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十二章 试用(续)

    时间很宝贵,宇文温看着陈媗,直接切入主题:“公主既然不愿意如贵妃那般,寡人不勉强,那么,公主今后有何打算,是出家,还是自食其力?”

    抽泣声渐渐变小,陈媗纠结了一会,扯着被褥坐起身,不断后退,最后蜷缩在角落。

    即便如此,陈媗也知道这毫无效果,对方若是扑过来,她没有招架之力。

    怯怯的看着豳王,陈媗鼓起勇气问道:“那。。那大王如何处置妾呢?”

    宇文温闻言一笑:“公主想回建康么?”

    陈媗愣愣的看着宇文温,她当然想回建康,想回到母亲身边,但她不是傻瓜,能想得到对方不会平白无故放她走。

    怕不是要。。。

    陈媗想起昨日贵妃的模样,泪水夺眶而出,又开始哭起来,哭得梨花带雨,真是让人见了心疼不已。

    然而宇文温不心痛,虽然陈媗长得很漂亮,再长上几年会更加漂亮,但对于宇文温来说,这不是陈媗可以“病娇”的理由。

    “回建康,那是不可能的,寡人受人所托,不会放公主回去,但也不会为难什么,公主便在那山庄住下,当然,贵妃是不会回那山庄了。”

    陈媗捂着嘴,哭声渐小,看向宇文温,啜泣着问:“那。。。那妾要在那山庄住多久?”

    “了此余生。”

    陈媗闻言不知如何回答,她知道自己只能任人处置,若一人住在那山庄,虽然有侍女服侍,却迥然一身,无依无靠,说不定病了都没人嘘寒问暖。

    甚至平日里都没人聊天,要多凄凉有多凄凉。

    贵妃从了这位豳王,不会再和她一起住,陈媗想到这里,低头不语。

    宇文温见状问道:“公主若是想留在王府,可以,做事,和其她仆人一般,每日里在王府做事,时不时能见着贵妃一面。”

    这个选择好像不错,陈媗有些怯怯的问:“那妾能做什么?”

    “这得看你会什么了,既然是做事,那就是仆人,没福享,但有工钱拿。“宇文温化身面试官,又开始面试“应聘者”。

    “试用期三个月,工钱五百文,包吃住,四人间,五日一休,做得好,提前转正。。。当然,届时就没有宁远公主了,只有陈娘子。”

    陈媗呆了半响,宇文温所说,就是让她当侍女,不过这倒是其次,她不知何时才能出去,届时母亲还在不在世都两说,想到这里,眼泪水吧嗒吧嗒就落下来。

    “嫌少?寡人说了,这只是‘试用’,做的事不同,收入也不同,若不大手大脚花钱,一年可以攒下好几贯呢,不比寻常人家差。”

    宇文温越说越来劲,巧舌如簧,开始招揽陈媗到王府“打工”。

    首先问对方厨艺如何,如果厨艺了得,且有拿手菜,做厨娘的话一个月收入一千五六百文是没问题的,当然,厨房里油烟大,会辛苦一些。

    画风转变得太快,陈媗一下子没回过神,但她自幼锦衣玉食,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哪里会烹饪,连水都没烧过,于是默默摇头。

    宇文温又问对方绣工如何,若绣工了得,一个月“底薪”加“提成”、”打赏“,两千文没有问题,但前提是手艺出众,能让王妃和院主们高兴。

    这下陈媗有了信心,在宫里时,母亲让女官教她绣工,练了几年,绣工还是不错的。

    然而当她看到宇文温拿出的一方手帕,看着上面那漂亮的图案,默默的摇了摇头。

    宇文温皱了皱眉头:“沏茶呢?为寡人。。。算了,为王妃、院主沏茶,沏得好,有赏,工钱也不低。”

    “这个。。不会。。”

    “园艺,打理盆栽,会不会?”

    “不会。。。”

    宇文温接连说了几个“工种”,陈媗的头越来越低,声音越来越小,不过答案都是一样的:“不会”。

    生于深宫,长于妇人之手,金枝玉叶的公主,哪里会这种仆人才需要具备的技能。

    被宇文温这么问了一轮下来,陈媗的头愈发低了,她意识到自己除了美色,好像就真的没什么特长。

    听得对方又问“公主究竟会什么”,陈媗没回答,片刻后捂着嘴哭起来,眼见着越哭越大声,却被宇文温一声冷哼吓停了。

    见着这小娘子的信心被碾碎,宇文温很满意,想了想,又问:“公主养过鸟儿么?鹦鹉什么的,给寡人养鹦鹉,总会做吧!”

