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八十五章 血与火

    残阳似血,河南公主宇文氏,坐在窗前对镜梳妆打扮,价值不菲的琉璃镜,将岁月留在她脸上的痕迹照得一清二楚,当年的小女郎,如今已韶华不再。

    看着镜子里,自己脸上那一道道隐约可见的皱纹,河南公主放下梳子,听着外面传来的喧嚣声,有些走神。

    她是明帝宇文毓的女儿,母亲独孤氏,和杨逆(杨坚)之妻独孤氏、唐国公太夫人独孤氏为同父姊妹,父亲是八柱国之一的独孤信。

    长安权贵之间大多有绕来绕去的亲戚关系,河南公主若是和满朝文武攀亲戚,可以攀出许多亲人来。

    而出身皇室的河南公主,长大后嫁给了远房表兄尉迟敬,是宇文氏和尉迟氏两家联姻的典范,当然,后来两家又有一对男女喜结连理,那就是如今的西阳王宇文温和王妃尉迟炽繁。

    然而河南公主的这段婚姻,却有复杂背景。

    尉迟敬之父尉迟纲,为太祖宇文泰的外甥,是河南公主父亲宇文毓的表兄,和执政的晋王宇文护也是表兄弟。

    如此的大家庭里,河南公主本该过着幸福的生活,然而实际上并不是这样。

    她的外祖父独孤信,被堂伯宇文护逼死了,独孤家随后被流放蜀地,历经磨难;她的母亲因为难产死了,没过多久,父亲宇文毓被宇文护毒死了,而尉迟纲作为宇文护的党羽,即便不是主谋也是帮凶。

    河南公主宇文氏,嫁给了远房表兄尉迟敬,那时的她心中百味杂陈,不知该哭还是笑。

    亲人变成仇人,仇人又变成亲人,河南公主和夫君尉迟敬,过着相敬如宾的美满日子,她以为自己可以和夫君一起平平安安白头到老,结果却只是一厢情愿。

    时局动荡,作为宇文氏和尉迟氏联姻的结果,河南公主和尉迟敬这对夫妇,同样无法置身事外,当尉迟氏和宇文氏决裂成为事实,河南公主不知该如何面对尉迟敬,而尉迟敬也不知该如何面对夫人。

    所以河南公主有时会想,出生在富贵之家,真的就那么好么?

    当年,她的姑母们,嫁给了许多权贵子弟,然而时局却让这一桩桩本来甜蜜的婚姻变得苦涩。

    她的姑母之一顺阳公主,嫁给了故随国公杨忠之子杨瓒,待得杨坚篡位,这对夫妇就多灾多难起来;

    她还有几个姑母,分别是李家、于家、韦家等权贵的媳妇,却在大象二年之际,不得不面对残酷的事实:她们的夫家,和娘家人翻脸了。

    如今,这命运又落到河南公主的身上,让她两难之际,只叹造化弄人。

    现在,宇文氏的军队兵临邺城外,和尉迟氏的军队展开决战,无论谁胜谁负,对于河南公主来说,都高兴不起来。

    但她更希望两家势均力敌,到时候各自过各自的日子,确实是不错的结果。

    然而这不可能。

    从外面传来的喧嚣声越大,越来越清晰,似乎有许多人在欢呼,在庆祝胜利,河南公主站起来,走出房间来到院子里,看着漫天晚霞,又看看南面。

    看着南面的火光冲天。

    邺南城头,那些高耸的门楼、箭楼着火了。

    院子里的侍女和仆人们,见着如此情景,不由得面色发白,因为他们猜到一个可能,一个可怕的可能。

    所有人都不敢说话,而河南公主却很淡定,看着那冲天火光,不发一言,随后转身回房。

    脚步声起,夹杂着甲叶撞击的声音,一名浑身是血的武将带着随从冲入府里,直接转入后院,他见着房内安坐的河南公主,不由得快步上前:

    “玉娘!你怎么还在这里!”

    河南公主看着铠甲上满是血渍的尉迟敬,笑了笑,上前握着对方的手:‘妾在此等夫君。”

    “孩子呢?都安顿好了?”

    “安顿好了。”

    “那你快走啊!!到尼寺去,你是河南公主,他们。。。咳咳咳!”

    尉迟敬咳嗽起来,吐出些许鲜血,直到这时,河南公主才发现夫君身后插着几只箭,鲜血从伤口里渗出,在其身后留下点点血迹。

    事已至此,河南公主看到了大战的结果,却没有丝毫喜悦之情,她仔细的看着尉迟敬,似乎要将对方的样貌记在心里。

    身负重伤的尉迟敬,拼着一口气从战场上突围,回到府邸看看夫人到底有没有如约带着儿子藏起来,结果儿子是藏起来了,但对方却没有走。

    此时,尉迟敬同样定定看着河南公主,同样是要将夫人的样子牢牢记在心里,他已经快不行了,唯一的念头,就是确定妻子安然无恙,然而。。。

    尉迟敬一把抱住夫人,喊起来:“玉娘!你这是何苦啊!”

