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四十八章 啊?

    弑君,滔天之罪,更别说是当众弑君,即便当事人随后登基称帝,不会被谁绳之以法,但弑君的行为,必将成为此人无法洗去的污点。

    所以,权臣不会亲手弑君,更不会当众弑君。

    那么,如今的太极殿上,会有曹魏皇帝曹髦当众被弑一幕的重演么?

    身处现场的杨玄感此时没心思想这个问题,他没想到自己年纪轻轻,居然能够亲身经历如此重大事件,平日里自诩临危不惧的杨玄感,如今方寸大乱。

    之前,他因为和父亲杨素护送天子南下,有救驾大功,所以父子俩得天子重用,被认为是帝党,但杨玄感知道,实际上不是那么回事。

    他和父亲,对于天子来说,可靠程度不及生死与共的刘居士和宇文化及,既然不是心腹,就算不得帝党。

    杨玄感对此有自知之明,不奢求短期内得天子真正信任。

    所以杨玄感不奢求天子会和他推心置腹,暗地里向他问计,或者密谋些什么,但杨玄感觉得天子是个聪明人,看得清形势,近期应该不会做傻事。

    杞王势大,牢牢控制着天子,控制着皇宫,控制着禁军,天子上一次能从邺城皇宫逃出来,纯属侥幸,而若再有第二次,如果考虑不周,怕是要完。

    故而杨玄感认为,天子应该能够看情形势,至少忍上数年时间,小心经营,待得时机成熟才能有大动作。

    然而,那一天来得如此之快,让杨玄感错愕之际,不由得冷汗直流,因为他一家的命运,很可能就要在一会揭晓了。

    今日之事,若是天子精心策划的宫变,杨玄感事前可半点风声都没听到,天子一会反杀成功倒也罢,万一失败了,他这个有名无实的帝党可是要倒霉的。

    杞王遇刺,被火烧成那样,怕是即便抢救过来也活不了多久,杞王世子宇文明控制局面后,要是来个斩草除根,杨玄感走不出太极殿,杨家一大帮子人也要倒霉。

    如果真是宫变,杨玄感并没有参与这次宫变,根本就不知情,所以是冤枉的,但杞王世子宇文明不会听。

    即便对方能够克制住弑君的冲动,但天子从此被软禁是必然的事情,杨玄感今日可以平安回家,但宇文明绝不会放过所谓的帝党。

    简而言之,天子如果不能翻盘,杨玄感一家很大可能要倒霉。

    想到这里,杨玄感是真的感到害怕了,他和父亲冒着巨大风险,协助天子南逃,好不容易才有了今天的地位和前途,没想到一朝尽毁,这是怎么回事啊?

    “诸、位。。。”

    忽然传来的声音,打断了杨玄感的思路,他定睛一看,却是杞王世子、大司马宇文明在说话。

    此时的宇文明,明显是在极力压制情绪,尽可能以平静的语气说话:“逆贼于大殿之上行刺,罪大恶极,本官定要将幕后真凶绳之以法!”

    捉逆贼,是大司寇的事,和主兵的大司马无关,但此时的太极殿内,没人敢反驳宇文明。

    因为如今的太极殿内,虽然杞王生死不明,但不代表杞王世子控制不了局面。

    宇文明背对着天子,看了看在场百官,又说:“还请诸位稍安勿躁,莫要随意走动,以便协助。。。”

    “咣当”一声从后面传来,动静很大,打断了宇文明的话,他转身一看,却见一女子跌跌撞撞从侧门闯了进来,那动静,是其踢倒香炉所致。

    来人是千金公主。

    千金公主看着殿内一隅,看着烧得不像样的杞王宇文亮,不由得捂住了嘴巴,而当她转头看向御座,看见侍卫们搀着的天子,不由得瞳孔一缩。

    那一刻,她只觉得心都要碎了。

    千金公主不顾一切冲上玉阶,一把搂着双目紧闭的天子,悲从心中来,正要放声大哭,却见其睁开眼,醉眼朦胧的说着:“姊姊?”

    酒气很重,千金公主闻言一愣,几乎要喜极而泣:她的弟弟没事,只是喝多了。。。。

    然而喜悦之情稍纵即逝,看着殿内几近剑拔弩张的情形,看着那些面色不善的禁军将士,看着强作镇静却明显怒气冲冲的杞王世子、大司马宇文明,千金公主只觉得后背凉飕飕。

    “大、大司马,这是怎么了?”

