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十章 咯吱咯吱

    宇文温看着近在咫尺的美人,回想起当年的一幕幕,那时他从邺城返回黄州,归途却为战火所阻,于是冒险浮海南下,到了建康后,听了流言误以为尉迟炽繁被人祸害了,心如刀绞。

    所以即便在城里有了偶遇,遇到微服出巡的陈国天子陈叔宝及其宠妃张丽华,宇文温也没对这位绝色美人有什么感觉。

    如今,很有感觉。

    看着坐在身边的美人,宇文温问道:“贵妃何时猜到寡人身份的”

    张丽华略微低着头,轻声回答:“只是方才才有所顿悟。。。贱妾不敢称贵妃。。。。”

    “贱字从此不许说,你可愿服侍寡人”

    “妾愿意。”

    “寡人该如何称呼美人呢”

    “大王称呼妾丽华便可。”

    “不行,换个称呼。”宇文温当即否决,对于他来说,“丽华”二字已经有主了。

    想了想,他再说:“寡人便唤美人小名吧”

    “是,妾的小名是孟娘。”

    张丽华小心翼翼的回答,她不太清楚宇文温的为人、喜好,所以不敢自作聪明,做贞洁烈女状撩拨对方的欲火。

    虽说男人对于得来容易的女子不会太珍惜,但她不敢冒险,万一宇文温是那种喜怒无常的人,她弄巧成拙可就不妙了。

    譬如传闻中的高齐皇帝,发怒时会把宠妃虐杀,事后又抱着宠妃的头颅哭泣,万一宇文温是暴虐之人,她在这里不识抬举就可就完了。

    张丽华先前能得陈叔宝宠爱,是因为摸透了对方的脾气,能够做到事半功倍,如今,她对宇文温不了解。

    宇文温拿起一杯茶,递给张丽华,见着对方乖乖的品着,颇为满意。

    他是一个庸俗的男人,自然喜欢美人,虽然张丽华的身份有些麻烦,但这不是他当柳下惠的理由,也不是“送女”的理由。

    绝色美人,历来是稀缺资源,而被誉为红颜祸水的张丽华,是稀缺资源中的上品,不然怎能迷得陈叔宝神魂颠倒,艳压后宫。

    毕竟,江南美人可是很多的。

    窗外传来号角声,那是剧情进入到关键时刻,护着幼主突围的虎将,单枪匹马向着如潮的敌军冲去,宇文温看着面颊微红的张丽华,忽然伸手将其揽在怀中。

    张丽华有些惊慌的看着宇文温,她既然选择进来,就不会反抗,但此处场所不合适,所以若要有云雨之欢还得回府,但她没想到对方急不可耐,在这里就要了。

    这可是戏场包厢,窗口那么大,房里有什么动静,隔壁都听得到,动静若是再大声些,外面的看客可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

    包厢内,陈媗如坐针毡,贵妃进了隔间,也不知后来和那位余郎君说些什么,许久都没有出来,也没见余郎君让她进去,一时间手足无措。

    余郎君身边的萧氏,陪着她说话,但陈媗不熟悉对方,唯一的依靠就是张贵妃,如今自己一人坐着,总觉得不安。

    如果贵妃跟着别人走了,抛下她一个人,那该怎办

    陈媗越想越心慌,想起身却又犹豫,只能忍着不安,心不在焉的看戏,看着看着,她听到隔间里似乎有什么动静。

    似乎是“咯吱咯吱”的声音,好像略微松弛的坐榻在动着,陈媗不明就里,不由得看着萧氏。

    萧九娘听到了隔间传来的细微动静,脸有些发烫,因为她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为什么会有“咯吱咯吱”的声音因为有人在榻上动。

    那么是何等样的动作,会让坐榻有这样如此规律的“咯吱咯吱”声呢

    呵呵。

    萧九娘自己就在这隔间里被夫君得逞过,那场面极其刺激。

    隔壁、楼下都是人,戏台上还有皮影戏在演出,这种时候在隔间里做那种事,极度压抑却有极度刺激,让萧九娘羞得无地自容之际,却又忍不住回想。

    然而今日夫君事前没有过任何提示,说会在这里做什么,故而萧九娘此时颇为尴尬,只能强作镇静,装作没听见。

    “夫。。夫人。。。”

    陈媗讷讷说着,她感觉隔壁不对劲,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但没有勇气面对,只能求助这位和善的妇人。

    “陈娘子有何事呢”

    “那。。。那。。。隔间。。。怎么。怎么。。。”

    “陈娘子,两厢情愿的事情,何必如此焦虑呢”萧九娘越说越尴尬,但还是说下去:“陈娘子和张娘子,始终都是要做夫君的女人,不是么。”

    “啊。。。。”

