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七十五章 尊贵客户

    暖阁内,香炉散发着热气和香气,炉里所烧是来自海外的香药——檀香,芬芳气味,让人闻了心旷神怡,天子宇文乾铿此时坐在香炉不远处,向姊姊千金公主了解日兴昌柜坊的盈利内幕。

    宇文乾铿不太清楚日兴昌柜坊如何实现盈利,但他得知西阳王想要在河南各地放青苗贷后,实际上心中有个忧虑:莫非日兴昌柜坊实力雄厚、富可敌国,那万一西阳王。。。

    即便宇文乾铿对宇文温很信赖,但一个手握强兵、骁勇善战的宗室藩王,若还坐拥富可敌国的财产,这就意味着对皇权的严重威胁。

    他不敢深想,但心中不安,如今听了千金公主的介绍,才对日兴昌柜坊的盈利方式有个大概了解。

    日兴昌柜坊是西阳王大力扶植的产业,以支付利息为甜头,吸纳民间的闲散钱粮,然后拿来放贷,主要贷给兴办实业或者扩大产业规模的作坊主,因为黄州实业兴盛,所以作坊主基本上能盈利。

    盈利的作坊主,就有能力偿还柜坊贷给他们的本金,同时支付利息,日兴昌收回了本利,就能实现盈利,将利润的一部分兑现给储户或者投资者。

    这是日兴昌柜坊的基本盈利手段,而之前,日兴昌柜坊就试行过青苗贷,效果不错,于是西阳王才有底气在河南推行青苗贷。

    但要在河南放青苗贷,需要巨额本金,日兴昌柜坊没有那么雄厚的财力,于是把目光投向山南荆襄各地大户,许以二分二厘的回报利率,以此吸纳大户或者大小柜坊的资金(钱粮)。

    所以,日兴昌柜坊实际上只是这笔巨额资金的经手人而已。

    听到这里,宇文乾铿心中的不安烟消云散,因为他终于知道日兴昌柜坊本身财力说不上富可敌国,需要吸纳民间闲散钱粮,才能在河南各地放青苗贷。

    日兴昌柜坊的主要“客户”,大多散布在黄州及周边州郡,再远一些的州郡,日兴昌需要靠着当地的柜坊才能实现“融资”。

    所以若没有山南各地近几年涌现出来的大小柜坊,日兴昌根本就无力吸纳这么多的资金,之所以现在能掌握如此巨额资金,实际是“聚腋成裘”的结果。

    宇文乾铿觉得姊姊举的例子很妥当,即日兴昌柜坊只是“掌柜”,将大小东家们交到手上的钱拿去放贷生利,从中赚取一些利润。

    与其说西阳王靠着日兴昌在河南推行青苗贷,不如说是靠着日兴昌筹集山南荆襄各地的闲散钱粮,才能有本金在河南放青苗贷。

    若没有各地大小柜坊帮忙,日兴昌就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中的巧妇,并不是凭空变出财富的聚宝盆。

    但日兴昌柜坊在河南各地发放的青苗贷利息很低,那么要如何弥补低息造成的巨大盈利缺口呢?

