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八十四章 风卷残云(续)

    突火营,是宇文明直领的特殊军队,这支军队和西阳王麾下“特别军械队”类似,所使用的兵器均为特制火药兵器,在关键时候参战。

    突火营用的兵器名为“突火枪”,此兵器之所以会出现,实际上是工匠们从一次意外中获得灵感:

    安陆军器监的工匠,用竹筒量取火药时,不慎让火星落入竹筒之中,随后发现火药在这种状态下被点燃后有“突火”效果,于是加以改进,才有了新兵器“突火管”。

    将这种“突火管”装在木杆枪前端,就是“突火枪”。

    最初的突火枪,竹管里除了火药还掺入砂石,但随着突火枪在实战之中不断完善,改进版的突火枪使用了铅丸。

    竹管里放砂石,喷射出去后只是把当面敌兵打成“麻子”,若无法伤到眼睛,对方依旧有战斗力,而若是竹管里放几粒小铅丸,近距离时能够破甲。

    改进版的突火枪,射程能有四十余步,在这个距离上,能够对着甲的敌人造成有效伤害,而集中使用突火枪射击敌人,可以给予当面之敌以不小的杀伤。

    这是突火营引以为傲的兵器,虽然比不上西阳王“特别兵器队”所用“喷进炮”那惊人的威力,但用来近距离杀伤敌兵,效果也不错。

    然而没想到的是,今日突击己方左军的敌骑,竟然使用了类似的兵器。

    看来在火药兵器下功夫的人,还有很多。

    号角声起,突火营士兵向着本阵左侧移动,很快就列队完毕,每人右手握着突火枪,左手拿着一支点燃的香,排成五排,每排一百人。

    前方,是突入己方左军后势不可挡、径直向着中军本阵冲来的敌骑,数量不少,气势惊人。

    突火营士兵静静地看着这些敌骑向自己冲来,头排士兵单膝跪地,第二排士兵弯腰,第三排至第五排士兵站着,每一排士兵都将突火枪平端。

    右手握着枪杆,用右臂腋下夹着枪杆后端,使得大竹筒对着前方来犯之敌。

    虽然人人左手拿着香,虽然敌骑越来越近,但没有人擅自点火,而是在等号令。

    一如弓箭手未得号令就不能轻易放箭那般,突火营的士兵在未得号令时,决不许擅自点火,即便敌人已经冲到面前也不行。

    而现在,突击本阵的敌骑距离突火营士兵不到五十步,距离在快速缩短。

    “点火!”

    随着一声令下,突火营士兵用香点燃火捻,然后双手持枪,对着已经突入二十步距离的敌骑。

    噼里啪啦的声音响起,大量突火枪喷发出火光和浓烟,宛若风卷残云般打得近在咫尺的敌骑人仰马翻,前三排士兵释放完毕后握着枪下蹲,然后是第四、第五排的士兵对准前方进行第二轮发射。

    火光骤现之际,硝烟中陆续冲出十余骑,人和马俱是鲜血直流,径直撞了过来,被铅丸击中时鲜血四溅,却带着巨大的惯性撞入队伍之中。

    发射完毕的突火枪可作为短矛使用,然而撞来的敌骑连人带马数百斤,即便被突火枪扎入身体,巨大的冲力依旧撞得数人飞起。

    人、马哀鸣之中,突火营的队列被冲得七零八落,当面冲来的敌骑也损失殆尽,其后数十步外,又有上百骑呼啸而来。

    尉迟勤麾下骑兵此时已伤亡惨重,最强力的冲击,就在刚才被敌兵打断,对方手中也有突火兵器,尉迟勤对此倒不会有太多惊奇。

    虽然机会渺茫,但他依旧率领最后的精锐,向着宇文军本阵发动决死冲锋。

    他看得明白,“宇文”大旗就在眼前,关键时刻,即便伤亡惨重甚至全军覆没,无论如何都要奋力一搏。

    家族危在旦夕,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尉迟勤不打算投降,因为不想跪地求饶。

    他最初并不赞成堂弟尉迟惇的所作所为,但事到如今,尉迟氏和宇文氏已是不死不休。

    谁对谁错都无所谓,只要尽力,就不会后悔!

