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十八章 实情

    辩论,首先得统一“标准”,要对关键词汇做出定义,不然辩论双方说的都不是一件事,即便说得天花乱坠,却没有任何意义。

    民怨沸腾,与民争利,这两个词组,在后世的语境里包含了许多别样的意味,所以宇文温的反击,就是以这两个词组里都有的“民”作为突破口。

    他要对方先定义所说的“民”是什么民,这很关键。

    譬如,当权者决定在某州丈量土地,清查户籍,严格实行均田制,多占土地的人要把土地吐出来,官府再将这些土地分配给无地可种的农户。

    而该州各级官员反馈回来的实情有两种,一种是民怨沸腾,一种是民心大振,这种截然相反的实情,是不是意味着这两拨官员之中,有一拨人在撒谎

    未必,因为民和民,是不一样的。

    丈量土地,清查户籍,对于那些武断乡曲的豪强大户来说,严重触犯了他们的利益,所以是“恶政”,自然民怨沸腾。

    而对于无地可种,食不果腹的无地贫民来说,他们被迫成了豪强大户的佃农,承受着层层盘剥,官府若丈量土地,然后分给贫民,这是好事,当然很高兴。

    所以,不同阶级的人,对于同一项政策的反应不同,以至于反馈上去的实情也有所不同,当权者若是心里不清楚,很容易被忽悠。

    引申到宇文温如今被诘难的各条罪状,他就面对着两种截然不同的实情,而宇文温掌握的实情,和对面四位掌握的实情有重合,但区别也很明显。

    如今卫玄等人诘难的“民怨沸腾”,说得宇文温及其“走狗”这段时间在河南一件好事没做,一直在忙着倒行逆施、祸国殃民。

    来自山南的商贾,不把河南百姓当人,肆意欺凌,敲骨吸髓。

    若再这样下,怕是河南各地皆反。

    但实际上,宇文温从郑通、王等人所递交的报告看到的实情,以及自己手中各种渠道收集来的情况,分明不是那么回事。

    普通百姓得青苗贷救急,顺利开展春耕,没有因为借高利贷而家破人亡的危险,只要没有天灾,今年河南各地即便做不到大丰收,也不会爆发饥荒。

    普通百姓高兴了,由此而来的,是各地大户明里暗里的诽谤,这倒正常,因为断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

    来自山南荆襄的商队穿州过郡,为当地平民带来了物美价廉的货物,打破了当地大户、豪商的垄断,压低了本来就虚高的各类日用品价格,各地百姓对此交口称赞。

    那些做小本生意的商贾、货郎,没有了“中间商赚差价”,能够以较低的价格,从山南商队那里直接进货,然后分销到各地乡村,利润明显增加。

    而在淮口,那些垄断渔市的当地渔霸,肆意剥削渔民的好日子到了头,因为新成立的市舶司主持公道,让来自山南的商贾直接和渔民接触,以良心价收购各类海产,双双获益。

    赚不到差价的“中间商”,买凶杀人,却被反杀,于是亲属恶人先告状,到官府击鼓鸣冤,控诉山南商贾买凶杀人,控诉市舶司包庇罪犯。

    至于说到贩卖人口,实际上是在河南各地经商的山南商贾,在各地大规模聘用伙计、仆人、护院,或者镖行聘用镖头、镖师,以及为织造局招揽纺织工,让许多失地农民有了谋生的出路。

    但这样就触犯到地头蛇的利益,因为他们无法以此压价,盘剥佃农。

    人多地少,意味着无地农民想要地主赏口饭吃,一亩田的收成得缴纳六成以上,若农民想哀求,大户们可以惬意的说“爱种种,不种滚”。

    如今,各地有大量无地农民,被山南来的商贾雇佣,有了养家糊口的收入来源,那么大户们就得减轻地租,避免佃农都跑去给山南商贾的邸店、商队、镖队“做工”,自己雇不到人种地。

    这就意味着利益受损,被人割肉。

    割肉很痛,于是“痛不欲生”的大户们开始造谣,说山南商贾的邸店、镖行招工是“贩卖人口”,借以恐吓当地百姓。

    而底气十足的山南商贾,对于各地官府里胥吏的“吃拿卡要”不买账,对于太过分的行为,甚至还向当地郡守、刺史举报。

    如此“不通人情”的行事作风,引得许多基层官吏怀恨在心,自然是非就多了起来,什么“山南商队偷税漏税”的说法,甚嚣尘上。

    还是那句话,断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宇文温在河南各地大刀阔斧搞“利民”,利的是寻常百姓的那个“民”,触犯了另一拨“民”的非法利益。

    而这些非法利益被触犯的“民”,是各地豪强大户、胥吏,如今据说痛不欲生,盼着父母官为他们主持公道。

    豳王宇文温,手握杀人剑,虽然本官为亳州总管,却身兼三使职,镇守河南,其中以河南道巡察大使一职最为厉害,可以考核豫、亳、青、徐四总管府除高阶以外官员,所以没人敢直接触他霉头。

    那么,各地的沸腾“民”怨,就对着宇文温的鹰犬、走狗而来,众矢之的,主要是郑通、王颁二人。

    郑通为宇文温所任命,负责整顿公廨钱、吏治事宜,自然是最遭嫉恨的,若不是“苦主”忌惮郑通有宇文温撑腰,担心宇文温血腥报复,郑通早就会横尸街头无数次。

    而具体主持市舶司事务的王,雷厉风行铲除市霸、渔霸、盐霸,还肩负梳理驿道之责,调动兵马,把主要道路沿途那些亦民亦匪的坞堡、庄园、寨子连根拔除。

    王又怼得许多索贿的关隘税吏丢了饭碗,如此行事自然触犯了许多豪强、胥吏等地头蛇的利益,同样被人恨之入骨。

    所以,今日卫玄等四人的发难,实际上是利益受损之“民”的一次大规模反扑,当然,卫玄等人不太可能是这些人的帮凶或者幕后主使,如今发难只是职务使然,他们必须尽忠职守。

    而对方所述内容,也不一定都是被人蒙骗,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宇文温不会傻到认为“自己人”之中,绝不会出现害群之马,所以他必须面对现实。

    如果对方说错了,他就要据理力争,如果对方说的没错,他就改,这是必须表现出来的态度。

    但就是不能装疯卖傻,宇文温若对卫玄等人提出的质疑糊弄了事,那么这四位必然上书朝廷,行弹劾之事,不管弹劾最后成与不成,宇文温都要倒霉,名声坏得一塌糊涂。

    所以他要亲自来怼,一来是为“小弟”挡箭、撑腰,二来是要立威。

    宇文温不会做一个争功讳过的主公,不会见政绩就揽,一出事就把小弟扔出去当替罪羊,如果一个主公不能罩着小弟,那么是不会有小弟为这个主公出生入死的。

    既然现在四位正人君子要怼他,他就堂堂正正迎战,要在这里,当着大小官员的面,把对方怼回去,立威。

    立威,可不是只有杀人才能做得到。

    此时,宇文温静候卫玄的回答,身边是厚厚一沓反击资料,心中颇为期待:

    如果你们敢玩明末东林党那一套,我就要怼得你们吐血身亡!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