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五十章 指鹿为马

    被宇文化及指着、不断大喊“是他”的刘居士,此时满脸茫然,他还沉浸在天子遇害的巨大悲痛之中,一下子搞不清楚宇文化及指着他大喊大叫是何用意

    是,方才他是给天子喝的醒酒汤里放了些东西,但那不过是些许椒盐,没什么奇怪的。

    当年天子驾临西阳,品尝了西阳城里各类美食,对于用作佐料的椒盐颇为青睐,天子很喜欢椒盐的味道,自那以后,饮食里就喜欢用一些椒盐调味。

    刘居士对于天子的喜好谨记在心,随身带着一个小瓷瓶,里面放着从御厨那里匀来的椒盐,以备天子不时之需。

    他不是御厨,却给天子的饮食里加东西,这种行为当然不妥,容易被人误认为是投毒,但刘居士作为救驾功臣,没人会认为他有弑君的动机。

    更何况,天子时常被长公主念叨“吃椒盐太多容易上火”,御厨不敢给御膳放太多椒盐,所以天子就指望刘居士用“私藏”的椒盐里给御膳调味。

    所以刘居士随身的小瓷瓶成了天子的“小秘密”,这个小秘密,宇文化及知道,其他几个侍卫也知道,没什么大不了的。

    方才天子喝酒喝得有些过了,酒劲上涌,迷迷糊糊,刘居士怕天子酒后失态,胡言乱语,弄出祸事来,赶紧让宦官上醒酒汤,然后习惯性往醒酒汤里洒了一些椒盐。

    宇文化及和几名侍卫当时是看着的,大家都没什么异议,怎么..

    想着想着,刘居士回想到杞王遇刺之后,天子身边一人的动作细节,不由得心中大惊,随即站起身,脱口而出:“啊!是...”

    见着身边的禁军士兵扑上来抓自己,刘居士急得不断挣扎:“不,不,是..”

    “是他,就是他!”宇文化及高声呼喊着,“就是刘居士往天子所饮醒酒汤里放东西,是他投毒弑君!!”

    “弑君”二字,让刘居士如遭五雷轰顶,他终回过神来,明白宇文化及指着自己大喊是何用意。

    禁军士兵一拥而上,就要将刘居士扑倒在地,刘居士忽然嚎叫一声,奋力将按住自己的士兵掀翻,随后猛地扑向搂着天子的千金公主。

    慌乱之中,刘居士身上被禁军士兵砍了几刀,鲜血直流,他将千金公主抓住,刚挡在身前,还没来得及控制对方,就被扑上来的禁军士兵死死抓住。

    披头散发的刘居士,终究不是力拔山兮气盖世的楚霸王,被禁军士兵们奋力扯开,随后压在地上。

    他拼命抬起头,制看着面前一个个手持钢刀的禁军,看着躺在地上、死状凄惨的天子,又看着躲在人群中指着他高呼“弑君逆贼”的宇文化及,睚眦俱裂。

    你、你竟然指鹿为马!

    被士兵簇拥的宇文明,瞥了一眼宇文化及,对于事情的发展有些意外,因为天子是怎么死的,他清清楚楚。

    弑君大罪,当然要栽赃到宇文化及、刘居士等天子亲信之中,所以宇文明正打算将这些人关起来,然后...

    如今宇文化及这么一喊,他倒是可以顺水推舟,省去许多麻烦。

    电光火石间,宇文明就有了主意,看向挟持长公主(千金公主)未遂的刘居士,杀心骤起,对身边心腹使了个眼神,那人默默向前。

    “刘居士,你不但犯下弑君大罪,还敢挟持长公主,真是穷凶极恶、罪该万死!”

    。。。。。。

    小黄,总管府署,欢乐在继续,筵席间官员们谈笑风生,推杯换盏,看着歌伎翩翩起舞,品尝着官厨烹饪的黄州风味美食,好不快活。

    而上首处主位却空空如也:亳州总管、豳王宇文温起身更衣,故而不在座位上。

    此时,本该在厕所出恭的宇文温,却在某处角落坐着,啃着“大盘鸡”,看着王府司马张定发带着个侍卫近前,随后面色不善的问道:“是他?”

