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十八章 惊喜

    夜,海面上波涛起伏,海船船舱里鼾声此起彼伏,躺在吊网上的王七郎睁开眼,看着透过舱门洒入船舱的月光,想起了很多事情,想起他第一次杀人时的情形。

    那年,他才十二岁,家里穷得实在过不下去,便跟着叔叔在海上讨生活。

    海上行船很颠簸,能让人把胆汁都吐出来,阳光又猛,一不留神就会晒脱一层皮,更别说在海上波光粼粼,能把人眼睛晃花,王七郎熬了许久才熬出来。

    和他叔叔一样,皮肤黝黑,水性好,会看风信,会驾船。

    即便如此,依旧是个渔民,辛辛苦苦出海一趟,冒着生命危险打回来的鱼、捞回来的海产,被渔霸、大户们层层盘剥后所剩无几,日子没见好到哪里。

    直到一次,出海时在海上捞到了一种灰白色、清香四溢的蜡状漂流物,这就是贵比黄金的龙涎香,大家都以为时来运转,未曾料只是噩梦的开始。

    为了独占宝贝,船上的人开始自相残杀,那晚的月光很白,洒在甲板上亮堂堂的,映亮了鲜血,也映亮了王七郎手中的匕首。

    他在这场厮杀中存活下来,也是唯一活下来的人,叔叔被人用斧头劈掉半边脑袋,脑花子洒了一大滩,那惨状让他吐得胆汁都出来了。

    第一次杀人,第一次被满手鲜血吓得魂不附体,那一晚月色下的甲板,到处都是死人,让王七郎终身难忘。

    而更难忘的是人肉的味道,王七郎一人无法操纵那么大一艘船,于是在海上漂了一段时间,干粮吃尽,就开始吃死者的肉。

    人肉的味道,真的很特别,而吃了人肉的王七郎,侥幸回到陆地后,脱胎换骨,变成了海寇。

    打渔,累死累活还不如大户家养的一条狗,打劫,才是发家致富的捷径,王七郎折腾了十余年,没有淹死在海上,没有被人砍死,终于混出点名堂。

    弄了一条船,带着二十几个手下,成了船主,平日里扮作渔船在沿海晃荡,见着落单的船只就贴上去打劫,杀人越货,然后一把火烧了船,毁尸灭迹。

    如果遇见船队,就继续扮回老实巴交的渔船。

    这样的海寇生活很刺激,王七郎如鱼得水,攒下一笔钱财,还玩过很多女人,这样的日子过惯了,他已经回不到从前。

    正如鲨鱼不可能变成小黄鱼那样,只有吃肉而不是吃虾米,才能活下去。

    现在,王七郎就如同闻见血腥味的鲨鱼一样,被一个肥硕的猎物吸引过来,那猎物,不是物产贫瘠的耽罗国,而是市舶司的船队。

    上一次从他们手中溜走的猎物,如今不知死活前往耽罗岛,却不知船队里混入了大量细作,待得船队抵达耽罗岛附近之际。。。。

    等候多时的百济水师,就等着一拥而上了。

    船主王七郎,后来投靠了一伙海盗,成为大船主旗下众船主之一,这伙海盗出没于青齐、百济、新罗、耽罗以及倭国沿海一带海域,打劫过路船只。

    后来受雇,为雇主排忧解难。

    近几年来,倭国属国竹斯国的博多港,有一支来自周国的特别船队定期抵达,为倭国带来中原的许多佛经、佛像,还有丝绸、布匹、香药等物品,对百济和倭国的亲密关系,造成了不利的影响。