    陈媗一惊,急得眼泪都快出来了,虽然她大概明白自己的处境,但心存侥幸,一直不愿意面对,如今贵妃好像已经做出了选择,那么。。。

    萧九娘见着陈媗如此模样,心中叹了口气,上前握住对方的手:“陈娘子若是觉得在此不自在,就随我先走吧。”

    陈媗抬起头,迷茫的问:“啊。。去、去哪里”

    “回府呀。”

    “那。。。那贵妃呢”

    “之后,会跟着夫君回来的。”

    陈媗被对方拉着向外走去,走了几步后觉得这样不行,一想到自己要和贵妃分开,她就慌,对方是她的主心骨,在这陌生的地方,没有贵妃在身边,她遇到事情该怎么办。

    心乱如麻的陈媗,忽然跑向隔间,不顾一切推开门,看清了里面的情景,随后一愣。

    房间内,余郎君和张贵妃转头看着她,这两位之间的距离有一步左右,并不是抱在一起做什么事情。

    余郎君坐在案边的一张竹制胡床上,手拿着毛笔,似乎是在往案上放着的本子写字,而坐在一旁榻上的张贵妃,衣裙整齐,发髻丝毫未乱。

    余郎君抖着右脚着,连带着竹制胡床轻轻摇晃,于是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听上去好像是榻板在动,十分有规律。

    事情,不是陈媗想象的那样,随后赶来的萧九娘,在门口看清里面的动静,哑然。

    宇文温看着门口的不速之客,眼睛微微一眯,这是他恼火时会出现的表情,见着手足无措的陈媗,他开口说道:“进、来、前。。。请敲门!”

    “啊,对不住,对不住。。。。”

    陈媗急得赶紧道歉,赶紧往后退,退了几步又上前,将门关上。

    房内又剩下宇文温和张丽华二人,宇文温干咳一声后说道:“那就继续吧。”

    “嗯。”

    张丽华看向宇文温,见着这个样貌端正的男子,愈发庆幸方才自己没有自作主张。

    这位行事好像确实不同寻常,在这包厢里,没搂着她亲热,反倒问起问题,打听陈国朝廷的事情,这让她颇为郁闷,以及担心。

    张丽华知道对方和孔范有勾结,那么宇文温通过孔范,应该能了解陈国朝廷的虚实,如今却来问她,要么是从侧面对孔范透露的消息加以印证,要么就是试探她。

    试探她老不老实。

    对此,张丽华不敢掉以轻心,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不敢有丝毫隐瞒,因为她的性命都捏在对方手中,要是惹怒了宇文温,把她扔到乞丐窝里“暂住”,那真是生不如死。

    此时的张丽华,早已收起心思,老老实实回答问题,宇文温看着记事本里渐渐填满的空格,很满意。

    为了今日的见面,他作了一番准备,将要问的问题一条条写出来,方便提问,因为张丽华可是“消息库”。

    对方在建康时,仗着是宠妃,干预朝政,所以对于陈国国内情况比较了解,对于宇文温来说,这是极其难得的“录口供”机会。

    可以借着张丽华的口供,与自己从别的途径打探所得消息相互印证,这样就能确保消息的准确性。

    在这种时候,和美人独处,居然不先做一些喜闻乐见的事,宇文温当然没毛病,他觉得张丽华离开建康已经过半年有余,记忆可能会渐渐模糊,所以要赶紧把有价值的消息问出来。

    至于喜闻乐见之事。。。

    终于问完问题,宇文温放下笔,合上几乎已经写满字迹的记事本,看着低头不语的张丽华,问道:“寡人有一事不明,孟娘可否解惑”

    张丽华闻言问道:“还请大王明示,妾尽心尽力解惑。”

    “受人所托,这四个字何解”

    。。。。。。

    隔间隐约传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外间的陈媗和萧九娘听着这声音不以为意,如今皮影戏已经落幕,即将上演的是经典剧,这可是常乐坊的招牌节目,许多人百看不厌。

    陈媗看着节目单,上面介绍了的故事梗概,她见着这皮影戏里会有鬼怪,不由得害怕,虽然身边有萧氏陪着,但她还是想和贵妃在一起。

    贵妃在隔间和余郎君说了许久的话,也不知现在如何了。

    陈媗想进去看看,若余郎君没什么别的事,她就和贵妃一起出来看戏,只是就这么过去敲门,太唐突了。

    恰逢侍女端着糕点、汤饮入包厢,还未来得及端些进隔间,陈媗主动接过盘子,见着萧九娘不以为意,她便走向隔间房门,随后轻轻敲了几下门。

    门内有动静,但那动静有些奇怪,好像房里有人在喘气,陈媗听得贵妃似乎“嗯”了几声,就当有人应了,轻轻推开房门,随后愣住了。

    眼前的场面太刺激,她承受不住,双眼一黑,晕倒在地。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