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十二章 呵呵(再续)

    下午,长安,某乐坊内,欢乐在继续,午时刚结束宿卫离开皇宫的刘居士,现在正与入京述职的宇文十五饮酒,两人各自左拥右抱,搂着小娘子寻欢作乐。

    两人的几位随从兼做帮闲,在一边活跃气氛,划拳猜酒,撩拨小娘子,面前又有胡姬表演歌舞,场面十分热闹。

    去年,刘居士随着天子驾临西阳,时任黄州司马的宇文十五,接待过刘居士,两位是关中人,算是同乡,一拍即合,在西阳寻欢作乐,十分快活。

    如今,宇文十五入京,不忘记再邀请刘居士把酒言欢。

    刘居士从小就羡慕长安大侠,喜欢快意恩仇,负气仗义,于是成日里和狐朋狗友花天酒地,吃喝玩乐样样精通。

    宇文十五自幼陪着郎主宇文温长大,跟着郎主花天酒地、飞鹰走狗,同样是玩乐高手,如今两人在一起,玩得那叫一个如鱼得水。

    此次是宇文十五请客,而接下来上场表演的小娘子,可是他精心准备的舞姬,经过“西阳歌舞”训练,跳的不是胡旋舞,而是让人血脉喷张的“大腿舞”。

    穿着吊带长筒针织袜、紧身衣裙的舞姬们,用优美而大胆的高抬腿动作,整齐划一跳着大腿舞,几位帮闲看得眼都直了,呼吸急促起来,不住换着坐姿。

    刘居士稍微好些,毕竟他算是见过大世面,看着这极其大胆的舞蹈,心中愈发佩服起宇文十五。

    “宇文兄,真是好手段呐!”

    “嗨,西阳舞姬,比得上长安的小娘子?不是我说,每次回到长安,我就像从苦兮兮的乡下回了城!”

    说到这里,宇文十五举起酒杯:“来,干了这杯酒!”

    宇文十五作为豳王宇文温的心腹,自然要为主分忧,他如今入京,就要尽可能结交人脉,为郎主的布局尽一份力。

    刘居士知道宇文十五所为何来,也知道自己身为天子心腹,按理不该和外臣往来太密切,但他不觉得喝个酒有什么问题。

    豳王骁勇善战,立下赫赫战功,刘居士对此是十分佩服的,更别说连长公主都在天子面前对豳王称赞有加,他和豳王的人喝个酒,坦坦荡荡,没问题。

    至于刚从宫里出来却不回家,搞不好还要在乐坊过夜,家里老头子会不会发飙。。。。

    呵呵!

    谁让你就我一个儿子呢?

    “刘兄,是否不胜酒力?”宇文十五问道,正要让小娘子搀着刘居士去休息,刘居士却拎起酒壶:“宇文兄,可敢干了一壶酒?”

    正说话间,门外跑来一名随从,惊慌失措的向刘居士禀报,说坊外有人找他,让他立刻出去。

    刘居士闻言不以为意,如今就是他老子提刀在外面候着,他也不怕,喝了一口酒,问道:“是谁?是谁如此大胆?”

    “郎君!是。。。是女郎来了!”

    听到这里,刘居士吓得酒气都散了。

    。。。。。。

    乐坊外,道路边停着一辆马车,车夫和仆人看着进出乐坊之人,有些忐忑不安,生怕那些浑身酒气的人从乐坊出来后,发酒疯过来找茬,那可就不妙了。

    女郎是有夫之妇,如今在车里坐着,一旦被哪个轻薄之徒闹起来,传出去可不好。

    不止夫家那边不好看,连娘家也会颜面大失。

    对于仆人来说,长安城里权贵云集,多有权贵子弟到乐坊寻欢作乐,万一哪家子弟发酒疯,找他们闹事,真是还手不行,不还手就会头破血流,甚至被人打死。

    如果有可能,他们真想劝女郎莫要在此逗留,但女郎也是有苦衷,不得不来。

    车内,刘氏掀起窗帘,看着乐坊门口,没见着弟弟的身影,叹了口气。

    她就刘居士这么个一个弟弟,父亲就这么一个儿子,刘居士再败家,她和父亲也得劝,不可能一刀两断。

    父亲对儿子无可奈何,她这个做姊姊的倒还能稍微震慑弟弟,如今归宁,看着日渐衰老的父母,而弟弟刚出宫就去鬼混不回家,她不来这里找人怎么行?

    刘氏正叹气间,忽见乐坊门口走出十余人,当头两个人之一就是她弟弟刘居士,至于另一个,面生,不认得。

    两人在门口交谈,似乎是在说着什么,随后一起往这边走来。

    刘氏在侍女的搀扶下下了马车,等着弟弟带人过来见面。

    满身酒气的刘居士喊了一声“姊姊”,便开始引见。

    “原来是宇文将军,妾有礼了。”刘氏得知这位是开府将军宇文十五、豳王的人,赶紧行礼,宇文十五同样赶紧还礼。

    然后配合刘居士,两人开始演戏。

    刘居士说今日请宇文十五在乐坊吃酒,是为了谈一些买卖上的事情,毕竟如今黄州商业发达,又有岭表来的海外香药,若能谈得比较稳妥的货源,在长安转手贩卖,获利不菲,可以补贴家用。

    弟弟的德性,做姊姊的刘氏一清二楚,她知道弟弟从来只会大手大脚花钱,却不会赚钱,如今所说,本该一个字都不能信的。

    但宇文十五的身份摆在那里,那就不由得她不信了:豳王的人,手中自然是有财路的。

    刘氏、刘居士姊弟的母亲宇文氏,是太祖的女儿、皇朝公主,所以按照辈分来说,是当今天子及长公主的表亲,刘氏时常入宫陪着表妹、长公主说话,往来密切,正是因为如此,刘氏才能有效镇住弟弟。

    同时,她知道长公主投钱给豳王,唤作“理财”,好像收益不错的样子,如今这位宇文十五,是豳王的人,弟弟找对方谈买卖,倒也说得过去。

    不说补贴家里,若弟弟能够自食其力,补贴自己的开销,也是不错的。

    想到这里,刘氏为自己的冒昧道歉,正要告辞,刘居士却跟了上来:“姊姊,我也一起回去吧。”

    “那。。。这中途离席,不好吧?”

    宇文十五哈哈一笑,说事情已经谈妥,无妨,刘居士颇为感激的向他使了几个眼色。

    下次再谈,下次再谈!

    下次一定要再有大腿舞啊!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