    倭国的权贵大力推崇佛法,原本都是从百济引入佛经、佛像,还派人到百济学习佛法,而这只来自周国的船队,把事情都搅得差不多黄了。

    所以有人雇佣他们,对付这支船队。

    抢劫所得,都归他们,只需要事后杀人烧船即可。

    这样划算的买卖,大船主自然是一口答应下来,带着各船主开始对付这支船队。

    在博多不好下手,于是王七郎等人便在耽罗岛海域等着,等着对方返回中原时途径耽罗便下手。

    自古从中原前往百济、倭国,海船走的路线都基本固定,从中原青齐沿海地区北上,到了成山角折向东北,到了百济海域走沿海航线去倭国。

    这期间,船只必然途经竹岛、耽罗国、都斯麻国、一支国,再到竹斯国的博多港,回程则反着走。

    所以耽罗海域是绕不过去的,于是王七郎所属的海寇就等在耽罗来个“守株待兔”。

    然而他们要对付的船队有些奇怪,走的居然不是这条航线!

    王七郎等海寇对此非常奇怪,因为这意味着对方很可能是直接横渡黑水洋,往来东西之间。

    直接横渡黑水洋,意味着这船队航行时无法依靠陆地、岛屿为参照判定方向,完全是靠着白日看太阳、夜里看星星来航海,跨洋航海的能力很高。

    但即便如此,满载着大量白银返航的市舶司船队却不敢冒险,走的是传统航线回中原,所以被王七郎等海寇候个正着。

    十五艘船逃了十艘,沉没在耽罗海域的那五艘船,其中装着的白银被海寇们打捞起来,大赚一笔。

    而周国的市舶司随后数月开始张榜招募骁勇,集结海船,看来是打算回来报仇,出身胶州的王七郎便和十几名同伴潜回家乡冒险应募,作为己方安插在船队中的内应潜伏下来。

    当这支浩浩荡荡的船队抵达耽罗海域时,会发现百济水师已经准备就绪,混战之际,王七郎等人就会趁机在船上纵火,来个内外夹击。

    耽罗国,如今是百济的藩属,百济不会坐视周国进攻耽罗而置之不理,而只有斩断周国伸向倭国的手,百济和倭国之间的密切关系才会维持不变。

    这是雇主要琢磨的事,对于王七郎来说,如何在这一场伏击中捞油水,才是最关键的事情。

    他这几日已经暗中观察过,盯住了这艘船上的“领航员”,对方用一种很奇特的装置来“看”太阳、星星,由此指挥船只的行进方向。

    王七郎觉得这就是横渡黑水洋的秘密所在,一旦大战开始,他就来个浑水摸鱼,把这“领航员”劫走,学会那秘密之后灭口。

    到时候,他就能借此秘密纵横黑水洋,来去自如,自己召集大量手下,不但要当大船主,还要占岛当“岛主”。

    想到这里,王七郎喜上眉梢,不知不觉中他发现漏入船舱的月光已经变淡,想了想,判断应该是破晓了。

    舱顶传来锣声,有人大声喊着“起来做事”,船舱里躺着的人们被吵醒,坐起身揉着眼睛,打着哈欠。

    又听得上面传来嚷嚷声,说赶紧起来吃干粮,一会准备打仗了,王七郎一个激灵,率先登梯来到甲板上。

    如今东方露白,天色渐亮,果然是破晓时分,肚中空空的王七郎还没来及去排队领干粮,却为眼前一幕所震撼:

    前方海平面上,现出一大片陆地,陆地中央一座平顶山分外显眼。

    这情景,王七郎很熟悉,前方陆地上的这座山,分明是耽罗岛上的那座平顶山。

    好快、来得好快!从琅铘港出发到现在,不过数日时间,怎么这么快就抵达耽罗了

    王七郎心中如是想,看看左右,看着那一艘艘破浪前进的船只,又看看前方耽罗岛左侧港湾,似乎能看到桅杆如林,他此时只觉得后背凉飕飕的。

    这个时候,驻扎耽罗的百济水师,怕是还没反应过来啊!

    一旁,一名拿着纸皮大喇叭的官军士兵,高声嚷嚷着:“大家伙快点吃干粮,吃饱了才有力气干仗!给那些鸟人一个大大的惊喜!”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