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十一章 呵呵(续)

    午后,阳光明媚,万里无云,豳王府前院,书房里,吃过午饭的宇文温即将午休,如今是一点整,两点半他就要准时“上班”,时间不长不短,正好睡个午觉。

    豳王府的布局,和位于西阳的王府布局类似,分前后院,宇文温的起居主要在前院,这是他处理公务、接见下属以及接待客人的场所,所以寝室和书房都在前院,家眷们都住在后院。

    宇文温正在收拾书案,准备转去后边的寝室,却有一阵微香飘来,闻着这香气,宇文温不用看就知道是谁来了。

    抬头一看,果然如此,不过他的目光随后一凝。

    尉迟明月端着泡好的茶近前,身着开领白衬衣、黑短裙,勾勒出迷人的曲线,腿裹黑色长筒针织袜,一头披肩长发,未戴任何发饰,却戴着个金丝眼镜。

    若果再穿上高跟鞋,就是那个时代典型的“OL”装扮,虽然整套衣物是低配山寨版,但却是宇文温为尉迟明月“量身定制”的“套装”。

    此时,宇文温见着小妾如此模样,不由得心跳加速:女。。女秘书!

    满怀期待的尉迟明月,将茶放在案上,含情脉脉的看着宇文温,低声说道:“夫君。。。。”

    “呃,明月,这套衣服不该白天穿出来的,这样不好。”

    宇文温如是说,瞥了一眼座钟,自己给自己提醒,此时若是控制不住,必然会“上班迟到”,影响不好。

    “姊夫喜欢,明月就穿。。。”

    尉迟明月特意说的一声“姊夫”,让宇文温燃烧起来,看着面若桃花的佳人,理智在熊熊烈火之中化作灰烬,随即将对方拦腰抱起,向着寝室而去。

    事实很清楚,尉迟明月就是专门“撩”他,试图尽早怀上孩子,宇文温于是“免为其难”的大发慈悲一下。

    至于“上班迟到”。。。

    呵呵,谁敢考勤我!

    。。。。。。

    王府一侧公廨,长史李纲正在处理事务,厍狄钧等王府佐官听候差遣,豳王如今身兼数职,公务频繁,他们作为佐官,只会更忙。

    豳王府每日收到的公文,都要逐一登记、留档,待得豳王批阅之后,要及时发出去,可能要送去总管府署,可能要送去织造司,还可能送去市舶司。

    不仅如此,每日都有官员登门,面见豳王,汇报各类事务,王府佐官们必须做好接待,丝毫不能怠慢。

    而豳王到各官署处理事务时,王府佐官亦要随行,所以几乎每一天下来,佐官们都会忙得团团转,而现在,一向要求严格的李长史回来了,更加没有人敢偷懒。

    两年前,当时的西阳王妃带着世子,以回邺城省亲为名,陪伴千金公主前往邺城,结果到了邺城之后,发生变故,西阳王世子被立为天子,而王府长史李纲据理力争,随后陷在邺城。

    李纲的事迹,王府佐官们都知道,也知道大王非常感激李长史的英勇表现,故而王府长史一职空缺了两年。

    如今李长史回归,厍狄钧等佐官欢欣鼓舞之余,又回到了当年被李长史不断“鞭策”的艰苦生活,如今在公廨里,看着李长史板着脸翻阅公文、卷宗,许多人不由得心惊胆战。

    “啪”的一声,李纲将卷宗拍在书案上,看着面前诸位佐官,大声质问:“两年时间,本官还以为诸位长进了,结果,还是原地踏步!”

    “看看,看看!”李纲起身,点着案上堆积的卷宗,开始训斥:“昨日的公文,到现在条陈都没拟好,尔等如此懈怠,只会让待批阅的公文越积越多!”

    “本官知道,王府人手不足,但这不是尔等懈怠的理由!”

    “大王的要求,一直都是要将每份公文拟个条陈,以便一目了然,节省时间,尔等为何不提前做好?要等大王准备看了才拟?”

    “本官知道,如今往来王府的公文翻了几倍,那又如何?辛苦些,提前把条陈都拟好,不行么!”

    “从黄州来到亳州,吃的米饭变成了粟麦,有人水土不服,卧榻不起,那其他人就把职责挑起来,一个人当两个人用!”

    时间宝贵,李纲不想长篇大论浪费时间,一番训斥之后,便让佐官们赶紧“亡羊补牢”,如蒙大赦的厍狄钧刚要离开,却被李纲叫住。

    厍狄钧还以为自己哪里没做好,被上官发现了要算账,未曾料李纲是要问一件事。

    当然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关键是李纲特意留他一个人,然后打听事情,这感觉就有些不对劲了。

    “大王的家事,僚佐本不该议论太多,不过。。大王最近数月是否纵欲过度?”

    听得李长史这么问,厍狄钧顿觉不妙,但又躲不过,心中无奈至极。

    大王有如花美眷,这是事实,大王最近似乎休息不好,有纵欲过度的嫌疑,这也是事实,然而这是僚佐们能议论的?

    厍狄钧如是想,但若不回答是不可能的,府长史,有劝谏府主的职责,他不敢议论,不代表李纲不敢议论。

    于是厍狄钧斟酌了用词,解释道:“大王在外征战两年,觉得亏欠子女颇多,故而一有时间,便陪着世子以及几位郎君、女郎玩耍,确实有些辛苦。”

    “是吗?”

    李纲对厍狄钧的说法有些将信将疑,他这几日留心注意了一下,发现豳王白日时不时会打哈欠,眼眶略微发暗,一副睡眠不足的样子。

    进一步推断,有可能是纵欲过度,夜夜笙歌,李纲不由得担心起来。

    豳王如今坐镇河南,身兼数职,干系重大,李纲认为豳王不该沉迷于女色之中,这样不好,真的不好。

    对身体不好,对于履行重任也不利,所以他要找机会劝谏。

    如今厍狄钧这么一说,李纲的想法有些动摇,他知道豳王子女多,而豳王也确实一有空就陪着子女。

    现在看来,好像是自己想多了?

    李纲看看挂钟,如今指针指到两点,午休时间就要结束,结束午睡的豳王即将接着处理公文,李纲不敢耽搁,让人抱着一堆公文,跟着他到书房外等候。

    这一等,等到下午三点半,豳王还是没出现在书房,李纲随后看向书僮:“大王呢?”

    “啊。。。大王午休还未起来。”书僮答道,言语间稍有惊慌之色,李纲看在眼里,疑心顿起狐疑起来。

    按着豳王以往表现来看,从没有过午休睡懒觉影响处理公务的现象,如今看着书僮些惊慌,李纲很快想通了其中关节,默默起身,走到屋檐下小鼓旁。

    这个鼓的作用,为的是让佐官们随时“唤”府主出来处理事务,避免府主被人“隔绝内外”,在西阳时就有,还是李纲建议下设置的,如今在这里“照例”设置。

    在佐官们惊恐的目光中,李纲拿起鼓槌,毫不犹豫擂起鼓来。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