    “啊?”

    “就那只白鹦鹉,公主伺候它,喂水喂食,提着鸟笼四处走走,总该会吧?”

    陈媗觉得自己应该能做到,她在宫里养过鸟儿,包括鹦鹉,虽然这些鸟儿都是宫女打理,但好歹算养过,她觉得鹦鹉很好养的,于是点点头。

    然后问工钱几许。

    自幼长在深宫的陈媗对钱没有概念,如此问,是想攒钱,日后若有机会,就给自己赎身。

    不知不觉中,她被对方带了节奏,忘记了昨日那场刺激。

    “工钱嘛。。。”宇文温沉吟着,“那鸟儿话多,成日里叽叽喳喳的,公主要陪着它说话,不容易。。试用期每月一千文工钱,转正后两千文,有无问题?”

    “啊。。那。。”陈媗不太清楚每月两千文的收入是多还是少,但觉得生活有了盼头,又问:“那鹦鹉喜欢听什么呢?”

    “天知道这鸟儿喜欢听什么,公主陪着闲聊就行了,实在不行,读报纸都行的嘛。”

    陈媗第一次听到“报纸”这一名词,不由得好奇:“请问,何为报纸?”

    。。。。。。

    翌日午后,豳王府后院一隅,处于“试用期”的鹦鹉饲养员陈媗,正与鸟笼中的白鹦鹉对话,这白鹦鹉浑身雪白,脑袋上却有一撮杂毛,故而得名“一撮毛”。

    陈媗听之前饲养“一撮毛”的仆人说,这鸟儿来自林邑国,很有灵性,据说是鹦鹉中的鹦鹉。

    陈媗又听得一些介绍,说这鸟儿讲起话来很刁钻,极其难伺候。

    王府里的小家伙们知道这鸟儿的厉害,所以经历了最初的新奇之后,纷纷避而远之,谁也不愿招惹“一撮毛”,否则就是嚎啕大哭的下场。

    对此,陈媗觉得是不是言过其实了,她觉得养鸟很简单,和鹦鹉说话也很简单,于是现在尝试着和“一撮毛”交谈,顺便打发时间。

    然而陈媗说着说着就发觉不对劲。因为这鸟儿说的话太夸张,什么“春天到了,又到了繁殖的季节”,什么“小娘子,你面带桃花!”

    这种话,陈媗听了面红耳赤,哪里还答得上来,偏偏对方还不依不饶,不断的说。

    尴尬万分的陈媗,这才想起昨日宇文温所说“那鸟儿话多,成日里叽叽喳喳”是何意思,见着几个侍女远远看着她捂嘴笑,窘得无地自容。

    情急之间,她拿起今日刚到的报纸,要念上面的“新闻”给白鹦鹉听,结果一看标题,说什么“不可不知的真相”,注意力就被吸引过去,

    “真相,这哪里是真相呀!”

    陈媗看完之后埋怨起来,她发现自己被标题骗了,不过虽然有上当的感觉,但觉得这报纸不错,自己足不出户,就能知道城里发生的事情。

    鸟笼里的“一撮毛”,听到“真相”二字便来了劲:“真相,什么真相?”

    陈媗答道:“这新闻都是骗人的,写新闻的人没良心。”

    “良心?你有良心么?”

    面对白鹦鹉突如其来的发问,陈媗回答:“我当然有良心!”

    “哈哈,你有良心,你有真相么?没有真相,说这许多话作甚!”

    陈媗愣了一下,听出来这鸟儿是在讽刺她,想到连只鸟儿都在欺负自己,委屈得紧,随即双眼发红,泪如泉涌,捂着嘴往外跑。

    刚跑了几步,迎面撞见走来的宇文温,陈媗不由得立定,见着对方瞪她,便低下头,绞着手。

    宇文温看看陈媗,又看看鸟笼,随即板脸:“怎么,旷工?刚上班第一天就旷工?你的良心不会痛么?”

    “不不不。。。。妾。。妾。。。”

    陈媗说话一抽一抽的,泪水都被对方吓回去了。

    “那请问,你如今在做什么?”

    “妾、妾只是,只是觉得这鹦鹉有些讨厌。。。。”

    “讨厌?这是糊口啊陈娘子!”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