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七十四章 原来如此(续)

    长安,皇宫内暖阁,千金公主宇文氏正与故人交谈,当年她作为周国和亲公主嫁给突厥可汗,这位故人曾是送亲队伍一员,担任副使。

    故人姓长孙,名晟,当年送千金公主入突厥后,为突厥可汗所留,滞留草原一段时间后才返回中原。

    长孙晟射术精湛,竟然能一箭双雕,颇得突厥贵族们敬佩,他又特意结交大小贵族,所以对于突厥内部情况很熟悉。

    而因为大象二年的那场变故,长孙晟回到中原后成了隋臣,和当时的突厥可贺敦、周国千金公主宇文氏水火不容。

    如今十年光阴转瞬即逝,在长安皇宫里,千金公主见到了当年的副使长孙晟,恩恩怨怨早已烟消云散,如今说起旧事,说起草原,两人颇为感慨。

    隋国灭亡时,长孙晟未受清算,赋闲在家,如今为人举荐,要作为使臣前往突厥,一探如今草原虚实。

    这对于长孙晟来说并非难事,因为他和许多突厥贵族颇为熟稔,只是历经两年时间,草原上形势已经大变,各大小可汗内讧、混战打的昏天黑地,也不知现在是谁笑到最后。

    所以在启程前,长孙晟来到皇宫,聆听千金公主的训诫,毕竟当年的可贺敦,知道的突厥内情比他多很多。

    千金公主的前任丈夫、叶护可汗,于两年前率军与波斯军队作战时中箭身亡,千金因此流落民间,辗转万里才回到中原。

    如今对外称为太平公主,就是为了防止突厥的新可汗得知消息后,遣使到长安要人。

    她本来可以不接见长孙晟,以免暴露真实身份,但处于多方考虑,千金公主还是主动提出要见见长孙晟,将自己所知的突厥情况和盘托出,以便让即将出使突厥的长孙晟心里有数。

    千金公主希望长孙晟能够继续挑动突厥内乱,使其无暇东顾,因为如今朝廷正对逆贼用兵,打完仗后还需要时间休养生息,所以这个时候最好能稳住动向不明的突厥。

    突厥的内讧发展到什么程度,长安朝廷不得而知,天子就担心穷途末路的尉迟氏勾搭突厥,届时突厥大军入寇陇右,而己方兵力捉襟见肘,难以招架。

    如今长安朝廷的主要军队大部在河南,主力为宗室宇文明、宇文温分别统帅,如今形势一片大好,正等着给尉迟氏最后一击,一旦关中有事,河南兵马根本反应不过来。

    而之前行军元帅梁士彦收复成都,伪益州总管席毗罗兵败身亡,大军于前日凯旋班师长安,之所以如此急着回来,就是因为朝廷担心突厥大军由陇右入寇,所以需要有更多的军队护卫关中。

    然而即便如此,长安驻军也仅能守卫京师,一旦突厥大军入寇,基本无力主动迎击。

    更别说关中官军主力又集中在同州一带,与河东蒲津的尉迟勤大军对峙,一旦突厥入寇,无力西顾,如此关键时刻,朝廷上下自然对草原上的动静颇为关注。

    长孙晟肩负重任,知道自己此去草原责任重大,所以见着千金公主后,场面话没说多少,全都是在问问题。

    边问边记,不知不觉中记满了几本记事簿。

    最后,千金公主拿出十副亲自手绘的舆图,长孙晟接过细细看了一遍,只见这十副舆图将东、西突厥的大概形势画得清清楚楚。

    十副舆图,想来花了千金公主不少精力才得以绘制完成,长孙晟仔细收好舆图,随后躬身行礼:

    “长公主请放心,下官此去草原,定要将敌情探得清清楚楚,无论如何,都要阻止突厥进犯中原!”

