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四十七章 作虎须成斑

    硝烟弥漫的味道,真是让人回味无穷,如果把武将比喻成老虎,那么闻到硝烟味的武将,恐怕就会和闻到血腥味的老虎那样,兴奋异常。

    前提是,这名武将不能是懦夫。

    爆炸声传来,似乎地面在颤抖,梁叔谐睁开眼,抬头望去,只见不远处的街坊上空,升起一阵黑烟。

    片刻后,号角声起,那是他和心腹约定的信号,现在这信号出现,就意味着己方解决了一支巡城兵马。

    计划顺利进行,就不知道皇宫里进展如何了。

    梁叔谐如是想,转头望向皇宫一侧,先前在皇宫玄武门的几次爆炸,应该已经成功逼得禁军紧闭宫门,据守不出,以防止有人攻打皇宫。

    他知道,这是理所当然的反应,杞王父子事前必然如此安排,所以,自己的机会就来了。

    看着皇宫上空已经消散的硝烟,梁叔谐想起了往事,想起了那一天。

    大约十八年前,卫王宇文直趁着同母兄、皇帝宇文邕出巡在外,于长安发动政变,率领党羽强攻皇宫肃章门,试图攻入皇宫,挟持皇太子宇文赟,控制中枢。

    当时,宇文邕的心腹、尉迟运恰好在宫中,闻讯赶到肃章门,眼见守门禁军伤亡惨重,情急之亲自去关宫门,手被砍伤,却总算把门关上。

    宇文直只差一步就攻入皇宫,却被拒之门外,急得纵火烧宫门。

    尉迟运见状以火攻火,命人将宫内大量易燃之物堆积在肃章门内侧,灌以膏油,然后点燃,使得肃章门燃起冲天大火。

    烈焰之中宫门烧毁,但宇文直及党羽为大火所阻,依旧入不得皇宫。

    一击不中的宇文直,不得不撤退,被尉迟运趁机领兵追击,一败涂地,宇文直逃到荆州后被抓,最后和十个儿子一起丢了性命。

    当时,年轻的梁叔谐宿卫皇宫,和其他侍卫一起,在尉迟运的指挥下奋力守卫肃章门,亲眼目睹了以火攻火。

    十八年后,已步入中年的梁叔谐,看着皇宫上方消散的硝烟,不由得在想,若是当年卫王宇文直手中有了轰天雷,恐怕情况就不一样了。

    政变,讲究的是一击必中,要在对方还没反应过来时干掉关键人物,容不得拖延,否则机会稍纵即逝,自己兵败身亡。

    这和打仗是一个道理,想要在万军之中斩上将首级,就得把握时机,带领精兵突入敌方本阵,在其左右翼反应过来以前,将敌军上将击杀。

    现在,梁叔谐正在等候时机,时机一到,便率领自己的精锐部曲出击。

    此时的他,还有兄弟们,按理应该在为亡父守灵,所以没人会想到,披麻戴孝的梁三郎会聚集梁家的精锐部曲,向目标发动突袭。

    目标,当然是皇宫。

    皇宫里不仅有天子,还有文武百官,只要一击命中,控制了皇宫,大事成矣。

    此时正在等候时机的梁叔谐,终于等到了部曲带来的好消息:先前被自爆马车袭击的皇宫北门玄武门,禁军正大量集结。

    得此消息,梁叔谐毫不犹豫,骑上马,带着部曲出击。

    宛若下山猛虎,扑向应对失措的猎物。

    精心策划的计谋,如果顺利实行,那么此时的太极殿里,已经血流成河,被蔡氏孤女舍身刺杀的宇文亮,不死也差不多了。

    而面对愤怒的杞王世子宇文明,天子一党必然拼个鱼死网破。

    无论是天子杀掉宇文亮、宇文明父子,还是混战之中天子崩,最后的胜利者,只有一个,那就是他。

    天子没事那最好,如果死了,不是还有皇子么?

