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四十一章 元日

    清晨,小黄,早起的人们,正忙着给自家正门挂上桃符,又有人点起篝火,然后将一节节竹子投入火堆,为火所烤的竹节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给小黄营造出一片喜气洋洋的氛围。

    元日,一年开端,四时之始,一月的开头,故而又称“三元”、“三正”。

    正是因为如此,元日是一个很重要的节日,无论天南地北,上至达官显贵,下至黎民百姓,在元日这天都要举行庆祝活动,以求今年能有一个好的开始。

    富贵之家锦衣玉食,庆祝活动当然丰富多彩,而平民之家手头拮据,但苦了一年,元日总要吃些肉,换上一套新衣服,然后烧爆竹,挂桃符,把气氛弄得喜庆起来。

    这个时代的爆竹,正是纸面上的意思,指的是被火烧爆的竹子。

    竹节爆裂的动静不像后世火药所制“爆竹”那么大,但此时全城到处都在烧爆竹,以至于各家各户的人们,在家中都能听到“噼里啪啦”的声音。

    豳王府正门,停着两辆装潢精美的马车,车上插着各色旗帜,彰显着即将乘车之人的尊贵身份,马车前后俱是身着正装的王府侍卫,以及身着铠甲的护卫骑兵。

    身着官服的豳王宇文温,携王妃尉迟炽繁登车,要前往总管府署,主持元日庆典。

    两辆马车,分别为宇文温、尉迟炽繁的车驾,之所以如此布置,因为两人身份所需:亳州总管、豳王宇文温,要在官署召集文武属官宴饮,而王妃尉迟炽繁,同样要在官署后院,召集外命妇及文武属官妻子宴饮。

    宇文温作为藩王,是河南地界身份最尊贵者,而尉迟炽繁作为王妃,同样是河南地界外命妇中身份最尊贵者,所以两人出行,当然有专属的车驾和仪仗队伍。

    即便此时尉迟炽繁是和夫君宇文温同乘一辆马车,但王妃车驾也必须随行,如此方能彰显豳王妃的身份和地位。

    所以,豳王府门前此时出发的仪仗队伍,实际上是由两队人马融合而成,规模盛大,走在街道上,气势非凡。

    一会,宇文温和尉迟炽繁分别在官署招待男宾、女宾,并主持相应庆典,两个庆典的结束时间有前有后,按惯例,女宾这边的庆典会结束得快些,那么王妃打道回府时,自然要乘坐自己的车驾,而不是留下来“蹭车”。

    这是礼制,事关朝廷的脸面,豳王夫妇可以任性、不遵守,但会被人诟病,夫妇俩不想为了些许小事而让名声受损,自然一切都按礼制来。

    元日庆典,是极其重要的公众场合,排场和着装自然有讲究,所以宇文温身着官服,该有的服饰一应俱全,王妃尉迟炽繁亦是如此。

    她身为外命妇,自然按着礼制着装,从首饰、衣着到配饰,无意不遵守对应规定。

    只是头上的发饰颇多,不好随意转动脖子,宇文温见着尉迟炽繁端坐不动、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觉得颇为好笑,以及无奈。

    为了王妃的这身打扮,王府侍女忙了半个时辰,才给王妃打扮完毕,宇文温光想想都觉得累,不过从古至“今”,女人们出门前的打扮,不都是老大难问题么?

    纯粹的打扮还算好,而相关礼制的要求可谓繁文缛节,执行起来很累人,但又不能不遵守,毕竟这是官方活动,众目睽睽之下,失礼行为可是会贻笑大方的。

    宇文温轻轻握着尉迟炽繁的手,笑了笑,示意对方不要太过紧张:“区区总管府署的元日庆典,算什么哟,日后为夫回朝为官,元日大朝会时,那场面才壮观。”

    尉迟炽繁点点头“嗯”了一声,和宇文温低声交谈起来,谈起一会要进行的庆典,谈起一些注意事项,夫妇俩都有些睡眠不足的样子,不是因为彻夜折腾,而是因为昨晚熬夜守岁。

    昨日是除夕,豳王府里热闹非凡,宇文温和家眷们熬夜守岁,自然有些睡眠不足。

    他的“家属团”有大、小十三人,大人(正室、侧室)五人,儿女八人,不过继女宇文娥英已经出嫁,所以王府里的“家属团”共计十二人。

    而不久之后,杨丽华、萧九娘和尉迟明月,又要为他添儿添女,或者宇文温再努力一下,张丽华也可能为他生儿育女。

    昨晚,宇文温和妻妾及子女在一起其乐融融,身为一家之主,见着大团圆的场面,自然很高兴,但他觉得这样不够,真的不够。

    宇文温很羡慕一个人,所以希望向对方学习,不说达到对方的成就,但至少能达到对方成就的一半,那就是有二十个儿子。

    榜样人物,是陈国宣帝陈顼,这位很能生,有四十个儿子。

    宇文温觉得大家都是男人,他自己也没什么“难言之隐”,虽然目前不是皇帝,但要养活儿子们不成问题,那么有二十个儿子,好像也不是什么很难完成的任务。

    所以,除了继续和妻妾努力之外,还得多纳妾,若以平均每人生三个儿子算,至少得有妻妾七人,并且“命中率”要高。

    任务很艰巨,但宇文温对此很有信心。

    夫妇俩正低声交谈间,马车行驶的速度放慢下来,没多久继续前进,尉迟炽繁轻轻掀起窗帘,看见窗外情形:自己所乘坐的马车,正在通过街道上的一处“关卡”。

    这座由沙袋、拒马以及数十士兵把守的关卡,宛若一个小型关隘,将街道拦腰截断,往来关卡的人必须接受检查,确认身份之后方能通过。

    当然,豳王府的车队是无需接受检查的,因为这关卡就是豳王下令设置,今日要绝对保证官署的安全。

    对于宇文温来说,这与其说是检查站,不如说是街垒,他在总管府署所在地附近主要街道、路口都布置了士兵,以用沙袋、拒马构筑的一个个街垒为依仗,展开对内对外的警戒。

    要到总管官署参加庆典的官员及宾客,必须通过街垒处军吏的检查方能继续前进,其随行人员,大部分都会止步街垒之外,不得接近官署,更别说进入官署。

    任何妄图以小股骑兵冲击官署、对豳王实施“斩首作战”的人,想要攻破这些临时设置的街垒,都得花费不小时间,基本上不可能在援兵赶来之前突破。

    精心构筑的街垒,可以让驻防的士兵有效狙击来犯之敌,特制的拒马,可以有效拦截强行闯关的马匹和马车,没有任何人可以强行突破。

    自爆马车也不行,即便有人以多辆自爆马车闯关,都不行。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