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十六章 兴致勃勃

    国库大院,人山人海,天子宇文乾铿今日驾临,为面前一个个银球所震撼,这些银球雪白雪白,在阳光下闪烁着耀眼的白光,他只觉得自己眼睛都要被晃瞎了。

    每个银球的重量将近一百二十斤,而宇文乾铿面前的银球,足有一百单八颗。

    这些银球排成九排,每排十二颗,一眼望去蔚为壮观,宇文乾铿伸手摸着一颗银球,只觉得十分冰凉,随后心中激动万分。

    白银!二十余万两白银!

    宇文乾铿对于钱没什么概念,但知道白银比铜钱“值钱”,虽然大致上说一两白银等价一千文铜钱,但实际上人们只愿意用铜钱换白银,却不愿意用白银换钱。

    也就是说,市面上的白银,一两不止能兑换一千文铜钱。

    而二十万两白银入库,意味着国库充裕了许多,远不是二十万贯铜钱能够比的。

    不说怎么用,就说赏赐,赏臣子一百两白银,比起赏臣子一百贯铜钱或者等价的布帛要风光得多。

    宇文乾铿摸着这银球,好半天才回过神:“这是。。叫什么来着”

    一旁的官员赶紧回答:“回陛下,此物名为‘没奈何’,重一百二十斤,搬运不易,为的是防盗。”

    “那,熔起来方便么”

    “回陛下,很方便的。”

    “好,好,好!”

    宇文乾铿连说了三个“好”字,好不容易才把目光从一颗颗“没奈何“上挪开,转到了另一边。

    市舶司此次送入京城的货物,除了二十余万两白银,还有其他一些物品,其中包括龙涎香。

    自从皇朝攻略岭表,将交广之地纳入管辖,来自海外的香药就经陆路源源不断供应京城,龙涎香也时有出现,而市舶司从倭国带回来的龙涎香,是上品。

    不仅龙涎香,还有一些上好的貂皮、狐皮等皮货,当然,又有一种分量十足的货物,那就是硫磺。

    宇文乾铿对硫磺不感兴趣,他不知道这是制作火药的重要成分,但不妨碍他兴致高涨,看着摆满院子的货物,宇文乾铿真的很高兴。

    据说倭国最早和中原联系,是在后汉时期,到了曹魏时,倭国遣使中原,带来的礼物竟然只有男女奴隶,可见这国家物产之贫瘠。

    而现在,市舶司竟然能够以做买卖的方式,从倭国带回来许多白银,宇文乾铿觉得市舶司的建立,果然没有错。

    按着市舶使、豳王温的介绍,宇文乾铿知道倭国似乎银矿不少,那么时不时派船队去倭国做买卖,就能带回不少白银,充实国库。

    宇文乾铿越想越高兴,一旁的宇文化及开始泼冷水。

    他当然没去过倭国,也没坐过海船,甚至连海边都没去过,但不妨碍他发表意见,而意见的来源,却是市舶司的奏章。

    市舶司此次组织船队浮海东进,风险很大,而实际上损失不小:出航十五艘海船,回来十艘,也就是说损失了五艘海船,损失率为三成三,航海的风险之高,可见一斑。

    宇文化及的说法,是朝廷要体恤沿海船民,不能逼着对方去黑水洋送死,如此一来,很容易显得天子不仁。

    他“听说”青徐沿海地区船民,每次出海都要和家人诀别,可想而知航海风险有多大,故而宇文化及认为,若市舶司一味求利,频繁组织船队出海,恐怕会有许多人葬身鱼腹,家破人亡。

    对此,宇文乾铿不以为意,因为市舶使、豳王宇文温已经在奏章里详细说了沿海的情况,总而言之,商人趋利,只要有利润,那些海商自然会想办法组织人手出海。

    市舶司,只是把这些商人组织起来,和市舶司招募的海船组成船队,一起浮海东渡,到倭国做买卖。

    船队是在淮口出发,回航也是在淮口靠岸,至于遇难船只上的船员,宇文乾铿看了徐州总管杨素上呈的奏章,说这些遇难船员均已获得东家优厚抚恤。

    宇文乾铿觉得,浮海去倭国做买卖风险确实大,但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船东和船员涉险是你情我愿,平安归来就有分红,出了事有抚恤,两厢情愿的事情,和朝廷又有何干系

    宇文化及就是这么一说,见着天子不以为意,便没再继续扇阴风,而天子却意犹未尽的继续说着。

    宇文温在奏章里,简略介绍了倭国的情况,尤其对白银的产量进行了说明,免得朝堂诸公有什么不切实际的期盼。

    倭国多山,银矿倒是有些,但问题是白银的年产量也就那样,毕竟“撮尔小国”,开采白银的能力有限,一年能有几十万两的产量就不错了。

    所以,倭国并不是堆积着取之不尽的白银,市舶司也不可能每月都能从倭国赚回来二十余万两百银,以至于能一年赚回来二百余万两白银。

    更别说航海要看风信,一年到头十二个月,不是每一个月都适合派船出海去倭国。

    宇文化及不懂航海,听了天子的说明,又有一个疑问:市舶司和物产贫瘠的倭国做买卖,长期来说利润不高

    “非也、非也。。。。”

    宇文乾铿开始故布疑阵,让宇文化及猜猜,市舶司从倭国还弄回来什么好东西。

    宇文化及看看眼前陈列的物品,除了一颗颗白花花的银球,一些龙涎香、皮货,就剩下一箱箱散发腥味的木箱,他闻得出这不是咸鱼的腥味,但不知箱里装着什么。

    宇文乾铿让人把箱子打开,然后取出一叠叠类似褐色长带的物品,不顾腥膻直接拿在手上:“倭国为岛国,四面皆海,豳王说这是倭国海产,名为昆布,又称海带。”

    “昆布”宇文化及听了这个词汇,思索片刻有些不敢确定的问:“是否为始皇帝。。。。”

    “没错,始皇帝派徐福出海,寻访长生不老药,据说这长生不老药之中,就有昆布。”

    宇文乾铿说到这里,颇为感慨:“实际上,这只是物以稀为贵,中原不产昆布,故而讹传为长生不老药,然则据豳王所述,在倭国、百济、新罗,昆布为寻常海产,沿海到处可见。”

    “在这三国如野草般寻常的昆布,在中原却珍贵异常,若低买高卖,其利润足以充实国库,你说,这买卖划不划算”

    这种时候当然要点头称是,宇文化及见着天子兴致很高,无奈的将一点小心思收起来,而宇文乾铿依旧兴致勃勃,道出另外一件事情。

    市舶司的船队前往倭国做买卖,去、回都经过一处岛国,此岛国名为耽罗,即中原之前所称“州胡”、“东瀛洲”,如今据说为百济藩属。

    而市舶司船队回航时经过耽罗国,为耽罗海寇袭击,以至于损失了五艘海船,其上十余万两白银,随船沉入海底。

    由此,市舶使、豳王宇文温上奏,请求准许市舶司募集骁勇,出兵耽罗,兴师问罪。

    宇文化及听了,为宇文温居然会对于一个破岛大动干戈觉得可笑,不过想想那十余万两白银,也确实让人有些肉痛。

    于是他做打听状:“不知对于豳王所请,陛下如何决断”

    “当然是要惩戒一二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