    一切,就像当年卫王宇文直的打算那样,挟皇子把持朝政,但宇文直失败了,而梁叔谐不认为自己会失败,因为他有轰天雷。

    借着出征益州的机会,好不容易偷偷积攒起来的轰天雷,是梁叔谐最重要的依仗,有了这个依仗,他不会步卫王宇文直的后尘,因无法攻入皇宫而兵败身亡。

    但他面对的敌人,是牢牢控制着长安及皇宫的杞王父子,皇宫里的禁军,兵力远超于他,己方即便攻入皇宫,但面对优势兵力的禁军,没有胜算。

    那又如何呢?内外一起行动,自己的胜算已经不小了。

    对于梁叔谐来说,作虎须成斑,既然身为一头猛虎,不该是头宛若病猫的虎,而是应该成为百兽之王。

    十八年前,拼命守卫肃章门的梁叔谐,如今想通了,要做自己命运的主人,所以,十八年后的今天,他要佯攻玄武门,实破肃章门。

    皇宫中的禁军,此时有一部分必然聚集在太极殿,一部分必然聚集在遭到攻击的玄武门,分摊在肃章门处的兵力,自然要少。

    这时候,太极殿也该见分晓,杞王身死的消息传出来,守门的禁军之中,又有多少人愿意尽力抵抗呢?

    马蹄声中,前方视线里,肃章门清晰可以见,而空荡荡的大街,梁叔谐精心准备的自爆马车,正好可以借此快速前进,冲向肃章门。

    。。。。。。

    皇宫,太极殿内一片混乱,汹涌而入的禁军,监视着文武官员,虽然没有拔刀相向,但也差不多了,许多官员们见着如此情形,噤若寒蝉。

    就在方才,一名正在起舞的歌伎忽然身上冒火,就在大家还没回过神的时候,那歌伎竟然冲向杞王,随后紧抱着对方,两人为火焰包裹。

    火光之中,杞王的惨叫声,大殿中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而冲上来的几名侍卫,即便再怎么用力,即便身上也被点燃,却怎么也扯不开两人。

    待得侍卫挥刀斩断歌伎的手臂、将杞王救出来、扑灭身上火焰时,杞王已经说不出话,只有痛苦的呻吟,而那歌伎已经被火烧得焦黑,大殿里弥漫着让人闻了反胃的肉焦味。

    事情再明显不过,杞王遇刺,凶手当场毙命,而幕后主使。。。

    许多官员不由得瞥了一眼御座,只见刘居士、宇文化及等人和几名护卫护在天子面前,而天子似乎大醉未醒,呢喃着不知道说什么。

    此时的太极殿,气氛十分紧张,百官见着双眼通红、提刀伫立阶下的杞王世子、大司马宇文明,又看看簇拥在其身边的禁军将士,不由得心中捏了把汗。

    宫外传来的阵阵雷声,代表着情况不妙,有人正在起事,而那雷声应该就是轰天雷爆炸的声音,今日能在太极殿内宴饮的官员都不是傻瓜,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殿内的禁军将领,都是杞王任命的心腹,禁军只听命于杞王父子,如今杞王遇刺,生死未卜,御医正在抢救,万一杞王世子情绪激动做出什么事来。。。。

    天子和杞王一系的矛盾眼见着就要爆发,双方的决裂来得如此突然、血腥,让许多官员错愕,他们明白自己接下来要见证一场巨变:

    要么天子发难,伏兵尽出,将杞王父子诛杀,昔年武帝宇文邕诛杀晋王宇文护一幕重现。

    要么杞王世子发难,禁军一拥而上,把“挟持”天子的刘居士、宇文化及等人拿下,“扶”天子到别殿“静养”,昔年孝闵帝宇文觉被幽禁、暴毙的一幕重现。

    甚至还可能有更刺激的场面,那就是当众弑君。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