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章 新的开始

    春雨绵绵,大江之上一片迷蒙,数艘官船顺流而下,新任鄂州刺史、唐国公李渊,看着窗外那壮观的江景不由觉得心旷神怡。

    去年,李渊随军平定益州,表现出色,如今,天子拜其为鄂州刺史,李渊便拖家带口赶赴鄂州上任,此时可谓满面春风。

    鄂州的户数为四万三千户,因为户数超过三万,故而为正八命州,身为鄂州刺史的李渊,为正八命刺史,品秩为刺史之中的上品。

    当然,鄂州这个正八命州,和中原那些户数动辄数万甚至近十万的正八命州不能比,然而对于李渊来说,在鄂州当刺史,却要比在河南、河北当刺史轻松些。

    因为鄂州没有世家门阀,也没有武断乡曲的豪强,虽然临江,但水利设施完备,劝课农桑相对轻松,更重要的是,若想要做出政绩,比别的地方容易些。

    “大冶城,如今住户逾二万,其中大部分人和驻军,都没有计入州簿户口,这一点可不比其他州郡,叔德可要记着。”

    “大冶监有新式炼铁炉数座,每日里监内炉火不断,又要打造大量铁器,装上车时甚至还没凉透....”许绍放下资料,继续对李渊说:

    “如今不止山南荆襄,还有潭州总管府、洪州总管府各地,都等着铁制农具,铁制品有多少要多少,叔德可不能让大冶监出纰漏,否则会被几位总管告到长安的。”

    潭州总管府,管辖洞庭湖地区,洪州总管府,管辖彭蠡湖地区,这两处都是长江以南重要的粮食产区,李渊知道这一点,看着手中资料,只觉责任很重。

    许绍继续说着,虽然手中没有资料,但实际上他对各项内容熟记于心,所以信手拈来:“不仅如此,如今淮西各地大规模开荒,铁制品需求量很大,不能断。”

    “还有铁锅,这可是紧俏的货物,无论官民,对铁锅的需求量都很大,所以大冶监的炉火,一日都不能停。”

    “但这都是次要的,如今朝廷已经同意,允许修筑光黄铁路,工期很紧,绝不容有误,所以大冶监真的不能出纰漏。”

    “当然,大冶监只需要按时按质按量提供铁料,至于铁路的修建,叔德无需头痛。”

    听到这里,李渊又拿起另一叠资料,只是翻看了一下,就被上面密密麻麻的字迹以及示意图震撼得说不出话。

    他看着许绍,好奇的问:“这条光黄铁路,真的能收回成本吗?”

    “此是自然,不然那场廷辩可过不了关。”

    说到这里,许绍颇为自豪,前不久,他和黄州总管长史郝吴伯赶赴长安,在太极殿内,天子及朝堂诸公面前,就建设黄州西阳至光州光城的“铁路”,与反对者展开廷辩。

    两人拿着厚厚一沓资料,和同样拿着厚厚一沓资料的大臣们唇枪舌剑,辩得天昏地暗,好不容易才让这一惊世骇俗的建设方案获得通过。

    这就意味着,一旦“光黄铁路”建成,黄州与光州之间的物资、人员流通能力,得到了极大加强。

    黄州作坊生产出来的各类制品,能以更低的运输成本运过大别山,然后借助水运进入淮水流域,这条铁路对于黄州的制造业来说,将是一条财富之路。

    铁路,是在黄州、鄂州出现的新颖事物,由两条“铁轨”组成的“铁路”上,跑着有轨马车,有轨马车的载货量比寻常马车多很多,而且行进速度快,能稳定保持每个时辰四十里的移动速度。

    全长大概四百余里的光黄铁路一旦建成,意味着从西阳出发的马车,在适当更换马匹的情况下,最快可以于第三日抵达光城,而现在,运输同样重量的货物从西阳去光城,需要至少七天时间。