    宇文乾铿对这个问题很感兴趣,百思不得其解,于是急于知道答案,而千金公主正好知道答案。

    作为日兴昌柜坊的“尊贵客户”,千金公主手里有一本日兴昌送来的小册子,上面列着日兴昌柜坊最近推出的一系列“理财项目”及详细说明。

    小册子的内容很多,里面的“理财项目”除了青苗贷,还有其他几种。

    日兴昌靠青苗贷肯定收不回本,更别说兑现利润,所以要靠这些“理财项目”来盈利,填补青苗贷的利润缺口。

    譬如从中原贩冰到岭表交广出售。

    宇文乾铿看着这个“理财项目”的说明,内容很详细,只是看了一会,就觉得很有意思。

    在中原,冬天存冰于冰窖、夏天将冰取出来消暑,对于许多人家来说是理所当然的事情,然而对于气候炎热的岭表来说却是奇闻异事。

    因为岭表绝大部分地区的冬天都不会下雪,那就意味着冰在岭表是极其罕见之物,正所谓物以稀为贵,从中原贩冰到岭表交广出售,确实有利可图。

    但前提是走海路贩冰,不然走陆路贩冰绝对会亏。

    日兴昌能想出这种赚钱的“理财项目”,当然是因为官军收复淮北,有了淮口附近的海港,海运才成为可能,西阳王见识了淮口附近聚集的海船规模,才敢规划如此买卖。

    但海运的风险很大,据西阳王说,淮北沿海船民出海前,都要和家人诀别,可见航海的风险之大,即便南下的沿海航线已经很成熟,但海船发生海难的概率不低于三成。

    也就是每三艘海船出海,回来时很可能少一艘。

    所以海运十分危险,需要花费重金才能雇佣海船运冰南下,但即便如此,贩冰到岭表依旧有可观的利润,所以日兴昌承诺给投资者一分五厘的回报。

    因为冬天才有冰,运输必须在春天完成,所以这个“理财项目”的“理财周期”大概是半年,也就是说“投资者”在秋末投本金进去,次年春末就能连本带利兑现。

    这个时间段很合适,因为正好是秋收之后,大户们手里都有了闲暇钱粮,反正放在地窖里除了发霉没别的用处,若是拿出一部分出来“投资”,基本是稳赚的买卖,很划得来。

    所以宇文乾铿在想,姊姊“投资”卖冰,投进去的十万贯本金(多为实物,折成铜钱的价格),到时候收回来时就能有十二万贯(实物折价)。

    因为千金公主是“尊贵客户”,所以日兴昌的卖冰项目,给千金公主的回报是二分。

    至于贩卖海产到建康。。。

    宇文乾铿觉得陈国如今算是友邦,所以日兴昌柜坊往建康卖海产不算通敌、资敌。

    在淮北沿海地区收购渔民捞来的鳆鱼(鲍鱼)等海产,然后大量贩到建康出售,利润很可观,因为对于建康的权贵及富户来说,青、徐沿海的海产,那是上等品。

    所以卖海产这个“理财项目”,千金公主也投进去十万贯(多为实物,此为折成铜钱的价格),明年秋天收回来时就能有十二万贯(实物折价)。

    这些实物若是放在宫里只会积灰尘,拿去投资,稳稳获利,基本上没有风险,因为日兴昌承诺期限一到,必定连本带利兑现。

    虽然比不上放高利贷那种四分利、五分利甚至翻番的暴利,但这样的获利方式对得起良心。

    想到这里,宇文乾铿有些愤愤:“朕就不明白,那些大户人家不愁吃不愁穿,名下有得是田产,放贷生利不是不行,利息定如此之高作甚?”

    千金公主解释:“陛下,所谓家大业大开销大,再说,谁也不会嫌钱多不是?还有,正如西阳王所说,有的人放高利贷,动机已经不是生利,而是借机侵占借贷人的田产或者妻女。”

    “他们侵占土地,又不缴纳租调,这是在挖朝廷的根基!真是。。。真是拿这些人没办法么?”宇文乾铿越说越生气,却又无奈,因为姊姊说了,权贵们放高利贷是很普遍的现象。

    就连当年的赵王府也放高利贷。

    刚听到这一“惊天内幕”时,宇文乾铿哑然,他没想到和蔼的先帝竟然会做这种事,当年他年纪小,在赵王府里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哪里知道那些大人才懂的事情。

    不过千金公主随后补充,说若那些借贷的农户实在还不起,先帝不会为难对方,甚至时不时当众烧掉一些借契,安定人心。

    姊弟俩口中所说“先帝”,当然指的是宇文招,宇文乾铿既然成了天子,自然要将父亲宇文招追封为帝。

    从姊姊口中得知父亲当年对百姓是如此的宽厚,宇文乾铿颇为自豪,因为他的父亲和那些放高利贷的权贵们不一样,有良心。

    合上小册子,宇文乾铿拿定主意,他决定让西阳王在河南放开手脚大干一场,用低息的青苗贷,和那些放高利贷的各地豪强、大户斗一斗。

    斗赢了,获利的不光是日兴昌柜坊还有其身后的投资者们,朝廷同样可以获利,而且获利更多,因为大量的农户免遭高利贷祸害,他们的田产保住了,能够向朝廷缴纳租调。

    若斗输了。。。宇文乾铿不认为西阳王会输,他对此有信心。

    西阳王要推行的事情,是利国利民的好事,宇文乾铿当然要支持,这次可是他自己拿主意,不受任何大臣的影响。

    千金公主见着弟弟拿定主意,暗暗松了口气,此次西阳王要在河南各地推行青苗贷,如此大事并没通过杞王来运作,而是直接求到她这里。

    杞王必然知道这件事的内幕,但直到今日,都没有对此事发表过明确意见,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可以说若此次西阳王能在河南推行青苗贷,并且获得成功的话,朝野内外都会认为这是天子的善政,给河南百姓降下恩泽。

    青苗贷一事若成,有利于增加天子的名望。

    如此一举多得的好事,千金公主肯定要支持,更别说既然宇文温到她这里烧香许愿,那么她这尊佛像就要“显灵”才行。

    当然,千金公主知道轻重,如果宇文温所求真的不合适,她自然会斟酌,而先前对方送来厚厚一沓资料,详细讲述此次在河南如何放贷、如何盈利,明显准备充分,成竹在胸。

    西阳王既然有把握,而且做的确实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大好事,那她就敢受其所托。

    想着想着,千金公主又想到当前局势,官军主力眼见着就要渡河北上,进军邺城,届时剿灭逆贼,天下太平。

    再接下来,万一。。。。

    千金公主不敢继续想下去,因为她不想面对可能会出现的残酷现实,然而一味回避没有用,所以总要想想办法来解决问题。

    她是日兴昌柜坊的“尊贵客户”,是西阳王烧香许愿的那尊“佛像”,但对方又何尝不是她的“尊贵客户”?

    宇文乾铿饶有趣味的看着小册子,千金公主看着弟弟,有些失神。

    西阳王救了天子两次,救了她两次,日后,万一。。。。

    西阳王还能救他们姊弟第三次么?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