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三十九章 意外?

    “今天好运气~老狼~请吃鸡呀~啷个里个里个啷。。。。”

    豳王宇文温,哼着怪异的小调,独坐书案后看着公文,今日刚到官署不久,他就收到了从长安传来的消息:郕国公梁士彦薨。

    宇文温如今哼着这小调,当然不是有什么幸灾乐祸的想法,纯粹是闲得无聊。

    当然,郕国公去世,他倒是可以稍微松一口气,因为天子的婚事就此泡汤,长安那边的形势,大概会稍微平静一些。

    天子即将册立的皇后,是郕国公的孙女、英国公梁叔谐的女儿,梁士彦去世,身为儿子的梁叔谐得守孝,身为孙女的梁氏女也得守孝。

    一切,就像当年一样。

    那年,蜀王尉迟迥的孙女、胙国公尉迟顺的女儿尉迟明月,即将入宫为后,结果尉迟迥去世,天子的婚事为此延后一年。

    如今,天子很倒霉,新娘的娘家出事了,那么天子要怎么办?

    若是急着册后,必然引来汹汹物议,对于梁家的名声来说也不好。

    或者,依“先例”,将婚期延后一年?

    那就意味着,接下来的这一年,长安风平浪静,宇文温便能在河南专心“种田”了。

    天子册后,皇后人选向来有讲究,不是光看皇后漂不漂亮,还得看其娘家人的地位和实力,而对于如今的天子来说,引入外戚掣肘杞王,是很合适的选择。

    甚至可以说是阳谋,堂堂正正的阳谋。

    天子不选世家门阀的女郎,而是选郕国公的孙女,实际上选得很好,既不会刺激杞王,也有把握引入稍微像样的外戚。

    郕国公梁士彦,武帝朝时便受重用,曾经孤军守晋州,独抗齐军围攻而不失城池,有战功,有名声,也有门生故吏。

    大象二年时,梁士彦给杨坚把持的长安朝廷效命,当时还任主帅南征,讨伐占据安州、襄州的杞国公宇文亮,结果在在决战时败得很惨。

    后来,隋国建立,梁士彦成了隋臣,境遇不佳,于是为宇文亮说动,做了周军的内应,为山南周军攻入长安立了大功。

    从那以后,“反正”的梁士彦便站在宇文亮一边,和尉迟氏明里暗里对抗。

    在之后的大战之中,梁士彦出力颇多,还率军收复蜀地,击杀伪益州总管席毗罗,如今在朝中,地位自然是不用说的,天子引其为外戚,理所当然。

    梁士彦和杞王关系不错,所以立其孙女为后,此举至少看上去不会太过于针对杞王,而杞王也不好从中作梗。

    而梁家成了外戚,就免不了和天子有了较为密切的联系,至少偏向天子的可能性要高于偏向杞王的可能性,那么以梁家为依仗,天子可以适当的聚拢一些文武官员。

    形成一个政治势力,至少能掣肘一下杞王。

    所以,从权力博弈的角度来说,天子选择梁家的女郎为皇后,确实不错。

    然而郕国公忽然去世,让天子的努力化为泡影,因为梁士彦辞世,梁家的实力瞬间损失大半,对于门生故吏的凝聚力也不行了。

    即便一年后梁氏女成为皇后,天子基本别指望梁家帮他什么大忙。

    精心布置的一盘棋,被一个突发事件打翻,远在亳州小黄的宇文温在想,是不是他父兄“暴力破局”,直接让郕国公“暴毙”,将天子的布局轻松化解。

    父亲和兄长有如此狠毒么?

