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七十九章 邺城之战

    上午,北风中,邺城南郊旷野里,无边无际的军阵,分成南北两阵正在对峙,军阵之间距离正在慢慢接近,北面大军阵型巍然不动,正在移动的是南面大军的军阵。

    长安朝廷的讨逆大军,如今兵临邺城,位于战场南面,主帅宇文明,统帅七行军总管,兵力近十万,誓要一举击溃敌军,收复邺城,平定河北。

    战场北面,背靠邺南城布阵的是邺城朝廷军队,兵力同样接近十万,主帅尉迟佑耆,副帅尉迟敬、尉迟安,率领邺城驻军及各地“勤王兵马”,要和来犯之敌决一死战。

    这是尉迟氏守卫邺城的最后一支大军,身后便是邺城,退无可退。

    尉迟佑耆看着眼前无边无际的敌军大阵,只觉热血沸腾,如今是家族的最危急关头,侄儿年幼,他这个做叔叔的,无论如何也要力挽狂澜。

    似乎又回到了十年前,那年,同样是长安朝廷派出的大军兵临邺城南郊,年轻的尉迟佑耆,随着父亲尉迟迥出战,在邺城南郊摆下大阵,和敌军对攻。

    那一战,尉迟氏同样退无可退,一旦战败,就是玉石俱焚,所以战况十分激烈,攻防数次易手。

    身处庞大军阵之中的尉迟佑耆,只知看着中军旗号行事,对于年轻的他来说,懵懵懂懂之间,己方就大获全胜了,事后才知道,竟然有一番惊险的逆转。

    决战时,邺城百姓扶老携幼出城观战,战场边缘人山人海,宛若赶集一般热闹非凡,结果战场上战况不利的敌军,分兵攻击这些围观百姓,使其溃散惊逃。

    忽如其来的干扰,致使己方将士以为后军崩溃,军心随即动摇,所幸主帅尉迟迥应对得当,提前布置了奇兵,对趁机掩杀而来的敌军实行反击,由此奠定胜局。

    往事已矣,十年后,成为主帅的尉迟佑耆,汲取了当年一战的经验教训,所以此次决战,严禁城中百姓出城围观。

    与此同时,在城中实行戒严,无论官民都不得随意上街,而走在街上者,若聚集在一起的人超过三人,以意图不轨论处,格杀勿论。

    邺城外城门大部分从内堵死,余下几门都有可靠将领把守,这些城门都严禁官民通行,有试图冲击城门者,格杀勿论。

    尉迟佑耆之所以如此安排,是为了防止有人做敌军内应,趁着官军主力在城外作战时于城内发动叛乱,夺门引敌军入城。

    而他之所以选择出城迎战,是因为别无选择。

    河北虽然地域辽阔,但对于如今的邺城朝廷来说,各地豪强实在靠不住,各地州郡官员对于尉迟氏的忠诚度高不到哪里去,靠这些人勤王,基本没指望。

    若尉迟氏击退来犯之敌,大家都会蜂拥而来,甘当马前卒,若尉迟氏战败,这些人会立刻投向宇文氏,甘当清剿尉迟氏的马前卒。

    所以,若据守邺城以坚固的城防对抗敌军围攻,然后等待各地援军抵达邺城勤王,这样的战法没指望,因为能来勤王的军队都来了,还没来的军队,大概是在观望。

    尉迟佑耆权衡利弊,和众将商议之后,决定出城迎战。

    邺城是尉迟氏经营多年的城池,也是追随者聚集最多的地方,如今好不容易集结了将近十万军队,若即便奋力一搏也打不败敌人,那么据守一座孤城又有何意义

    想到这里,尉迟佑耆面露坚毅之色,他临战前,到王陵祭拜先父,希望先父在天之灵能够保佑家族,而现在,他就只能寄希望于全军将士能奋力杀敌,保得邺城周全。

    此时,他并不是一个人支撑着家族,城内有崔子枢、房恭懿等人坐镇,以防有变,城外大阵,除了尉迟佑耆之外,他的堂兄尉迟安、尉迟敬亦在阵中,分别指挥左军、右军。

    尉迟佑耆坐镇中军,要拼尽全力,将敌人击退,打赢这场决战。

    只要能打败来犯之敌,局势就有翻转的可能,如果打不赢,万事皆休。

    想到这里,尉迟佑耆看看天空,今日多云、无雪、有风,真是一个打仗的好日子,听得前方号角声如潮响起,低头平视,却见敌军大阵已经逼近。

    己方大阵之中随即响起号角声,此起彼伏,连接成片,尉迟佑耆下令擂响战鼓。

    战斗一触即发,早已架设的大弩上弦完毕,随着一声令下,依次向南面敌阵发射宛若长矛的巨箭,与此同时,左右翼游骑出动,开始拦截对方出动的骑兵。

    阵前堆起了一堆堆干马粪,许多士兵手持火把将这些粪堆点燃,带着臭味的浓烟很快从粪堆里冒出,被北风带着,向下风向的敌阵飘去。

    战场上浓烟弥漫,双方大阵距离越来越近,游骑间相互追逐厮杀,弓箭手开始前出对射,各自又有搭载轰天雷的自爆马车蠢蠢欲动,随后为对方骑兵压制。

    军阵间距离越来越近,长矛如林,弓箭手回撤,游骑往两翼散去,片刻之后,宛若惊雷的爆炸声此起彼伏响起,双方前列的士兵投掷出轰天雷,随后南北两阵接触,如潮的喊声迸发,响彻天际。

    战线前列的刀盾兵,手持盾牌组成盾墙,拼命抵着对面同样推进的盾墙,双方盾牌相抵,背后是身材魁梧的士兵不断向前投掷轰天雷。

    火光之中,硝烟弥漫,血腥味四散,顶在一起的盾墙陆续出现破口,盾墙后手持长矛的士兵随即和敌军长矛兵对捅,又有悍不畏死的精卒,挥舞着五花八门的兵器,要从破口冲进敌阵。

    绵延十余里的战线,化作血肉磨盘,吞噬着无数生命,大战伊始,交战双方势均力敌,战况胶着,谁胜谁负,还未可知。

    战场南侧,宇文军本阵,一处小土丘上,主帅宇文明正手持千里镜观察战局,就在这时,位于一旁瞭望车上的瞭望手放下千里镜,按着纸皮大喇叭向地面高声大呼:

    “西侧数里外树林,有大量林中鸟飞起!”

    树林里若忽然有大量鸟儿飞起,那就意味着有许多人入了树林,所以,西面数里外的树林,有敌人。

    众将对此倒不觉得意外,战前军议时,大家根据周边地形判断,敌军可能会派兵迂回至西面那一大片树林潜伏,伺机突袭己方侧翼。

    此次作战,经过数次军议,众将对于所有能想到的可能,都已想到了,可谓面面俱到。

    既然他们是由南向北攻,那就意味着在这北风呼啸的时节,处于邺城的下风向,为了防止风沙迷眼,宇文明甚至给许多将士配发了玻璃风镜。

    此时,即便得知西面可能有敌人迂回的兵马,他也不动声色,继续观察北面战场,因为己方在战前就做出了相应布置,所以现在只需要关注主战场即可。

    时值正午,北风风势减弱,天空云朵出现间隙,阳光透下,宛若一个个光柱从天而降。

    正在用千里镜观察敌情的宇文明,忽然目光一凝,而几名同样手持千里镜,观察北面主战场战况的将领也定住了,因为他们都发现了敌军那边出现异状。

    没多久,凄厉的呼啸声,在己方中军本阵响起。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