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十九章 误会,这都是误会

    浮海东征的周国船队,没有走传统的沿海航线前往耽罗,而是凭借先进的航海术横渡黑水洋,截弯取直抵达耽罗,然后按照预定计划展开出其不意的突袭。

    驻扎耽罗的百济水师,猝不及防之下被周国船队歼灭,但随后而来的登陆战,却让周军陷入泥潭。

    协防耽罗的百济军队,已经在滩涂上筑起石墙,周国军队的数次抢滩均以失败告终,接连交战数日之后,周军始终无法登陆,被困于海船之上,停泊在耽罗近海。

    就在这时,台风来袭,乌云密布,狂风大作,天地为之变色。

    密集如线的暴雨,将海天笼罩,耽罗岛畔海面上,惊涛骇浪之中,远征至此的周国船队支离破碎,一艘艘海船被巨浪撕裂,船上大量人员及物资沉入海底。

    上万远征军,就这么完蛋了。

    ***之中,岸上的百济军队士兵,亲眼目睹周国船队的覆灭,不顾一切冲出防御工事,在暴雨之中振臂欢呼,感谢天神降下“神风”,将强敌一扫而尽。

    一场“神风”,吹散周国远征军,消息传来,市舶司、豳王温为千夫所指,面对汹汹物议,只能引咎辞职,黯然返回长安赋闲,从此...

    宇文温停下笔,将刚拟好的剧本揉成一团,扔到案边的纸篓,看着窗外瓢泼大雨,片刻后又陷入沉思。

    海边的天气,说变就变,前几日大军出征时还是风和日丽、晴空万里,如今却是狂风大作,暴雨倾盆,显而易见,是一场台风来袭。

    宇文温此时身处胶州琅琊港,而据之前的“测绘”,琅琊港和耽罗岛的纬度相近,琅琊港纬度偏北一些,也就是说台风袭击了胶州地区,同样会对东面偏南的耽罗岛有影响。

    身处岸上的宇文温,此时于安全的房间里感受着台风威力,心中有些不安,因为他派出的船队,若是无法及时登陆耽罗岛,恐怕会如同袭击日本的蒙元军队那样,被一场“神风”(台风)吹散。

    所以,现在耽罗那边的情况到底如何呢?

    没有无线电通信,宇文温无法得知遥远东面的耽罗岛实情如何,而王府来不及在小黄培育出信鸽,所以己方船队也无法借助飞鸽传书,给他传递消息。

    故而宇文温只能靠猜测,若按战前拟定的作战计划,只要跨海航行时没有遇到海怪、风暴之类不可抗力的影响,此时的耽罗岛,战事应该已经尘埃落定了。

    耽罗岛上的政权(如果算的话),即便早有防范,面对使用火药武器轰天雷和投石机的周军,根本就没法反抗,“灭此朝食”的速胜,显而易见是必然会发生的。

    即便对方有协防的百济军队,即便对方提前在滩涂筑起石墙或者木栅,也扛不住登陆周军的“火药突击一波流”。

    而协防的百济军队越多,死得就越多,也省得日后不死心轮番来袭,让驻扎耽罗的周军防不胜防。

    想着想着,宇文温心情渐渐好转,自从上次得知回航的船队在耽罗岛附近遇袭,损失了五艘船、十余万两白银之后,他可是真的“出离愤怒”了。

    被人打脸,当然要打回去,但得打准,打在幕后主使的脸上才行。

    幕后主使是谁呢?宇文温没有直接证据,但却有间接证据。

    他这几年,安排了一支船队多次前往倭国做买卖,船队多次在倭国博多沿海被不明身份船只跟踪,综合多方因素考虑,宇文温判断,之前尾随、如今拦截己方船队的人,恐怕目的不简单。

    已经超过了求财的层次,极有怀着阻断东西航线的意图,其背后若有幕后主使,可以确定就是百济。

    百济和倭国,百年来关系一直不一般,可以视为“恩爱夫妻”,而作为“第三者”的周国,如今插足这段“美满婚姻”,势必引得其中一方也就是百济的不满。

    百济对倭国的影响很大,许多前身是渡来人家族的倭国新贵族,和百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百济又不断向倭国输出佛教这种“先进宗教”,并且接受倭国的“留学僧”,两国关系愈发密切。

    一段好得如同蜜里调油的美满婚姻,如今被周国半路插足,百济不发飙才怪。

    宇文温之前弄来一尊檀香佛像,让张鱼送到倭国,引发对方强烈反响,将其当做神器供奉,宇文温如此大手笔的礼物,百济哪里弄得出来。

    就像一个苦逼丈夫,眼见着霸道总裁给自己娇妻送超大钻石、送豪宅、送豪车,还张罗着二人烛光晚餐,而自己囊中羞涩、两手空空,该怎么办?

    不要怂,拿刀捅。

    宇文温若是那个丈夫,必然做出如此选择,所以意图染指尉迟炽繁的宇文赟死了。

    而如今换做百济成了苦逼丈夫,对方必然也会做出类似选择,明面上玩不过就“暴力破局”,宇文温对此感同身受,同情之余,决定也来“暴力破局”。

    不然念头不通达,觉都睡不好。

    所以,市舶司在古来名港——琅铘港挂出“琅琊榜”,募集亡命之徒跟随官军浮海远征,折腾了不短的时间,动静很大,就是故意让港区里海寇的细作将消息传到百济那边。

    让百济有时间做准备,派出军队协防耽罗,水陆一起出动,在耽罗岛上守株待兔,然后被他一锅端。

    耽罗岛上耽罗国,和北面的百济隔海峡相望,如今是对方的属国,百济当然要罩着,而耽罗岛,就是后世的济州岛,如此海上要地,宇文温一旦有机会、有借口,那自然是要打主意的。

    如今借口有了,还是名正言顺的借口,所以若能顺便收拾一下百济,让对方识相一点,那是一箭双雕的好事。

    可万一好事变坏事,远征耽罗的周国船队被“神风”灭了的话,那该怎么办?

    宇文温对此已经做好了准备,如果真这么倒霉,那他就遣使到百济、耽罗,表明一个态度:

    误会,这都是误会,大家不要过分猜想,免得伤了和气。

    然后马上组织第二支远征军,报仇。

    他起身走到窗边,静静看着窗外瓢泼大雨,片刻后摸摸颔下小胡须,微微一笑。

    对于市舶司来说,东海之上,没有一支远征军拿不下来的岛屿,如果有,那就再来一支。

    耽罗岛,只是市舶司建立东海贸易新秩序的第一步而已,无论代价多大,都必须拿下。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