    “长孙大夫,突厥之事有劳了,祝愿长孙大夫此去草原,来回一路平安。”

    “多谢长公主,下官告退。”

    长孙晟告退,走出暖殿,在宦官的引领下向宫门走去,走出十余步,回望暖殿,只见千金公主那单薄的身影依旧立于阶上。

    苦命的女人。

    长孙晟如是想,叹了口气,继续向前走,千金公主方才说了那么多话,与其说是为了朝廷,不如说是为了天子,长孙晟觉得这姊弟之情,真是让人唏嘘。

    之前千金公主回到长安,长孙晟听说到一个传言,那就是天子想为太平公主招驸马,但对方不愿意。

    长孙晟那时还不知道太平公主就是当年的千金公主,只道这位长公主眼界高,如今看来,应该是已经绝了想法,一门心思要陪伴天子。

    这对姊弟,在大象二年的变乱之中失去了其他亲人,如今换种说法就是相依为命。

    而据说去年天子逃出邺城时,千金公主为了掩护天子而瘸了一条腿,如此一来,千金公主在天子心中,分量更重了。

    长孙晟听人说过,天子很在意别人对千金公主好不好,谁要能让千金公主高兴,天子就高兴。

    然而正是因为如此,千金公主基本不给别人以讨好的机会,免得有人借讨好她来讨好天子,所以想要讨好长公主是很困难的事情。

    不过长孙晟还听到一些风声,说似乎有一人例外,此人时常往宫里送礼,不但有给天子的礼物,也有给长公主的礼物。

    那一位,何故如此行事呢

    想到这里,长孙晟摇了摇头,这种事和他没关系,想多了烦恼更多,他如今要做的,就是把注意力放在草原。

    他在宦官的带领下来到宫门,正要出宫,却见门外候着大量仆人、马匹和马车,看情形都是在等候入宫的官员们,可如今却不是朝会的时辰。

    带路宦官见长孙晟若有所思的样子,适时解释:“长孙大夫,这是天子在宫中设宴,款待西征归来的将帅们。”

    “原来如此。”

    长孙晟点点头,继续向前走,他现在愈发想要离开长安,到草原去。

    行军元帅、国公梁士彦,率军平定蜀地后,本该留镇益州,却奉旨立刻率领部分兵马班师回长安,此举主要是巩固关中防务,倒也很有必要。

    然而隐隐约约之中,长孙晟觉得其中颇有些蹊跷,感觉长安城内似乎不是那么平静。

    对于长孙晟来说,长安不太平,还是去草原好些,也好避开是非之地,毕竟长孙家今时不同往日,他在接下来的权力斗争里若再站错队,届时未必还有那么好的运气了。

    。。。。。。

    暖阁,结束宴饮的宇文乾铿正和姊姊千金公主说话,而千金公主的女伴波斯胡姬阿涅斯侍立一旁,宇文乾铿为了避免一身酒气让姊姊为难,特地沐浴更衣,换了个香囊才过来。

    香囊里放着的香药,是从岭表番禹送来的,这不是贡赋,因为朝廷已经免了岭表各地今年的赋税,之所以岭表那边还有香药送来,是宗亲西阳王的小小心意。

    此时,宇文乾铿谈起河南战局,心情不错,于是有些促狭的说起西阳王:“西阳王如今坐镇亳州,没能渡河北上进攻邺城,会不会有怨言呢”

    千金公主闻言回答:“西阳王识大体、顾大局,哪里会口出怨言,不过妾以为,西阳王心里不爽快应该是真的。”

    千金公主在弟弟面前自称“妾”,一如寻常女子的自称那样,宇文乾铿习惯了,此时对姊姊的观点表示认同。

    如今朝廷局势一片大好,尉迟氏眼见着就要山穷水尽,宇文乾铿心情当然也好,只是想起西阳王不久之前的奏章,有感而发。

    千金公主又说:“妾以为,西阳王心中不爽快,又不能发作,于是才想起折腾高利贷。”

    “高利贷。。。姊姊,似乎历代文献里不怎么用这个说法”

    “是的陛下,一般都是说借贷、放贷,人总有急着用钱、用粮的时候,所以借贷、放贷很正常,也有许多富户放贷以生利,只是当放贷的利息高过一定程度,就是居心不良了。”

    宇文乾铿从小锦衣玉食,从不过问吃穿用度相关事宜,所以对于借贷、放贷之事不甚明了,见着姊姊说高利贷,便好奇的问:“高利贷,真的如西阳王所说,罪大恶极么”

    “陛下觉得西阳王所说有夸大之处”

    “啊,不是,朕只是觉得奇怪,奇怪高利贷是如何逼得平民家破人亡的”

    “那么,陛下可敢赐妾一物”

    “好啊,姊姊要何物”

    千金公主闻言一笑,让宫女端来一方棋盘,一把算筹,一袋米,一杆称药的小秤,以及些许容器,宇文乾铿见着这物品有些好奇:“姊姊这是”

    “妾想请陛下赐米。”

    “行,姊姊要多少都行!”