    嘴角溢出鲜血的河南公主,笑着偎依在夫君怀中,想开口,血如泉涌,穿肠毒药的效力很猛,她再说不出话来。

    河南公主事前和夫君约定,一旦宇文氏的军队入城,她就要和儿子一起藏起来,而现在她食言了,留在这里,等着尉迟敬回来,见最后一面。

    当年,周国取代魏国,她的姑母宇文氏(宇文泰长女),作为废帝的皇后,选择了殉情,服毒身亡,年经轻轻便香消玉殒。

    现在,轮到她了。

    肺部剧痛无比的尉迟敬吐着血,抱着同样吐血的夫人,强忍泪水呢喃着:“玉娘,玉娘!若有来世,我们还是夫妻,好么?”

    “嗯。。”

    用力最后的力气说出这个字后,河南公主再无动静,尉迟敬抱着夫人,强忍泪水没有哭出来,一动不动,两人的鲜血交汇一处。

    尉迟敬除了牵挂已经被忠仆带到别处躲藏的儿子,不再有牵挂,为了家族,他已经尽力了,奈何,奈何兵败如山倒。。。

    想到这里,他忽然觉得解脱了,开口说道:“放火吧。。。”

    “是。。是。。。”房门外候着的管家,见着此情此景,泪水盈眶的答应,然后将房门关上,示意仆人搬来早已准备好的易燃之物,堆在门外。

    府邸外呼喊声越来越大,那是入城的宇文氏军队,在城内高声呼喊着“投降不杀”。

    火光起,映照着房内地面的鲜血,尉迟敬只觉得意识在慢慢消散,低头看着怀中的河南公主,又想起了新婚那晚,便用残留的力气呢喃着:

    “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

    蜀王府,沿着街道冲来的军队正要入府,却被冲天大火所阻,整个蜀王府已经化为火海,他们即便想救火也救不了,只能愣在王府外手足无措。

    王府后院,十余名忠心耿耿的老仆,为大火包围却纹丝不动,扔下火把之后,逐一挥刀自刎,他们面前,是开始燃烧的阁楼。

    阁楼内热气升腾,蜀太上妃王氏坐在榻上,抱着不断抽搐的孙子,一手捂着对方的嘴,虽然她脸上带着笑容,却留下滚滚热泪,小孙子“呜呜”想喊“肚子痛”,王氏却丝毫不为所动。

    一旁,身着素白的蜀太妃崔氏,紧紧握着儿子的手,眼泪滑落面颊,却没有哭出声,丝毫没有阻止的意思。

    待得儿子渐渐没了动静,她看着王氏擦拭儿子嘴角的血迹,认真看着儿子的样貌,恋恋不舍的反复抚摸儿子面颊,随后凄然一笑,从身边案上拿起一碗毒药。

    毒药总共有三碗,一碗已经给儿子喝了,接下来,到她了。

    “母亲,媳妇先走一步。”

    言毕,崔氏将断肠毒药一饮而尽。

    不久前,败退回来的侍卫,给王府带来了噩耗:大军兵败,敌军顺势攻入邺城。得知这一噩耗的崔氏,随后下定了决心。

    与其匍匐在胜利者面前,沦为卑贱的奴婢,为了讨好主人,不惜承欢胯下,她还不如带着儿子,追随亡夫尉迟惇而去。

    腹部一阵绞痛,崔氏疼得身子一颤差点喊出来,但还是忍住了,抱着儿子渐渐冰冷的身体,再也没有松手。

    王氏缓缓起身,看着阁楼外越来越旺的大火,感受着从窗口扑来的热浪,拿起最后一碗毒药,坐在已经断气的母子俩身边。

    她已经尽力了,儿子们、侄子们也已经尽力了,但事已至此,无力回天,小孙子活着难逃一死,甚至死前还要遭受折磨,所以,她宁愿自己动手,带着媳妇、孙子一起走。

    想起亡夫尉迟迥,王氏笑了笑,将毒酒一饮而尽,随后淡淡的说道:“点火吧。”

    一直侍立旁边的老妪,应了一声,然后拿起燃烧的蜡烛,静静看着自己陪伴了数十年的女郎断气。

    玉碗落地,碎成数片,为鲜血染红,又被房内燃起的火光映亮。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