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十章 呵呵

    “呵呵”两个字,囊括了宇文温想说的话,当然,这是骂人还是自夸,那就得看到的人自行体会,以王頍对宇文温的了解,如今对方要表达的意思,两边都有。

    他不以为意,继续说道:“大王息怒,这几件案子,不过是白壁微尘,大王今日在议事厅,驳得卫长史等人无法反驳,大家都看在眼里,听在耳里,大王的名声,会愈发高涨。

    郑通随后补充:“大王,这几件案子不是没有回转的余地,对方既然是设计陷害,下官等自然有办法回旋。”

    其他几名官员也纷纷发表意见,他们是宇文温提拔上来的骨干,和郑通、王頍一样,承担着艰巨的任务,既要把事做好,又要和地头蛇们勾心斗角。

    而现在大家可不是在拍马屁,今日宇文温在议事厅和四位“铮铮铁骨”大辩论,从上午辩到下午,饭都没有吃,一挑四,最后获胜,虽然有些许挫折,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就如打仗那般,一场战役,分成数个战斗,豳王宇文温只是在几场战斗中吃亏,但赢了战役,所以这几场小败仗,有什么好纠结的?

    卫玄等人的发难,九成上都被宇文温化解,诸如什么“织造局招募大量地痞无赖寻衅滋事”之类罪状,全都是某别有用心之人歪曲事实的诽谤。

    而宇文温并不是空口无凭,他是用“摆事实、讲道理”的方式进行反击,让人心服口服,可想而知,今日一事传出去后,宇文温的名声会大涨。

    传到长安,不要说杞王,就连对豳王委以重任的天子都会觉得脸上有光。

    而对于郑通。王頍等人来说,今天算是有了底气,豳王如此为他们遮风挡雨,大家接下来办事就不会束手束脚。

    因为事情要是闹大了,豳王真的会帮他们扛着!

    至于这几件“铁案”,郑通和王頍认为其实还是有破绽。

    怎么翻案,无须宇文温劳心,但他还是定下基调,那就是在不授人以柄的前提下,尽可能护住自己人。

    以张某的事情为例,反正那小娘子睡已经睡了,也确实打死打伤几个仆人,那就“积极赔偿”,以取得苦主的“谅解”。

    用钱堵口也好,输送利益也罢,反正就是要让苦主“谅解”,然后撤诉,由此产生的开支,日兴昌柜坊先出,把事情平了之后,再慢慢找张某算账。

    至于那小娘子,张某必须给个名分,反正张某没婚娶,那就娶对方为妻。

    所以,这案件的性质要想办法扭转,由“强奸”(仙人跳)变成“淫奔”,也就是说张郎君和李某娘看对了眼,女方未得家长同意便“生米煮成熟饭”。

    此即为“淫奔”的一种,以至于造成了误会,而张郎君一时间无法自辩清白,夺路狂奔之下,随从误伤了李家庄仆人性命。

    那么只要双方“澄清”误会,张某积极赔偿,再得女方家长同意,迎娶李某娘过门,如此一来,被告没了,铁案也就没了。

    当然,卫长史不是瞎子,也不是傻瓜,己方要想把案件翻过来,得废一番心思,不能授人以柄,否则卫玄再来怼宇文温,说有官员徇私枉法,那篓子可就越捅越大了。

    这件事的关键,就在于李庄主,若李庄主不依不饶,一定要官府主持公道,那好,张某认栽去坐牢。

    然后你做初一,我做十五,李家庄在当地横行多年,手脚不可能干净,既然对方先故意设计陷害,那么有陈年往事被人提起,官府来主持公道然后把李家庄一锅端,就怨不得别人!