    千金公主答道:“陛下,妾想要的米,其数量是放满这棋盘格子的米粒总数,很多的呢。”

    宇文乾铿不以为意:“无妨,区区棋盘,又能放下多少米“

    “既如此,那么妾便说明一下,每一格放的米粒数量有讲究,具体规则如下。。。“

    千金公主仔细的把规则说了一遍,就是第一格放一粒米,第二格放两粒,第三格放四粒,第四格放八粒。。。

    也就是说,新一格放的米粒数,是上一格的数量翻倍,如此放下去,直到所有棋盘格子都放满为止。

    宇文乾铿觉得这要求很简单,他是堂堂天子,哪里会给不出摆满棋盘格子的米,于是一口答应,然后让宦官来放米,放着放着,他的眉头渐渐紧锁。

    首先,是棋盘格子放不下越来越多的米粒,于是用算筹算数,再将数量记在纸上,而一格格“放”下来,他发现这米粒的数量变得越来越大。

    刚到第十四格,怎么就变成八千一百九十二粒米了这得有多重

    宇文乾铿如是想,见着千金公主命宦官称了一百粒米的重量,然后折算成八千一百九十二粒米的重量,所得结果是这些米粒重量大概有一斤。

    继续“放”米,放到第二十格时,已经需要放进去五十二万四千二百八十八粒米,折算成重量,大概有六斗左右,而摆弄算筹的宦官为了算数忙得团团转。

    “放”到第二十五格时,要放的米粒,折算成重量大概是十九斛;“放”到第三十五格时,米粒的重量大概有两万斛。

    “放”到第四十格时,米粒重量大概有六十余万斛;“放”到第四十五格时,米的重量大概接近两千万斛。

    “放”到第五十格时。。。好像全天下的粮食都不够放了。

    宇文乾铿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此时的棋盘,距离“放”满还早着呢。

    “这是。。。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要如此多的米”

    千金公主示意宦官收好东西,拿着那记载着惊人数字的纸,向弟弟解释何为高利贷:“陛下,高利贷的利滚利,就是类似的情况。”

    “借贷的人,觉得自己借的本金不多,利息好像也高不到哪里去,于是就借了,结果这一借,利滚利下来,根本就无力偿还,然而欠债还钱天经地义,那该如何是好”

    宇文乾铿问:“对,那该如何是好”

    “借新债还旧债,越借就欠得越多,利滚利下来,不出一年功夫,一个人欠下的债,子子孙孙都还不完,就像往这棋盘格子里放米一般。”

    千金公主用宇文温在信里教她的方法,演示了一遍给天子看,借着这浅显易懂的演示,让弟弟体会一下高利贷的“利滚利”是如何让借债者家破人亡。

    “原来如此。。。”宇文乾铿喃喃说着,深受震撼,他没怎么体会过民间疾苦,但他不是傻瓜,看着这棋盘放米粒得出的结果,总算知道西阳王为何在奏章中,把高利贷说成是祸国殃民。

    朝廷要依靠各州郡征收说得租调、贡赋,才能满足各项巨额日常开支,才能养活军队,才能给文武百官发放俸禄,而这些租调、贡赋,都来自于农户。

    如果这些农户被高利贷搞得家破人亡,土地被放贷者兼并,直接的后果就是租调锐减,朝廷收入萎缩,无法赈灾,无法养兵抵御外敌、平定叛乱,最后就轰然倒塌,改朝换代。

    想到这里,宇文乾铿脱口而出:“高利贷真的可恶至极!”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