    如此一条铁路修成,意味着黄州将会有一个新的开始。

    光黄铁路的前景美好,但困难不是没有,铁路的修建,对于黄州总管府来说要求很高,但黄州的官员们有信心把这件头等大事做好。

    而虽然轨道运输的运转方式和寻常道路运输不一样,但这对于黄州总管府来说,同样不是问题。

    西阳城内的有轨马车,以及鄂州大冶经武昌至夏口的铁路都已经运营了不短的时间,培养了大量技术娴熟的“从业人员”,而这两条铁路就连天子都坐过,所以实际上朝堂诸公对于铁路并不算太陌生。

    问题还有一个,那就是要开建的新铁路耗资巨万,需要调动大量人力物力,所以许多人担心修建光黄铁路会不会透支民力,甚至因此激发民变。

    对此,管理过铁路、负责大宗物资陆路运转的黄州总管长史郝吴伯,以及熟知长江水运、港务并擅长收税的江州刺史许绍,用翔实的数据,各种密密麻麻的成本核算,让天子和朝廷诸公相信,这条铁路是当代“郑国渠”。

    战国时,秦国盘踞关中国力蒸蒸日上,韩国为了削弱秦国国力,使出“疲秦之计”,派治水能手郑国入秦,说动秦王,在关中修建一条长约三百余里的水渠。

    这条水渠要引泾水东注洛水,修成之后可灌溉数万顷良田。

    韩国希望秦国国力被这条水渠拖住,无法对韩国用兵,而秦国却真的动工开挖这条水渠,在修渠过程中,郑国的身份暴露,却再次说服了秦王,使得秦国最终完成了这项水利工程。

    这条水渠,以郑国为名,是为“郑国渠”,非但没有削弱秦国,反倒让关中之地成为沃野,极大增强了秦国国力。

    而如今,许绍和郝吴伯,成功说服天子和朝堂诸公,让朝廷认为光黄铁路将是当代“郑国渠”。

    这条光黄铁路,是沿着现有的光黄步道建设,虽然困难重重,但经过前期数年的认真勘察,没有无法克服的“技术难关”,但建成后需要饲养大量的驮马,以保证铁路顺利运转。

    眼下,修建题录最大的问题就是耗铁量之大闻所未闻,如果没有大冶监撑着,根本就无法动工,更别说完工,所以许绍反复交代好友,大冶监千万不能出纰漏。

    李渊翻了翻资料,只觉得肩上责任越来越重,当然,这是他就任前便知道的事情,所以如今干劲十足。

    如今在山南东道地区,鄂州是耀眼程度仅次于黄州的正八命州,夏口、武昌、大冶监,都是人口急剧增长的地方,鄂州不光有铁路运输,还有长江航运,这都让鄂州收上来的商税呈现“爆发式”增长。

    能到这样的正八命州做刺史,可是刷政绩、名声的绝佳机会,而唐国公李渊之所以能获此机会,当然和他的一番运作有关。

    首先,李渊祖父李虎,为当年西魏八柱国之一,天子要收拢人心,提携李渊是不错的办法,加上李渊表现确实不错,所以他才有机会成为人选之一。

    其次,许绍为李渊在某人面前疏通了关系,这才是最重要的一点。

    这一番运作,都是李渊靠着自己的“人脉”(许绍)来进行,根本就没有借助家族的力量,所以事成之后,李渊在族亲面前,腰都直了许多。

    对于李渊来说,这是新的开始,他要让大家都看看,“唐国公李渊”不是酒囊饭袋!

    此次他带着家人上任,正好和返回江州的许绍同行,而黄州总管长史郝吴伯,已经提前赶回黄州西阳,因为如今黄州总管一职,即将出现变动。

    去年年底,官军收复邺城,伪朝廷穷途末路,虽然如今官军尚在河北、河东清剿尉迟氏余党,但在河南,官军已收复青齐之地。

    黄河以南、淮水以北的广大地区,需要重臣留守以恢复民生、稳定局势,所以天子下诏,以宗室藩王宇文温坐镇河南。

    先前的西阳(郡)王,如今进位国王爵,故而坐镇河南的这位宗室藩王,应该称为“豳王温”。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