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三十二章 期待

    琅琊港,胶州市舶署公廨后院,大醉归来的宇文温正躺在榻上闭目养神,喝酒不累,但演戏很累,心更累,如今“演出归来”的宇文温,终于可以松松放松心情了。

    耽罗国,户数大概五六千,不过是一个中原小州的水平,耽罗国王高立,了不起一个州刺史的地位,而以宇文温的尊贵身份,要和对方把酒言欢,已经是降贵纡尊。

    但他还是这么做了,道理很简单,就是要树一个典范,让周边国家看看,给周国当小弟是多么有面子和里子的事情。

    面子,光靠摆酒肯定不够,所以宇文温决定为耽罗国装点一下门面,使其在昔日的宗主国及周边邻国面前,扬眉吐气一番。

    此次市舶司组织大军远征耽罗,轻易而举击溃协防耽罗的百济军队,而据将领们后来的汇报来看,耽罗国真的很穷酸。

    耽罗的所谓王宫,连中原正经州刺史的府邸都比不过,那些所谓贵族,其住处连寻常中原普通地主都不如,其军队,有和没有差不多,更别说平民百姓,和乞丐差不多。

    所谓耽罗国,与其说是个国家,还不如说是个部落联合体,岛内三大部族,高氏是其盟主,其他的贵族,不过是部落里的头面人物罢了。

    这种所谓国家,宇文温若是要给其装点门面,必须量体裁衣,万一不小心就会弄出个“沐猴而冠”的效果出来,只会让人贻笑大方。

    但无论如何,宫殿是要重新弄的,不求高大气派,至少要精致整齐。

    吃穿用度,至少要和中原的普通大户水准看齐,那些歪瓜裂枣的所谓宫女,好歹等有大户人家侍女的水准,礼仪要学,基本的礼制也要定下来。

    好歹有一套像样的乐器,譬如鼓吹之类的声乐,乐师的水准也要跟上来,以便耽罗国王接见外国使者时,至少有拿得出手的排场,美味可口的食物。

    让周边国家都看看,跟着周国走,会有何种实实在在的好处。

    但这不代表周国是个冤大头,周边国家随便口中敷衍几声“粪土臣某,愿世代为大周臣子”,就能哄得周天子龙颜大悦,然后自己拿着些歪瓜酸枣的特产,从周国手上换回大量赏赐。

    这种类似于花钱买面子的朝贡贸易,宇文温可不想继续下去。

    什么天朝上国物产丰富,藩国来朝,自当不吝赏赐,宇文温觉得朝廷与其花那冤枉钱去买面子,还不如减免百姓赋税,让利于民。

    或者提高士兵们的待遇,给士兵们多备几件铁制武器、铠甲。

    自己的百姓不体恤,士兵不爱护,花钱买虚无缥缈的面子,别人拿了好处面上笑眯眯,心里还不是嗤笑你是一只肥羊?

    宇文温对朝贡贸易不以为然,他要把耽罗国树为典范,可以说是花钱买面子,但不代表亏了里子。

    耽罗国从现在开始,就是周国的蜀国,防务由周国包了,外交则接受周国的“指导”,文化必须和中原“接轨”,经济命脉也要被周国把持,是真正的附庸。

    当然,还有更省事的办法,就是直接将耽罗纳入周国管辖,这样省去许多麻烦,但综合考虑下来,得不偿失,所以宇文温才退而求其次。

    周国若并吞耽罗,会直接导致百济以及倭国惊慌失措,这两个国家势必担心周国接下来要对他们动手,那么即将开始的东海贸易体系,还没真正建立起来就夭折了。

    这不是宇文温想要的结果,他作为市舶使,需要政绩,而市舶司在东海海域顺利开展市舶贸易,为朝廷带来不菲的收益,这才是他作为市舶使最大的政绩。

    有了政绩,才能聚集更多的声望,对于下一步布局,有事半功倍的效果。

    而市舶贸易,比起朝贡贸易,更能推动沿海地区的发展,只有兴旺的贸易需求才会有大量的货物转运,才能支撑起庞大的贸易船队,才能让越来越多的人投入到航海中去。

    耽罗国作为典范,也会是东海贸易的一个重要中转站,市舶司有了这个可靠的中转站,可以更方便的开展与百济、新罗、倭国的贸易。

    而驻扎在岛上的军队,以及停泊在港区的战船,可以有效威慑百济、新罗、倭国沿海海寇,免得对方把市舶司的船队当做肥羊,时不时咬上一口。

    宇文温觉得,如果在耽罗岛的布局顺利开展,那么接下来的局面就打开了,市舶司的贸易前景会不错,但想要把海贸规模做大,却很难。

    如今的东海各国,实力有限,虽然中原的丝绸、瓷器在百济、新罗、倭国不愁销路,但对方能支付的硬通货实在有限,有用的特产也不多。

    双边贸易要长期维持下去,并且有较大发展,前提是贸易双方都能拿得出对方所需的大宗货物,如今这种类似于单边市场的贸易,真的很难有更大发展。

    中原需要金、银、铜,但东海各国,金、银、铜的产量低,若海贸靠硫磺、昆布贸易支撑的话,无法将规模做大,至于皮货、人参贸易,总是杯水车薪。

    简单来说,中原的生产能力不是问题,问题在于市场(东海诸国)的购买力太差,如此悬殊的差距,是制约海贸发展的重要瓶颈。

    宇文温为了把东海海贸的市场做大,已经殚尽竭虑想办法,然而在这生产力低下的时代,想让百济、新罗、倭国增强购买力,谈何容易。

    但再难,也得想办法,不说市舶司,河南道织造司同样需要开拓更多的市场,若是做好了,宇文温可以由此获得新的力量,让更多的人因为利益,站到他这边来。

    一个拥有武装力量的强大利益集团,足以让他立于不败之地。

    想到这里,宇文温坐起身,看着自己画的草图,看着东海对面的扶桑列岛,不由得颇为期待。

    百济和倭国,关系紧密,原本的历史里,两国抱团对抗唐朝,直到白江村一战,唐军以少胜多大破倭军,吓得倭国肝胆俱裂,风声鹤唳。

    随后倭国决定向唐朝学习,才有了源源不断的遣唐使。

    如今,百济协防耽罗,结果海、陆大败,伤亡不小,百济必然担心周国随后以耽罗岛为跳板,发动直接进攻,届时北有高句丽、东有新罗虎视眈眈,百济危矣。

    所以,百济遣使向倭国求救实属必然,倭国方面如果不蠢,应该知道唇亡齿寒的道理,那么对方接下来会采取什么应对之策呢?

    宇文温从俘虏的口中得知,最近数十年来,百济和新罗征战,多次战事告急,倭国数次应百济之请,派兵浮海而来助战,他想着若如果倭国这一次也如旧例,那么。。。。

    宇文温现在只想做海贸,不想把和倭国的关系搞僵,但这不代表他怕事,如果真要打仗,那就打一场好了。

    若事态向坏的方面发展,类似白村江之战的那种海战会爆发么?

    真是令人期待啊!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