    其他几个案子,也这么处理。

    宇文温和“爪牙”们商议了许久,把该布置的事情都安排妥当,最后,依旧不忘举牌警告。

    还是那三行字:管住裤裆。

    重要的事情写三遍。

    。。。。。。

    夜,宇文温捧着温水杯,泡着枸杞...润喉茶,独坐书房,边喝茶润喉边想事情,他今天说话太多,又没有时间喝茶润喉,以至于喉咙沙哑,说不出话。

    位于亳州州治小黄的府邸,如今已有仆人入住,管家李三九也提前抵达,内外张罗了几日,所以这座新王府,并不缺人气。

    然而宇文温的家眷还没抵达小黄,所以今晚他要独睡空房,但想着许多事情,越想精神越抖擞,离入睡还早得很。

    方才众人散去,宇文温在府邸转了一圈,才回到书房独坐,他对新府邸算是满意,只是对于缺少了众多“防御设施”有些遗憾。

    因为这是在现有一处院落的基础上改建出来的王府,时间紧、工期短,受限颇多,无法布置各种“防御设施”。

    不过宇文温转念一想,今时不同往日,若还寄希望于靠府邸抵御打上门的敌人,他也差不多快完蛋了。

    作为一个藩王,有正经编制的卫队,还有自己招募的私兵,却把安全的希望寄托于堡垒般的住处,可世间哪有攻不破的堡垒。

    更别说在京城的豳王府,即便戒备森严又有何用?

    真要出事了,三五刀笔吏就能把他干掉,所以如何防患于未然,才是最要紧的事情,想着想着,宇文温又想到自己如今面对的处境。

    尉迟氏完蛋,如今官军扫荡河北,战事接近尾声,但不代表天下就此太平,宇文温在河南就不得安生,“四大天王”在身边虎视眈眈,让宇文温觉得颇为无奈。

    但这就是现实,任何一个理智些的朝廷,绝不会允许地方出现一个集选拔权、财权、兵权于一身的地方大员。

    对于天子来说,哪怕那个人是自己儿子都不行,这就是政治,讲究“制衡”,既有权力、职务上的制衡,也有势力集团之间的制衡,如此,御座才能坐得稳。

    当然,唐玄宗李隆基是例外,所以玩脱了,晚节不保。

    宇文温对于自己身边这“四大天王”,其实并不觉得是累赘,这四位“业务能力”很强,怼人讲究真凭实据,所以今日才能小胜他几局。

    但君子可欺之以方,在规则范围内互怼,他不怕。

    怕的就是有人暗地里泼污水,捅刀子,而他却不知道。

    镇守河南,看上去不错,几乎是有实无名的“河南王”,但实际上宇文温远离中枢,若朝中没人帮忙盯着、帮忙说话,很容易被阴。

    当然,有杞王在长安,宇文温无须有太多烦恼,但毕竟杞王不可能事事过问,所以宇文温得有自己的门路。

    他的仇家宇文化及,如今可是天子身边的大红人,若对方成日里阴阳怪气在天子耳边嘀嘀咕咕的,总不是件好事。

    即便天子实际上没多少实权,真有了误解,宇文温实际上也不需要太过担心,但他不会因此掉以轻心。

    所以,宇文温觉得光给千金公主这尊佛像上香还不够,得想想其他办法。

    正琢磨间,有王府佐官送来一份公文,宇文温见着这公文是连夜送来的,心中疑惑,打开一看,颇为高兴。

    当年陷在邺城的西阳王府长史李纲,待得官军收复邺城,终于“重见天日”,如今在长安出发,要到亳州,继续担任原来的职务,也就是如今的豳王府长史。

    李纲那年在邺城皇宫正门,试图拦截权相尉迟惇的车驾,为拯救西阳王世子做最后的努力,虽然不可能成功且风险很大,但对方还是做了。

    这举动,让宇文温铭记在心。

    自那以后,西阳王府长史一职都空着。

    当然,杞王也记着李纲的壮举,所以如今继续让李纲来当宇文温的王府长史,把把关、看紧点,免得宇文温某日哪根筋不对,胡作为非,闹出祸事。

    对于“老李”的回归,宇文温当然高兴,如此有担当的正人君子任他的王府长史,可是一件大好事,但宇文温高兴的同时也有些无奈。

    杞王对他并不是不信任,或者是有猜忌,是因为他镇守河南,举足轻重,一举一动影响深远,为避免捅出篓子,引来别有用心之人借机发难,所以杞王才给他下了四重..五重禁制。

    宇文温越想越无奈:这算是五指山么?

    我又不是花果山齐天大圣孙悟空啊!

    不过呢,你以为有这五指山压着就行了?

    呵呵!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