    宇文温不知道,自从尉迟氏灭亡,长安城内就暗流涌动,毕竟最大的威胁消失了之后,原本被其遮掩的矛盾就渐渐显露起来。

    那就是天子和杞王,一山不容二虎,迟早要分出胜负。

    涉及到政治斗争,手段无所谓高尚和卑鄙,那就是怎么有效就怎么来,毕竟胜利者是不会受到谴责的,而史书都是胜利者所书写的。

    杞王败了,全家都要完蛋,就连宇文温全家也跑不掉,一如当年的晋王宇文护全家那样。

    失败者的男丁全部被杀光,女眷罚没为奴,面容姣好的女眷沦为别人玩物,这就是这个时代的游戏规则,宇文温可不想自己落到那种地步。

    所以,他对郕国公之死,实际上是松了口气,但认为此事不太可能和杞王父子有关系,不然自己怎么会事前一点风声都没收到。

    如今已冬,天气寒冷,是老年人疾病频发的季节,比故蜀王小不了几岁的郕国公,在这种季节忽然撒手人寰,宇文温觉得是很正常的事情。

    什么呼吸道疾病、心脑血管疾病等等,他都能琢磨出几种“郕国公的死法”来。

    “所以,这纯属意外?”

    宇文温自问自答,他的心思完全在千里之外的长安,所以书案上的公文,实际上对他来说就是摆设。

    郕国公死了,天子的布局遭受重挫,大概往后一段时间行事都会低调些,或者说“收敛”些,那么对于宇文温来说,是不错的结果。

    他不希望杞王和天子那么快决裂,道理很简单,自己还没准备好。

    所以,现在他只需要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

    。。。。。。

    长安,郕国公府,府内外一片缟素,自从郕国公薨,前来吊唁的官员及故人便络绎不绝,而天子也亲临公府,抚慰郕国公遗属。

    又追赠郕国公为雍州牧、太傅,并命有司主持郕国公接下来的葬礼,极尽哀荣。

    而天子的婚事,自然而然就搁置了。

    喜事变丧事,刚进位英国公没多久的梁叔谐,穿上孝服为亡父守灵,按说还要守孝三年,然而这就意味着天子的婚事要么推辞,要么另选皇后。

    但皇后人选已经定了,册后的流程已经走了大半,此时另选皇后,不合适。

    所以,数年前在邺城发生过的一幕,如今在长安再度上演,据坊间传闻,天子的婚事会推迟一年。

    但无论如何,郕国公去世已是事实,前往郕国公府吊唁的人络绎不绝,而故郕国公的遗属,这几日来守灵守得面容憔悴,无论是子辈还是孙辈,都哭得双眼通红。

    故郕国公原配已去世多年,续弦也于数年前去世,所以如今守在灵前的,是其四个儿子。

    梁士彦有五子,长子梁操,过继给梁士彦之兄做嗣子,早亡;次子梁刚,为郕国公世子,第三子梁叔谐,进位英国公,其女即为未来皇后。

    而梁士彦的第四子梁志远、第五子梁务,如今亦在府里守灵。

    梁家四兄弟披麻戴孝,每日接受前来吊唁之人的安慰,数日下来,面色憔悴,而小辈们也好不到哪里去。

    午后,梁操兄弟四人正与前来吊唁的客人交谈,忽然府长史来报,说杞王来了,众人为之一愣,随即赶紧起身到门前迎接。

    而这一消息,让到府吊唁的客人们,心中有些不安。

    郕国公薨,坊间有传闻,“据说郕国公之死有蹊跷,可能与杞王有关”。

    “据说”二字非常之妙,不知是谁说的,反正就把郕国公之死和杞王联系起来,而对于那些了解朝局背后所谓“内幕”的人来说,郕国公去世,受益者说是杞王也不为过。

    天子要册立梁氏女为后,明摆着就是要以梁家为外戚,借以抗衡杞王,而天子一番筹划,眼见着就要变成现实,结果郕国公去世,这一切就前功尽弃。

    所以有人怀疑郕国公去世和杞王有关,也不是无风起浪,但事情的真相到底如何,没人知道。

    也许郕国公去世,真的只是意外而已。

    如今杞王亲自来吊唁,大家觉得对方是要摆出坦荡荡的姿态,但对方如今就要入府,在场之人当中,有心思活络者觉得莫名不安:

    万一,万一杞王在府里出了意外的话。。。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