    “长公主不知道么?”宇文明反问,面无表情。

    “吾只知太极殿出事了,便过来看看。”千金公主谨慎的说着,生怕用词不当刺激宇文明,她虽然猜测是弟弟铤而走险刺杀杞王,但试图挽回局面。

    无论如何,都要避免宇文明做出过激举动,先度过眼前难关再说,至于以后的事,那就以后再说。

    面对千金公主的提问,宇文明尽量以平静的语气回答:“有凶徒行刺,下官命禁军上殿,维持秩序,防范凶徒同党,避免事态失控,情急之下,惊了御驾,还请长公主恕罪。”

    “啊,大司马何罪之有。。。此事做得对。。。”千金公主极力压制着心中慌乱,“接下来,还请大司马主持局面。”

    “下官领命。”宇文明说完,把手中刀交给身边的禁军将领,这一举动,让千金公主心定些许,而对方随后所说,让她不敢相信。

    “长公主,还请扶天子回寝宫,捉拿凶徒同党、揪出幕后主使一事,下官来处置。”

    千金公主点点头,顾不得那么多,在刘居士的协助下将天子搀起来,要赶紧离开这个地方,她觉得宇文明没打算当众翻脸,那就意味着事情还有回转余地。

    “呃。。。”

    宇文乾铿忽然哼哼起来,千金公主怕自己搀的姿势不对,弄疼弟弟了,见宇文乾铿张嘴要说话,仔细听着。

    “姊姊。。。”

    “啊?”

    千金公主应了一声,见着弟弟不说话,仔细看去,却见对方吐了一口血。

    是殷红的鲜血,而不是酒。

    千金公主那一瞬间只觉得脑袋一片空白,还没回过神,又见宇文乾铿吐了一口血,挣扎起来。

    “姊姊。。。肚子好痛。。。啊!”

    宇文乾铿话没说完,又是一口血喷出来,血沫喷到千金公主脸上,也喷到刘居士脸上。

    “不,不”

    千金公主声嘶力竭呼喊着,拼命用右手搂着弟弟,左手不住去拢弟弟的下巴上鲜血,想要把鲜血都拢回嘴里,拢回弟弟肚子里,这样一来,弟弟就不会觉得肚子痛了。

    宇文乾铿躺在姊姊怀中,满脸痛苦,挣扎着要说话,却说不出来。

    腹部绞痛,宛若有无数利刃在绞着肠子,宇文乾铿疼得全身抽搐,一张口就吐血,作为明君留名青史的雄心壮志,在绞痛之中烟消云散。

    看着惊慌失措的姊姊,宇文乾铿有千言万语要和对方说,然而话到嘴边,舌头却不已受控制,拼尽全力说出的,只剩“保重”二字。

    年轻的天子,带着不甘,吐血身亡。

    “啊!”

    伤心欲绝的千金公主抱着弟弟,拼命摇晃着,颤抖着伸出手去试探鼻息,却全无动静,见着弟弟就这么走了,她泪如泉涌,嚎啕大哭起来。

    满脸是血沫的刘居士愣愣看着,还没回过神,一旁的宇文化及,还有几名侍卫,见着如此情形,嘴角抽搐却说不出话,面色惨白。

    玉阶附近的禁军将士、大臣,见着天子吐血身亡的惨状,不由得呆若木鸡。

    天子死了?

    啊?

    御座附近发生的事情,殿内百官大概看得清楚,他们还没来得及从天子崩的震惊中反应过来,却听殿外传来一声巨响。

    其动静之大,甚至连殿内梁柱似乎都摇晃起来。

    那是大殿东侧,皇宫东门肃章门方向传来的巨响,似乎此时有人正在攻打肃章门。

    如今的太极殿内,杞王遇刺,生死未卜,天子遇害,又有人攻打皇宫,这到底是怎回事?

    想到这里,许多人心惊胆颤,但唯独一人例外。

    杞王世子、大司马宇文明,看着一旁躺在地上正接受御医抢救、生死不明的父亲,不由自主右手紧握成拳,胸膛微微起伏,些许泪水溢出眼眶。

    先前,为防不测,宇文明暗地里准备了后手,但如果有得选,他真不想用,而现在,他不得不用。

    父亲的惨状,让宇文明被怒火点燃,所以跨出那一步,没有任何犹豫,转头看向玉阶上,看着已经没了动静的天子,宇文明心中只有愤怒。

    父亲!昏君竟然真敢对你动手,我就敢杀他!

    他要百官阵前倒戈是吧?我就让他死,看谁还倒戈投向他!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