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八章 常乐坊

    临近午时,西阳城一隅,常乐坊内客似云来,卢勿吉和十几个同伴走出坊门,目光呆滞,步伐僵硬宛若行尸走肉,走了好几步,抬头看看天,发现是郎朗乾坤,才稍微回过神来。

    一旁,失魂落魄的破落韩蝉,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看看四周来来往往的路人,长吁一口气:“方才真是太刺激了!”

    肩负“导游”之职的全有,见着这帮自诩本事了得的幽燕客,被大型皮影戏《倩女幽魂》所震慑,不由得颇为自豪:这可是西阳特产!

    《倩女幽魂》演出时声、光出众,剧情跌宕起伏,每场都能让头一次看戏的观众吓出一声冷汗,却又如痴如醉,全有知道,这帮人如今是被“特效”所震撼,真的以为戏台上有鬼神。

    法力高深的“燕赤霞道长”,还有虽然是鬼却让人同情的女鬼“小倩”,还有法力高深的“姥姥”,让他们看得目不转睛,被那激烈的斗法场面惊出一身汗。

    破落韩蝉没见识,如今却见识了如此惊世骇俗的表演,不由得问道:“全中尉,那。。那燕。。。燕道长果真是神通无边么?”

    “当然,不过呢,这是演戏,戏里的本事,在戏外当不得真。”

    “哦。。”

    其他人跟着破落韩蝉点头,卢勿吉见着眼前繁华的街景,又看看日头,只觉饥肠辘辘,颇为期待的问全有:“全中尉,如今是去哪里?”

    “走,去吃好吃的!”全有哈哈一笑,“我这兜里,流通券管够!”

    “好!”

    众人高声叫好,颇为期待的跟着全有向前走,这几日他们在西阳城大快朵颐,只恨胃不够大,而每天吃的佳肴,都不带重样的。

    卢勿吉再次看着街景,看着有说有笑的行人,看着来来往往的过客拖儿带女,忽然间想成家了。

    对他来说,亲眼见识了西阳王。。。豳王治下的西阳城,见着如此繁华的街景,知道百姓们安居乐业,不由得想若是自己成了家,有了儿女,一家人在这里住着,应该不错。

    卢勿吉等人新近归降,在豳王帐前听令,如今随着豳王回黄州,顺便见识见识西阳城的风貌,全有和其他几名王府侍卫,这几日带着卢勿吉等人在城里吃喝玩乐,玩得不亦乐乎。

    当然,这是“公款消费”,费用由豳王府出,无需全有自掏腰包,算是豳王犒赏将士的一种方式,所以不止卢勿吉等人,战时被吸收入虎林军的新兵,也有了“西阳三日游”的福利。

    大家长了见识,直呼过瘾,为豳王效命的心思,愈发迫切。

    正行走间,两辆马车一前一后缓缓驶过,全有见着随行人员,不由得停下脚步,卢勿吉见状问道:“全中尉,何事?”

    “啊,没事。”

    全有继续向前走,跟随那两辆马车的人员,其中之一是豳王府的侍卫,他见过几次面,但对方不“出勤”,平日里露面很少。

    两辆马车里,应该是豳王的客人,对此,全有不会打听,也不会胡乱说出来。

    。。。。。。

    身着长裙的张丽华披着披风,在侍女的搀扶下,踏着台阶走下马车,发现自己身处夹道之内,夹道两头没有人,旁边墙壁后,是一座高大的建筑。

    这建筑似乎是一处厅堂,有许多窗,却被窗帘挡着。

    建筑内隐约传来丝竹声,似乎里面有人在演奏乐器,她也不多看,等着随后下车的陈媗。

    先一步下车的“李管家”,在前方为两位客人带路,一行人由墙壁上开的小门入内,走在回廊之间。

    同样身着长裙、披着披风的陈媗此时很紧张,握着张丽华的手,看着前方道路,心中忐忑不安。

    张丽华却没那么紧张,因为她早就想通了,既然自己没勇气自尽,那就认命。

    她和陈媗在那山边庄园住了半年有余,神秘的幕后之人始终没有露面,如今这位“李管家”说奉郎主之命,请她们“一叙”,张丽华知道自己的命运就要有分晓了。

    今日一早,马车载着她二人离开山庄,不知行驶了多久之后入城,这座城十分热闹,马车缓缓而行直到这里,张丽华全程都没有揭开窗帘张望的意思,虽然窗帘真的可以掀起来,看见外面的情景。

    或者,经过城门时,奋力高呼“救命”,以求绝境逢生。

    然而做这种事情毫无意义,因为她已经回不去了。

    失踪大半年的贵妃,无论事实如何,都会被人说成是残花败柳,她即便回到建康,再见到官家,官家也许会喜极而泣,但不久之后,官家心中的那根刺,迟早会变成荆棘。

    恩宠不在的女人,长得再漂亮都没有用。

    想着想着,张丽华心中悲凉,却很快振作起来,她和陈媗跟着“李管家”一路畅通无阻,进入那高大建筑内,沿着木梯而上。

    耳边传来喧嚣声,似乎隔壁有许多人在喧哗,这情形让张丽华有些奇怪,因为她觉得自己好像是在一处戏场之中,隔壁都是看客,正等着大戏开场。

    在建康时,她时常陪着陈叔宝微服出宫时,偶尔会到城里戏场看戏,看众生百态,当然,皇宫侍卫早已暗中做了布置,不会有什么人敢打扰。

    如今,那位神秘人竟然在戏场见她?有何用意呢?

    走到楼梯尽头,张丽华一行来到二楼一个敞开式的房间,房间一侧是露台,一侧是房门,张丽华认为门后面应该是戏场的包厢。

    “啊,有客到啦!”

    忽然有人说话,语调很怪,张丽华循声望去,却见挂在屋檐下的鸟笼里,一只白鹦鹉正在说话:“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颇有灵性的鸟儿。

    张丽华如是想,两名侍女上前,为她和陈媗脱下披风,小心挂到一旁衣架上,张丽华注意到,那里已经挂了一件披风,看样式和图案,应该是女子所用。

    房门被侍女轻轻推开,一直在带路的“李管家”入内,片刻后出来,恭敬行礼:“贵客,请进。”

    陈媗紧张不已,愈发紧紧捏着张丽华的手,而张丽华轻吸一口气,迈步向前。

    走入房内,光线有些暗,但房内点着蜡烛,实际上也暗不到哪里,张丽华很快就看清了房内情形,她发现这里果然是戏场包厢,而这厢房窗口正对戏台,位置很好。

    随后,她的目光落在房内唯一一人身上,那人微笑着看向她,烛光映亮了面容。

    张丽华的第一反应是惊讶,因为对方竟然是名女子。

    第二反应还是惊讶,因为对方长得很漂亮。

    真的很漂亮。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