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七十六章 嘱咐

    北风凛冽、大雪纷飞,渭水北岸,帝陵内一片白雪皑皑,守陵的士兵、民户此时大多在房内躲避风雪,陵区几乎没有人影,所以一队十余骑的队伍显得分外显眼。

    冒着风雪入陵区的郑元,在吏员的带领下,来到一处小院,走进房间,见到了一个头发花白的男子他的父亲郑译。

    郑译如今不过五十出头,却比守陵前苍老、消瘦了许多,头发花白,面色灰暗,背也有一些佝偻,那是长期弯腰扫地造成的结果。

    吏员告退,郑元赶紧搀着父亲坐下,又将火盆往坐榻靠了靠,他看着寒酸的室内陈设,又看看迅速苍老的父亲,心中颇为悲凉:

    “父亲!要不请名医来看看”

    郑译刚想说话,却伸手捂嘴咳嗽了几下,接过儿子递来的汤水喝了几口,随后摆了摆手:“不了,既然已经抓了药,这病治不治得好都看天意罢。”

    “父亲!事情还未到那地步啊!天子又没说什么,也没人鼓动什么,父亲何必。。。。”

    郑元说到这里有些哽咽,郑译拍了拍儿子的肩膀,叹道:“若真到那时候,就晚了。”

    “为父若真的熬不过去,先走一步,那就是天意如此,而你们兄弟倒也能因此安然无恙,懂么”

    “为父在此守陵而死,天子就不会再记恨什么,日后朝廷里也不再有谁能以此为借口,为难你们。。。咳咳咳。。。”

    郑译剧烈咳嗽起来,郑元赶紧搀着父亲,示意仆人赶紧熬药。

    十年前,天元皇帝忽然去世,郑译作为其心腹,与另一名心腹刘矫诏,让外戚、随国公杨坚辅政,把持大权,将宗室排挤在外。

    奉诏从封地回京的赵王宇文招,见着形势不对,便与其他宗室藩王密谋,试图挽回局面,为此,不惜铤而走险,试图趁杨坚到访王府之际动手。

    但宇文招始终没能下决心动手,杨坚察觉到不对赶紧离开,结果出了王府之后忽招闻讯领兵入宫,试图将幼帝从太后杨丽华手中夺过来,结果杨坚是诈死,宇文招在宫里遇伏身亡,而宗室们惨遭屠戮,血流成河。

    赵王宇文招的死,可以说郑译有莫大的关系,即便不是主谋,也是帮凶,虽然后来郑译“反正”,迎接周军攻入长安,但他知道,自己身上这个污点是永远也洗不掉的。

    当今天子,是宇文招的儿子,天子追封宇文招为“孝昭皇帝”,移葬帝陵,而这位总有一天又会想起杀父仇人来。

    杀父之仇,哪里是说忘就忘的

    更别说若是郑译、刘当时没有和杨坚勾结,周国哪里会变得动荡不安,不要说天子,就是许多人都对此都耿耿于怀,郑译若不是得某位老友护着,怕是早就倒霉了。

    即便后来郑译向天子请罪,对方表示既往不咎;即便郑译主动要求到帝陵为宇文招守墓,过着宛若出家一般的苦日子,但他知道自己终有一天,会因为这个事情而倒霉。

    到时候不仅自己倒霉,还会连累儿子,只要天子在位,他的儿子们的前途就会受影响。

    虽然天子实际上没有什么实权,但不代表对方奈何不了他,更别说天子如今就在长安,每次来帝陵祭拜先帝时都是泪流满面,让郑译见了心惊肉跳。

    只要天子稍微情绪失控,他就完了,连带着他几个儿子都要倒霉。

    所以守陵的郑译这数月来可以说是惶恐度日,加上住宿条件不是很好,身体很快就垮了,如今咳嗽不止,却不敢让名医诊断,只是随便找了个医生来把把脉,开了方子熬些药喝。

    郑译想得很明白,即便天子日后换了人坐,他恐怕也熬不到那个时候,所以,若真的此次熬不过去,死了倒也不错,免得耽误儿子们的前程。

    他的罪过,已经用“守陵而死”偿还,天子总该彻底消气了。

    郑元及弟弟们对父亲的想法心知肚明,虽然心中悲痛,却不敢表现太明显,郑元因为另有任用,就要离开长安,他担心自己这一去,回来时就再也见不到父亲,故而赶来帝陵向父亲辞行。

    没有人愿意死,郑译若有得选,他也不愿意生病不请名医治病,奈何不如此,就会连累儿孙。

    他觉得此次无论熬不熬得过,都是天意,所以没什么好抱怨的。

    见着儿子那眼眶发红的模样,郑译心中颇为安慰,但该交代的事情还是得交代,他若是有个三长两短,儿子就要继承家业,拉扯着几个弟弟,所以该知道的事情就得知道。

    郑译絮絮叨叨说了许多话,交代了家中诸多事务,见着房内只有他父子二人,也没有人偷听,他一把抓住儿子的手,郑重交代:

    “你此去亳州,在西阳王帐前听用,一定要用心,明白么”

    郑元点点头:“孩儿明白了。”

    “不,你还是不明白,西阳王可是。。。。也罢,千言万语,为父一下子说不清楚。”

    郑译咳嗽几声,低声说道:“西阳王的心思,不是你能够揣测的,到了亳州,用心办事,把事情办好了,西阳王一样会重用你!”

    “孩儿明白了。”

    郑译看着儿子,想再说些什么,却还是没说出来。

    西阳王宇文温,和他的交情匪浅,这十年来,郑译对宇文温由西阳郡公变成西阳王的历程颇有感触,大象二年初,宇文温向他行贿的场景,依旧历历在目。

    郑译和宇文温之间有“利益输送”,郑译经常收受贿赂替人办事,收过很多人的贿赂,可以说,当年的宇文温,是他的“尊贵客户”,会来事,送的礼物花样繁多又值钱。

    而现在,更不一样了,西阳王已不是当年的那个闲散宗室,羽翼渐丰。

    郑译想告诉儿子如何与西阳王打交道,想告诉儿子如何投西阳王之所好,但他知道儿子和自己不一样,所以说了没有多少用。

    搞不好还会闹出画蛇添足的笑话来。

    思来想去,郑译让儿子附耳过来,然后低声嘱咐:

    “记着,无论如何,你都不要与西阳王为敌!”

    郑元闻言点点头,郑译没再就这个问题说下去,反正该嘱咐的他已经嘱咐了,自己若是真熬不过去,儿孙自有儿孙福。

    草药熬好,郑元亲自服侍父亲喝药,父子俩又说了一会儿话,郑元辞行。

    见着陪伴自己离开的吏员面有喜色,郑元便问对方何故如此满面春风。

    “郑大夫原来不知道么。。。哎呀,卑职也是刚听到的好消息。”

    “是何好消息呢”

    “先前荥阳敌军不战而降,官军后来渡河北上,如今捷报传来,说已收复武德,所以,接下来官军就要进军邺城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