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章 新的开始(续)

    黄州西阳,私第内,洗去风尘的唐国公夫人窦氏,正与太夫人独孤氏交谈,儿子在一边玩耍,小家伙今年不到一岁,刚学会走路,只是走起来摇摇晃晃,样子看上去让人忍俊不禁。

    这是窦氏为李渊所生儿子,小名毗沙门,大名李建成。

    “建成”二字,有“建功成业”的意思,包含着李渊夫妇对儿子的期待,以及对自家往后生活的憧憬,而千里跋涉的婆媳俩,如今有些疲倦,但精神不错。

    脚步声起,一人转入房中,那是见客归来的李渊。

    他刚和黄州总管府派来的吏员结束交谈,立刻到后院看看家人,抱起咿咿呀呀说话的儿子,坐在榻上和母亲、夫人交谈,一家人其乐融融。

    此次李渊到鄂州上任,把妻儿以及母亲都带来了,但他不打算把家安置在鄂州州治夏口,而是让家人住在黄州西阳,两年前住过的私第。

    带母亲到黄州西阳,此举一来是为了共叙天伦,二来出于诸多考虑,最主要的原因,是独孤氏觉得在西阳住倒也不错,因为两年前,李渊一家就在西阳住过。

    从那以后,李渊在西阳就有了私第,还安排了管家、仆人打理,所以此次李渊刚到西阳,就能在准备就绪的私第入住。

    在西阳寓居的日子里,持家有道的窦氏发现城里商机无限,从那时起唐国公府就在西阳有了小小的产业,这两年为府里增加了不少收入,所以窦氏觉得在西阳住方便打理产业,也方便照顾独孤氏。

    独孤氏的脾气有些差,也只有儿媳妇窦氏能伺候得来,若独孤氏留在长安,怕是没人能伺候得顺心,所以婆媳以及世子同住西阳,至于李渊。。。

    那就独自在夏口刺史官邸住,李渊如今还没纳妾,独住的话总会孤枕难眠,但夏口和西阳交通很方便,窦氏时不时到夏口小住都很方便。

    更别说如今李渊正是新官上任、要施展抱负的时候,独自在夏口独住,正好方便“加班加点”。

    “加班加点”这个词,是在西阳流行起来的,各工坊有时为了赶工,需要作坊里的工人们“加班、加点”,说多之后这个词就流行开来,为时刻关注西阳情况的窦氏所熟知,影响了夫君。

    窦氏操持家务,生财有道,眼光也不错,黄州这两年商业愈发兴盛,窦氏让唐国公府的产业搭上了顺风船,每年的收益都是暴增,李渊有了这个贤内助帮忙,手头愈发阔绰起来。

    当然,窦氏也没忘了娘家人,如今她在西阳长住,也有为娘家指点指点、开设产业的意思在里面。

    独孤氏年老,李建成年幼,两人很快就精神不济,陆续休息去了,李渊夫妇便转到寝室,说起悄悄话来。

    李渊是新任鄂州刺史,但路过州治夏口而不入,径直抵达黄州西阳,除了有安置家人的考虑,还要到西阳拜见上级、新任黄州总管,但最重要的是,拜见卸任黄州总管的豳王宇文温。

    豳王宇文温,前不久从亳州前往长安,又从长安赶回亳州,中途回西阳暂住一段时间,此时正好就在西阳,李渊自然要登门拜访。

    今日他刚在西阳上岸,就派人到豳王府送拜帖,之所以如此行事,是因为李渊能当上鄂州刺史多亏了宇文温,而接下来若是没有宇文温指点一二,他在鄂州会一事无成。

    根据许绍的介绍,以及李渊自己在西阳居住时的所见所闻,他知道鄂州武昌、大冶能有如今这种欣欣向荣的局面,都是豳王宇文温大力经营的结果。

    鄂州没有武断乡曲的豪强,却有财大气粗、靠山一个比一个高的豪商,这些豪商经营的各种产业,是鄂州的“缴税大户”,因为各自的关系都能直达长安,所以对于父母官来说,这些人难对付。

    能完全镇住这帮豪商的人只有两个半,一个是杞王,半个是杞王世子,但杞王和世子无需为这种俗务劳心,另一个就是豳王。

    所以李渊要想做好鄂州的父母官,想要做出像样的政绩,就得请豳王“指点一二”,说白了就是请豳王说几句“公道话”,让夏口、武昌的豪商们继续守规矩,不要“欺负新人”。

    说着说着,李渊将一份请帖拿出来:“方才豳王府来人,说时间定了,后日下午三点。”

    “三郎,莫要忘了拜见新任总管。”

    “知道,明日一早,我便到府署述职。”

    见着夫君分寸把握得很好,窦氏放了心,如今朝廷即将剿灭逆贼,河北、河南各地州郡都有新官上任,李渊好不容易得个好职务,如果因此掉以轻心、得罪人而不自知,那可不妙。

    新任黄州总管荣建绪,性亮直,窦氏先前还担心夫君先拜见豳王再见上级,会让这位新任黄州总管认为李渊是阿谀奉承之辈。

    上官若对下官有了成见,下官做起事来总是会遇到一些麻烦。

    至于豳王会不会介意李渊不先去王府拜访,窦氏觉得宇文温应该不是这种人,因为李渊之所以能当上鄂州刺史,说白了是豳王主动给的机会。

    许绍是李渊的好友,倒是真心想帮忙,但如果没有豳王首肯,许绍也无法做到这一步。

    对于如此好运,李渊有些不解,当然他不会像起初那样,误会宇文温是“垂涎”窦氏,所以才特地和他来往。

    对于豳王的动机,窦氏琢磨了一阵子,如今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那就是豳王如今正试图独立于杞王之外,编织自己的关系网。

    她通过总总迹象有了判断,认为豳王最近行事一旦需要中枢决策时,已经开始求助长公主,而不是一上来就寻求杞王的帮助。

    当然,这不代表豳王和杞王关系开始生疏。

    窦氏觉得豳王是个聪明人,所以。。。。

    夫君重振李家的机会来了,若把握得好,前途一片光明。

    想到这里,窦氏很高兴,当然,她高兴的原因还有另外一个:豳王似乎很喜欢用同龄人,或者说是喜欢用年轻人。

    许绍,郝吴伯就不说了,据说豳王府的佐官,大多都是年轻人,而豳王征战河南时,司马阴世师的事迹,窦氏也有所耳闻,所以她认为,既然豳王打算编织自己的关系网,那么肯定会想办法拉拢一些青年才俊。

    这对于窦家来说,是一个好机会,也是一个新的开始。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