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三十章 误会,这都是误会(续)

    数日后,琅铘港,数艘海船缓缓驶入港区,其样式和港区里停泊的船只有些不同,许多人一眼就看出这几艘船不是青、徐沿海地区的海船。

    这些海船的尺寸不小,看样子不是百济、新罗或者高句丽的海船,因为对方还造不出如此之大的船来。

    联想到如今东南风大作,港区内许多有见识的人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判断,那就是这些海船来自南边,很南的南边。

    会稽一带的海船,不是这种样式,所以这几艘船应该来自更南的岭表沿海地区。

    想到这里,许多在港区采买海产的商人,机灵些的就赶紧往市舶署而去,要在那里“拿号”,和可能来自岭表的海商做买卖。

    自从朝廷设置了市舶司,而市舶司在琅铘港设胶州市舶署办理市舶事务,琅琊港的规矩为之一变,渔霸消失,所有买卖都得在市舶司的见证下进行。

    所以每一艘入港的海船,都要在市舶司那里办理卸货事宜,清点货物并估价,缴税之后才能售卖货物;而想要接洽买卖的客商,就得在市舶司那里“拿号”并登记,然后才能和船家谈买卖。

    不许强买强卖,不许胡乱插队,交易结束,买家要根据交易额缴税,然后可以将货物转售外地,赚取巨额利润。

    市舶司的建立,为青、徐沿海的几处海港带来了新秩序,许多人都从这个新秩序里获得好处,所以遵守这一秩序的主动性还是不错的。

    对此,刚抵达琅琊港的岭表海商冯德郎也深感颇有必要。

    他作为广州市舶署登记在册的海商,有着特制令牌和通行公文,船上货物盖着广州市舶署的印鉴,所以在琅琊港办理手续时很便捷,税费还打了八折。

    办理完相关手续,冯德郎让随从处理相关事宜,自己则于迎上前来的故人马欢寒暄起来。

    马欢两年前到过岭表广州番禹,和冯德郎打过交道,马欢在番禹呆了一年,双方时常碰面,如今在此重逢,真是有他乡遇故知的感觉。

    马欢是黄州人,为东家雇佣做了大掌柜,虽然东家不是“那一位”,但他依旧混得风生水起,因为“那一位”总是照顾自己人,许多黄州及附近州郡的大户们都赚得盆满钵满,连带着掌柜们都发达起来。

    而如今,在胶州市舶署内,两个自己人开始攀谈起来。

    不是本地人却是东道主的马欢,还没来得及为远道而来的冯德郎接风洗尘,就开始回答对方的问题。

    冯德郎此来胶州,很不容易,从番禹到琅铘港,至少上千里的海上旅程,随时都有可能发生意外,更别说前不久那一场大风暴,差点就把冯德郎一行给“全灭”。

    航海就是这样,风险高但收益也高,冯德郎如今急着问问题,是和马欢谈一谈冬天的“北冰南售”项目。

    因为冰块,在岭表交广地区真的大受欢迎,以冯德郎为首的海商们大赚了一笔。

    物以稀为贵,在气候炎热的岭表交广,甚至更往南的林邑国等地区,人们从来就没见过冰,而去年冬季从河南地区采集的冰,运到岭表地区之后,在今年的炎炎夏日里,发挥了神奇的降温作用。

    冯德郎出身高凉冯氏,知道冰块为冼太夫人消暑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不仅如此,几位族里长老,同样得冰相助,在夏天没那么遭罪了。

