,“富贵梦”刚开始就结束了,官军士兵很快就击溃了一群群乌合之众,渐渐控制住了城内局势。

    城中多处冒起的浓烟,渐渐消散,不再有让人惊心动魄的雷声响起,却有时不时响起的呼喊声,让百姓愈发忐忑不安起来。

    那是巡街的士兵不住大喊,告知居民们待在家中不要出来,不要轻易上街,即便上街也禁止三人以上同行,否则以意图不轨论处。

    听着这些喊声,又联想到先前那接连炸响的雷声,还有城中多处冒起来的浓烟,许多人意识到城里出大事了,而皇宫方向的动静,让他们愈发担心起来。

    搞不好,这是一次宫变,而会是谁笑到最后

    皇宫外的人们,惶恐不安的等着结果,而皇宫内太极殿上,结果已经见分晓。

    未来皇后之父、英国公梁叔谐的人头,如今就摆在百官面前,与此同时,天子近臣、弑君逆贼刘居士,静静躺在玉阶前,已经没了气息。

    意图挟持长公主作困兽斗的刘居士,在和禁军士兵打斗中身亡。

    天子的另一名近臣、内史、褒国公世子宇文化及,还有其他几名侍卫,众口一词指认,刘居士往天子所饮醒酒汤放了东西。

    那东西是椒盐,或者说宇文化及等人以为刘居士当时放的是椒盐。

    天子喜欢以椒盐给饮食调味,故而刘居士随身携带一个小瓷瓶,其中装着椒盐,以备天子不时所需,宇文化及等人都习以为常。

    故而方才刘居士拿出小瓷瓶给醒酒汤调味,宇文化及等人没有阻止。

    未曾料,刘居士往汤里加的不是椒盐,天子喝下醒酒汤之后,竟然吐血身亡。

    宇文化及声泪俱下的哭诉着,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将内情大概说了一遍,大家都知道,他是天子最信任的人之一,说出来的话自然有很强的说服力。

    接着,又有禁军将领指着梁叔谐的人头,把方才在肃章门外发生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

    首先是皇宫玄武门遭到马车所载轰天雷袭击,宫内禁军紧急增援玄武门,未曾料东门——肃章门随后遭到猛烈进攻,幸亏守门禁军早有准备,才没让逆贼得逞。

    攻打肃章门的逆贼中计,被赚入皇宫之后伤亡惨重,逆贼首领仓皇逃跑,却被闻讯赶来的兵马截杀,直到此时,禁军才知道这首领竟然是英国公梁叔谐。

    短短一炷香时间,经由宇文化及和禁军将领的简单说明,文武白官大概弄清楚今日发生了什么事情。

    第一,杞王遇刺,刺客是一名舞伎,其真实身份还需追查;

    第二,天子遇刺,逆贼是刘居士;

