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四十六章 富贵险中求

    轰隆隆的雷声,接连响了几下,声音传到皇宫,传到临光殿内,传到主持筵席的千金公主对外称太平公主宇文氏耳里。

    她循声望去,想要看看是哪里出事了,但视线为宫殿所阻,看不见外面情形,心中随即不安起来。

    赴宴的外命妇们大多都听到了这动静,面面相觑,满是狐疑之色,却不知该如何是好。

    若此时乌云蔽日,那么有雷声阵阵实属正常,然而看外面的天色哪里像是有雷雨的样子,所以外头传来此起彼伏的雷声,恐怕是

    千金公主的应变本事不错,很快稳住心神,强作镇静,继续和外命妇们谈笑风生,而外命妇们也只能装作没有听见外面的动静,继续用膳、饮酒。

    今日元会,除了文武官员,外命妇们也按例入宫,参加元会宴饮,本来依照礼制,应该是皇后主持这场外命妇参加的筵席,但如今皇帝还没有皇后,也没有太后,只能是由长公主千金公主代为效劳。

    千金公主是皇帝的姊姊,在后宫无主的情况下,出来主持宴饮并无不妥,不过她因为瘸了一条腿,行走起来有些不便,故而不能时常在筵席中穿梭和外命妇们逐一交谈。

    在座的外命妇们,见着这位不动声色,也不好多嘴说什么,殿内先前为雷声影响以至于瞬间粘滞的气氛,似乎又恢复了正常。

    面上平静如常的千金公主,内心却焦急万分,她能猜出来这雷声不是天上打雷,而是轰天雷爆炸时的动静,然而这里不是战场,是长安城,有轰天雷爆炸,意味着出事了。

    也许是武库发生意外,这倒还好,可万一是有人起事,情况可就不妙了。

    千金公主知道时局,也知道在这种时候,会在长安城里起事的人,其幕后主使,极大可能是天子。

    她一想到这里便心乱如麻,因为自己事前没有发现出事的任何端倪,弟弟近来表现如常,按说不该在策划什么。

    但回想到当初在邺城时发生的那一场变故,千金公主愈发忧虑。

    当时,她也不知道弟弟要设计对付权臣尉迟惇,而现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再发生一场变故也不是不可能。

    千金公主担心长安城内一但出事,必然是弟弟再次铤而走险,试图以行刺的方式,解决杞王父子,夺回大权。

    这种事情很可能出现,今日元会,文武百官齐聚太极殿,杞王父子都在场,若天子忽然发难,凭着几个亲信近距离刺杀杞王父子,不是没机会成功。

    再得外援入宫勤王,大概这场冒险会成功。

    但这恐怕不可能,因为即便天子在太极殿得手,随后就会被杞王的心腹反杀,皇宫里血流成河

    千金公主越想心越乱,她不敢再想下去,虽然端坐不动,却有着如坐针毡的感觉,她想去太极殿看看情况如何,却不好轻易离开。

    只能示意一名宫女近前,低声交代了几句,便让其前往太极殿,看看那边情况如何。

    千金公主的密友阿涅斯,因为面上有伤痕,需要带着面纱遮挡,如此行为在正式场合有些无礼,所以此次无法陪同她出席筵席。

    没了极度信赖的人在身边,千金公主忐忑不安等着太极殿那边的消息,她不敢想象,一旦真的出了事,自己该怎么办。

    她当然希望弟弟没事,希望弟弟没有什么小动作,但万一事情成真,而弟弟又成功了,那意味着

    远在河南亳州的豳王宇文温,得了噩耗之后必然会挥师西进,面对如此骁勇善战、手握强兵号称不败的藩王,她弟弟能依靠哪些人,才能将其拒之于潼关以东

    千金公主暗暗绞着手,欲哭无泪弟弟啊如此铤而走险,莫要被人给卖了而不自知

    间歇响起的雷鸣声中,长安城内人声鼎沸,一处街道上,临时武装起来的队伍正在快速步前进,其人足有数百,大多数人都身着布衣,拿着长矛、弓箭,面色不善。

    沿街百姓见状面色大变,许多人掉头就跑,或者躲入临近街巷,但也有人躲到拐角之后,探出头来张望,聆听这支队伍的呼喊声。

    “奸臣当道,残害忠良某等奉天子密诏,起事护驾”

    “某等与奸臣有不共戴天之仇,今日不死不休”

    “富贵险中求,愿以性命博富贵的,就跟着来”

    呼喊声中,围观百姓看清楚了队伍的情况,队伍的前端,是一些身着铠甲的男子,有人还骑着高头大马,打着大旗,上书一个“仇”字。

    看样子,是这些人试图起事,为天子剪除奸臣,一路走来沿街招募了许多人,一窝蜂向着皇宫前进,要入宫护驾。

    然而“某等奉天子密诏,起事护驾”这种口号,谁信谁傻,长安的百姓见多识广,可不是乡下没见识的愚夫愚妇,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区区数百人就想攻入戒备森严的皇宫你们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

    许多人如是想,认为是不自量力的傻瓜做白日梦,异想天开去找死,但对方同时声称,是和奸臣有仇,故而打出的旗帜写着偌大个“仇”字,十分显眼。

    如此一来,不明真相的百姓就大概懂了这是血亲复仇,要和奸臣不死不休。

    奸臣是谁对方没说,就算说了,自己也不可能认识。

    但对方既然说了富贵险中求,又有天子密诏,万一真的事成了

    若是豁出去,跟着队伍走,一旦事成,也许就真的富贵逼人来。

    然而这种事依旧是谁掺和谁倒霉。

    许多人不打算来个什么“富贵险中求”,所以见着队伍迎面而来,纷纷躲避,他们不觉得这支队伍是要入宫护驾,更像是在谋反。

    还是必然失败的那种谋反,所以谁信谁傻。

    但人和人不同,拖家带口的百姓选择回避,而光棍一条、一人吃饱全家不愁的那些穷苦单身汉,见着如此场面,听着城内各处传来的雷声,不由得起了心思。

    他们身份卑微,没有希望,没有未来,娶不起媳妇,更别说有个一儿半女,甚至连女人的味道都没尝过,实在想得慌,就只能靠手。

    如果,跟着这支队伍前进,豁出去搏富贵,说不定就能改变命运,反正自己烂命一条,搏中了就此飞黄腾达,真是不错的选择。

    若搏不中,就横尸街头,无非早死晚死的区别,自己即便不跟上去,眼下的日子又能好到哪里

    如此心态下,竟也有人加入到队伍中去,接过对方递来的长矛,心中不由得期待起来富贵险中求,说不定这一搏,就此发达也不一定

    跟在队伍里,还没走几步,却见前方街道上涌现大队官军,人数比这边明显要多,士兵们一个个披坚执锐,杀气腾腾,向着这边冲了过来。

    一边冲一边喊“大胆逆贼,竟敢作乱,还不快快投降”

    刚加入队伍的人们,勇气瞬间就被这些冲来的官军吓得无影无踪,两腿哆嗦,路都要走不动了,扔下长矛掉头就跑。

    什么富贵险中求,还是以后再说吧。

    原本规模还算大的队伍,很快如鸟兽散。

    走在队伍前端的着甲男子们,不复方才那慷慨赴死的模样,见着气势汹汹的官军迎面冲来,自己同样调头就跑,引得官军将士奋力追赶。

    一追一逐间刚跑了三十余步,忽然街边坊墙后面猛的火光大作,随后是一阵大爆炸,气浪夹杂着火焰、砖块突破坊墙,将刚好经过的官军队伍笼盖。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