    如潮的呼喊声响起,大量长矛兵出现在前方,尉迟勤握紧手中马槊,和随他冲阵的将士们高声呼喊着,一头撞入敌阵之中。

    。。。。。。

    “装填完毕,可以发。。。”

    装填员声嘶力竭的呼喊着,随后中箭倒地,只剩下最后一箱发射药的喷进炮五号发射阵地,当面扑来之敌人距离马车不到二十步远,护盾后的操作员赵千钟奋力摇着摇柄,将喷进炮对准近在咫尺的敌人。

    己方中军前阵被疯狂的敌军打崩,以至于本来身处后方的喷进炮发射阵地变成前线,操作喷进炮的特别军械队队员,面对危险没有后撤,而是选择迎战。

    各发射阵地近距离发射的对空喷进炮,直接将当面敌群点燃,对方由刀牌手持盾组成的盾墙,在烈焰之中瓦解。

    如此威力巨大的兵器,又是装在马车上,看上去十分显眼,于是成了众矢之的,五号发射阵地的小队,如今伤亡惨重,全员十六人,已经阵亡十五人。

    只剩下操作员赵千钟一个,而溃散的己方士兵已经顾不上保护他了。

    出身贫苦的赵千钟,未能如父母所愿那样给家里带来“千钟粟”,但他成了光荣的“特别军械队”队员,如今身处险境之中,不怕死,只有愤怒。

    宛若手足的同袍们都已经战死了,赵千钟要报仇,如今唯一的念头,就是要将同袍以生命为代价装填完毕的弹药发射出去。

    透过护盾上的瞄准口,赵千钟看见前方敌群之中疾驰而来的骑兵,距离自己不到四十步,当先一将弯弓搭箭,对准了他。

    右手奋力摇着摇柄,还差一点点就能瞄准,赵千钟看着那敌将,只觉得时间过得好慢。

    对方的射术如果了得,射出的箭可以穿过瞄准窗,命中他的面门。

    而距离喷进炮发射,也就差那么一点点时间。

    老子才不怕死!

    赵千钟心中呐喊着,而弯弓瞄准他的人是卢国公尉迟靖,此时同样在心中呐喊着。

    家族危在旦夕,作为中军后阵主将的尉迟靖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如果可以用他的死换来家族平安,那么即便是葬身火海,他也不在乎。

    忠心耿耿的部曲,为了破阵已经伤亡殆尽,尉迟靖顾不得哀伤,率领麾下最后一支骑兵压阵冲锋,他要在敌人左右两军回过神之前,突入敌军本阵。

    即便因此伤亡惨重也无所谓,只要能为随后而来的堂叔尉迟佑耆开路,尉迟靖不怕为了家族而战死。

    宇文军的这种兵器威力巨大,所以尉迟靖绝不会让其发射,那马车上盾牌后面的敌军士兵,应该就是这兵器的操作者,所以只要一箭将其射死就行了!

    电光火石之间,尉迟靖松开弓弦,羽箭宛若流星,穿过那面盾牌上小小口子,直接射中其后士兵的面门。

    还未来得及松一口气,尉迟靖见着前方马车上木箱忽然迸发出大量火光和浓烟,随后一道道火光呼啸着向着自己飞来。

    火光绽放,烈焰焚身,尉迟靖及奋勇冲锋的骑兵们为大火包裹,火光之中,他仿佛看见了早已去世的父亲尉迟运,还有一张张熟悉而又开始模糊的面孔。

    大家还好么我来了!

    那一瞬间,尉迟靖只觉得自己解脱了,扔下弓,张开双臂,迎向亲人们。

    尉迟靖所部骑兵,身影消失在火海之中,几乎是紧随而至的尉迟佑耆,来不及悲伤,率领骑兵绕过火场,继续向前突进。

    敌军本阵就在面前,这就是他的机会。

    堂兄尉迟勤从西面突入敌军本阵,如今对方中军大旗尚在,看来尉迟勤进展受挫,尉迟佑耆觉得有对方牵制敌人兵力,那么自己再加一把力,应该就够了。

    前方,是敌军临时组成的长矛阵,而己方冲锋的步卒,毫不犹疑扑了上去,尉迟佑耆快马加鞭,要率军强行冲阵。

    就在这时,敌军本阵响起呼啸声,尉迟佑耆看着一道道火光从地面飞上天空,随后在半空绽放出绚烂的火花。

    火光映亮了尉迟佑耆的脸,也映亮了贺若弼的脸。

    身处战场之外的贺若弼,奉命率领所部兵马于本阵后数里驻扎,此时终于等来了命令。

    他翻身上马亲自吹响号角,率领骑兵向北前进。

    贺若弼看看西面,只见残阳似血,敌我双方的大战已经打了快要一天,现在,该他表现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