    第三,英国公梁叔谐率领私兵攻打皇宫,图谋不轨。

    三件事几乎是同时发生,说明这是一场蓄谋已久的阴谋,而幕后主使所图甚大。

    同时刺杀杞王和天子,这就意味着主谋是要谋朝篡位,想要趁着杞王、天子身亡之际,兵临太极殿,威逼文武百官屈服,进而挟持皇子,图谋不轨。

    仅仅按着目前的情况来看,英国公梁叔谐应该就是主谋,而天子近臣刘居士,是从犯,至于还有哪些人是从犯,恐怕得大索全城才知道。

    当然,如今身处太极殿内的官员之中,也许有梁叔谐的同党也说不一定。

    而这,正是大司马、杞王世子宇文明所担心的。

    杞王遇刺生死未卜、天子遇刺驾崩,发生了如此严重事件,宇文明有理由、有资格出来主持局面

    作为杞王世子,他有理由缉拿凶手,为父报仇;作为宗室,值此天子驾崩、皇子年幼之际,他有资格临危受命,站出来匡扶社稷。

    作为大司马,他有资格调动军队,护卫皇宫和京城,搜捕逆贼同党,避免事态扩大。

    但实际上,已经控制了太极殿的禁军,才是宇文明真正的“大义”:面对杀气腾腾的禁军士兵,谁敢不服

    更别说,殿内除了禁军,官员之中还有杞王一系的人,他们同样能给予宇文明有力的支持。

    所以,宇文明接下来做出的决定,没人有异议:关闭宫门,今日参加元会的文武官员,暂时留在宫里,以防不测。

    。。。。。。

    正武殿,遇刺身负重伤的杞王宇文亮躺在榻上,面色惨白、双眼紧闭,嘴里咬着块布,痛苦异常。

    御医正忙着给他处理伤口,每触碰一下,就让宇文亮疼得冷汗直冒,而他身上的伤,实际上已经不能用“伤口”来形容了。

    大面积烧焦的衣物,已经和宇文亮的皮肉粘在一起,每当御医撕下一块布,实际上就是撕掉宇文亮一块皮。

    今日元会,为了以防万一,宇文亮内穿软甲——精制环锁铠,可以有效护身,不会让刀箭所伤。

    然而刺客竟然以同归于尽的方式,先点燃自己,然后抱着杞王来个引火烧身,虽然在侍卫奋不顾身的解救下,杞王总算摆脱了这个疯狂的刺客,但他全身已大面积烧伤。

    环锁铠挡得住刀箭,却挡不住烈火。

    身体正面,脖子以下都已着火,腰部前后同样如此,而宇文亮挣扎间双手手掌、手臂也被点燃,严重烧伤。

    为宇文亮处理伤口的御医,此时已经满头大汗,即是因为精神高度紧张,也是因为绝望:杞王的烧伤很严重,即便扁鹊再生,华佗再世,也救不了了。

    小规模烧伤还能治,但如此严重的烧伤,导致杞王身上皮肤大规模溃烂,如此一来,火毒便会肆无忌惮侵袭身体,腐蚀内脏。

    不出几日,杞王必然全身起水疱、化脓,然后因全身剧痛而死。

    御医此时已经为杞王清理完伤口,开始敷药,但实际上这么大面积的烧伤,敷药已经没有多少用了。

    御医知道即便杞王侥幸熬过去,也会元气大伤,以杞王的年纪,届时体力消耗严重,气阴两伤,正气虚损,很容易染上其他病症,一命呜呼。

    所以,御医知道自己救不了杞王,而届时悲痛欲绝的世子,拿他来泄愤的话该如何是好

    脚步声起,杞王世子、大司马宇文明冲入殿内,来到榻边,见着父亲的模样,不由得心急如焚,问御医情况如何,见御医那支支吾吾的模样,心知不妙。

    想发作,但这样无济于事,宇文明带过兵,见过被烧伤的士兵那凄惨的结局,所以明白父亲恐怕时日无多。

    眼泪止不住,溢出眼眶,宇文明顾不得那么多,哽咽着:“父亲!”

    浑身剧痛的宇文亮,缓缓睁开眼睛,见着儿子在面前,第一件事却是让御医暂时退下,待得榻边就剩父子二人,宇文亮艰难开口;“天子呢”

    “天子为逆贼刘居士所弑,已经崩了!”

    宇文亮闻言看着儿子,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方才在太极殿,他遇刺后疼得几乎失去知觉,所以后来只知道出事了,却不知道具体情况如何。

    如今得知答案,想说话,却不知该说什么。

    宇文亮已经年过五旬,是知天命的年纪,如今真的知道了天命,那就是自己时日无多。

    天子死了,他恐怕也快不行了,而皇子不满一岁,权贵们心思难测,宇文氏的江山,今后何去何从

    想着想着,宇文亮顾不得唏嘘,开口问;“百官呢”

    “孩儿已让禁军关闭宫门,让百官暂留宫中,不得离开。”

    “皇子呢”

    “孩儿已经加派人手保护,绝不会有问题。”

    宇文明应对得当,宇文亮很满意,他看着儿子,良久之后忽然问道:“天子崩。。。是你下的命令么”

    宇文明没有回避:“是!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弑君。。是滔天大罪,若让人知道了。。。。”宇文亮遍体剧痛,话都说不利索,儿子如此果断,他不知该哭还是该笑,事已至此,儿子的做法,不能说错,但宇文亮还是担心:“到时候,该如何”

    宇文明毫不犹豫的回答:“孩儿已经计划妥当,此事正好有刘居士做替死鬼,没人有证据!”

    说完,他又补充:“就算。。。就算走漏消息又如何!大义名分没有能打胜仗的兵马,就没有大义名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