    不仅冯氏,还有泷州陈氏、钦州宁氏,以及一些酋帅们,都在炎炎夏日感受到了冰带来的凉快,更别说各种新奇的冰镇汤饮,让人喝了欲罢不能。

    而冯德郎做买卖常驻的林邑国,国王和权贵们享受到冰的凉快之后,已经离不开这神奇的宝贝了。

    所以,岭表各地豪族、大户,对于冰的需求暴增,大家纷纷开挖可以大量藏冰的冰窖,就等着冬天南下的海船,为他们送来神奇的冰块。

    需求暴增,意味着利润暴增,前提是能提供足够的货物——冰,冯德郎亲自北上,就是为了此事而来,无论如何都要确保冬天时,有足够的冰块运抵林邑国。

    先前,冯德郎旅居林邑国,恰逢周军讨伐林邑国,当时的西阳王宇文温率兵攻入典冲,冯德郎由此才和以西阳王为靠山的黄州商贾搭上了线。

    后来,林邑国遣使入中原,抵达长安,受大周天子接见,使者表明林邑国愿为天朝藩属,称臣纳贡,于是往返于番禹、龙编和典冲的海贸再度兴盛。

    而冯德郎作为市舶司广州市舶署的“金牌商人”,常驻典冲,为广州市舶署和林邑国签下了一笔巨额买卖,那就是提供大量的丝绸、玻璃器皿以及冰块,换取林邑国出产的奇珍异宝。

    这笔买卖对于冰块的需求量很大,所以绝不能出问题,如今冯德郎急着确认的事情,就是今年冬天胶州市舶署发给他的“货”,到底能不能保证足额。

    不是冯德郎不相信市舶司,毕竟市舶使是“那一位”,但如今岭表一带对于冰块的需求量实在是太大了,他就担心货源不足,市舶司为了确保朝廷所需份额,影响到自己的买卖。

    “冯兄,虽然朝廷明年就要在岭表实行“冰赏”,但扣除官府的份额,冰块的供应还是很充分的!”

    “冯兄勿忧,市舶司如今已经做了万全准备,待得冬天结冰,冰块的采集、运输、装船,都会很流畅。”

    “去年是第一次采冰、运冰,许多事情考虑不周,故而运往南边的冰块数量实际上还能更多些,但今年不一样了,市舶司提前安排、组织人手,产量要翻上几倍的!”

    “而且去年河南各地刚打完仗,百废待兴,如今不一样了,不一样了!”

    马欢可不是空口无凭,他负责和广州市舶署对接“北冰南售”事务,自然对于其中内情了若指掌,知道今年冬季河南地区冰块的“产能”翻了几倍,才敢对冯德郎做保证。

    而正是因为去年年底、今年年初的“北冰南售”项目大获成功,冰块成为岭表地区的抢手货,故而朝廷对于岭表地区官员以及各豪酋的赏赐品,多了一种选择。

    岭表三豪族冯氏、陈氏、宁氏派兵入中原助战,朝廷已经给予嘉奖,陈佛智、冯暄、宁长真三人,今年返回岭表前,先抵达长安,得到天子接见,并给予赏赐。

    而远在岭表的冼太夫人因为协助官军平定岭表有功,去年又协助官军平叛,如今受封谯国夫人,得赐汤沐邑,以及每年都会有的“冰赏”。

    这种“冰赏”是前所未有的,不仅太夫人有,岭表广州、交州的官员们也会享受到这“福利”,以缓解炎炎夏日之苦。

    市舶司,如今承担着向岭表输送冰块的重任,以便让当地官员时不时感受到朝廷的恩泽,有了这个背景,市舶司在河南各地布置采冰事宜根本就没有阻力。

    但问题不是没有,主要是运力有些不足,毕竟能够或者敢于从胶州、海州前往千里之外岭表的船主们数量有限,运力上不去,再多的冰块也只能堆积在码头。

    这问题,市舶司正在解决,解决起来不算太难,毕竟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一如之前市舶司组织船队讨伐耽罗国那般。

    听得马欢说东海有个耽罗国,竟然袭击市舶司的船队,冯德郎有些意外:“耽罗国怎么如此大胆,敢招惹大。。。市舶司”

    “海外蛮夷,不知天高地厚嘛,呵呵。。。。”

    马欢笑眯眯的说着,随后开始透露内幕消息:“其实是误会,这都是误会,如今官军驻扎耽罗岛,协助耽罗国清剿海寇,而耽罗国主昨日已经抵达琅琊港,亲自来向大王和朝廷天使澄清误会。。。。”

    亲自来澄清误会怕不是被抓来的吧。。。

    冯德郎如是想,却不说破,“那一位”的实力,可是没得说的,他如今就想知道,何时能够得对方接见。

    对此,马欢颇有把握:“过几日便可,如今大王心情不错,想来和耽罗国主澄清了误会,就会见见冯兄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