    “回大王,正是。”

    宇文温放下筷子,看着这名有些憨厚的王府侍卫,问道:“有田,那壶酒,你加了茱萸后尝过?”

    豳王府侍卫梁有田闻言答道:“回大王,尝过了。”

    “你不觉得茱萸放多了,很辣的么?”

    “呃,不辣呀。”

    宇文温揉了揉太阳穴,想发飙,最后还是摆摆手,让对方继续返回岗位继续“执勤”。

    今日酒宴刚开始时,宇文温作为主官,接受佐官们的敬酒,然而那酒一喝下去,仿佛喉咙着火,沿着食道一直烧到胃。

    那一瞬间,宇文温的反应就是自己喝下毒酒,人生即将走到尽头,雄心壮志烟消云散,什么御宇天下,不过是浮光掠影。

    弥留之际,他第一个想到的便是尉迟炽繁,一想到自己就这么走了,妻妾及儿女们孤苦无依,宇文温不由得心中悲叹:好好活下去,梦见我时,不要哭得太伤心啊....

    即将从人生舞台“谢幕”的宇文温,满脑子想的是妻妾儿女,然而就在他以为自己即将肠穿肚烂、吐血身亡之际,什么也没有发生,除了辣感依旧。

    没错,宇文温喝的酒放了茱萸,目的是“杀菌”及调味,所以会有些辣,但他事前吩咐“茱萸不要放太多,有些辣即可”,结果变成了“辣穿喉”。

    问题出在哪里呢?

    出在给酒放茱萸兼试毒的侍卫梁有田,这位很吃得辣,所以往酒里放的茱萸量很大,但李有田觉得“不辣”的酒,到了宇文温这里就是“辣穿喉”。

    在辣椒传入中原之前,茱萸是常见的辣味作物,虽然辣度比不上后世辣椒,但精制的茱萸粉依旧很给力,辣味十足。

    所以,一切都是宇文温想多了。

    他没有中毒身亡,纯粹是被过辣的酒给辣着,还差点当众出丑。

    一旁的张定发,见着梁有田离开后宇文温依旧面色不善,试探着问:“大王,是否回席呢?时间太长了。”

    “嗯?嗯。”宇文温起身刚要走,却忽然拿起筷子,把一个鸡头从碟子里夹起来:“张司马,把这鸡锥吃了吧。”

    鸡锥,是鸡屁股的雅称,味道骚臭,一般人是不吃的,但有人就喜欢这个味,反倒喜欢吃,然而张定发并不好这一口。

    更别说这明明是鸡头,不是鸡屁股。

    张定发知道事情不妙,硬着头皮问:“大王,这是鸡头吧?”

    “鸡头?这明明是鸡锥。”

    “呃...”张定发心中叫苦,知道宇文温要找他出气,毕竟梁有田是他安排试酒和放茱萸的,所以现在不得不顺着话茬说下去:“大王说笑了,这明明是鸡头。”

    宇文温看着张定发,似笑非笑:“张司马喝多了?头?那头上为何没有头发?”

    张定发指着鸡冠上的五个冠尖说:“这不就是头发么?有五根呢。”

    “头发?这么大的头发?”宇文温反问。

    “呃,还请大王示下。”

    “这是鸡锥。”

    张定发闻言看着那鸡冠,尴尬的问:“大王,不知此是何物?”

    “痔疮,大大的,五个,长在鸡锥上,不是痔疮是什么?”

    一旁的侍卫闻言想笑不敢笑,张定发干咳一声,说了声“谢大王赏”,接过鸡锥(鸡头)啃起来。

    指鹿为马的宇文温,气消了许多,踏步向前走,元日庆典已经临近尾声,除了那壶茱萸过量的酒之外,一切正常,总算是可以放心了。

    但不知为什么,他觉得有些不安,不由得望望西面天空,心中想着事情。

    今天是元日大朝会,长安皇宫里,应该会很热闹吧....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