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六十六章 疑问

    离狐,大量马车正在卸货,卸下一个个麻包袋,袋子里装的都是军需物资,需要离狐军营的军吏们办好交接,接收这些物资后,再转运到前线各处军营。

    入冬前后,就有大量军需陆续运抵亳州小黄、曹州左城,而现在这一批物资,则是最近运抵曹州离狐的物资中一部分,主要以御寒衣物为主。

    兵曹参军徐盖,和同僚一起在现场查收物资,查收事宜其实很简单,一是核对数量,二是抽查军需物资的质量,如有问题,自然是不能接收的,因为这要担责。

    有谁敢克扣军需物资,或者以次充好,会得到应有的严惩,而接收军需的军吏们若是责任心不强,在有问题的清单上签字用印,或者被人以次充好却没察觉,那这责任背上了就是活该。

    徐盖为西阳王所征辟,如今入仕成了东南道行军的一名兵曹参军,因为战事进展太快,官军四处分兵,到处都缺人手,所以列曹参军们都是身兼数职,他也不例外。

    如今官军收复许昌,东南道行军接下来极有可能分兵收复青齐之地,加上要维持黄河北岸黎阳津的防御,所以左城和离狐成了军需物资集散地,事情很多,又不能耽搁。

    刚上任就有忙不完的事情,这对于官场新手徐盖来说压力很大,根本就没有适应期一说,幸亏徐家数代为官,家仆多有经验,跟着徐盖的几位家中老仆,成为他重要的帮手。

    在几位老仆的帮助下,徐盖很快就熟悉了本职工作,他本来就饱读诗书,所以看得懂公文,学会公文的行文规则之后,自己写起来也没什么困难。

    而因为涉及到清点军需,需要具备基本的算数能力,这对于徐盖来说也不是问题。

    见着“平生所学”如今派上用场,徐盖干劲十足,他好不容易有机会当官,自然要努力表现,而负责军需工作,确实很锻炼人,也是展现他能力的一个好机会。

    这几日都有车队陆续抵达离狐,这些车队都是从山南黄州来的,跋涉千里,运来大量戎服等军需物资,而这些车队里的马车全都是四轮马车,用料十足,使用了许多铁料,徐盖仔细看过之后不由得咋舌。

    山南的四轮马车,徐盖之前就略有耳闻,他听人说过,说这四轮马车对道路的要求较高,若是寻常坑洼土路,四轮马车走在上面很容易坏,所以即便载重量大,用起来却耗资不菲,不如两轮马车。

    所以,只有山南地区才能见到四轮马车,如今徐盖见多了,终于知道为何山南的四轮马车会如此耐用:因为车上多处使用铁制结构。

    不光车轴是铁的,还有什么“轴承”、“板簧减震”也是精铁所制,这样一来,耐用是耐用了,可是耗铁量增加,可想而知这么多马车上的铁制结构,其铁料若用来打造农具,将会是一个很可观的数量。

    山南黄州的铁有那么多

    对于徐盖的疑问,办理交接的军吏做出简单明了解释:黄州对岸武昌地界,有大冶监,那里有一座巨大的铁矿山,每月都能出产大量铁料,所以在山南地界,铁制工具、农具的普及范围越来越广。

    因为有大量的铁料供应官民所需,所以黄州乃至汉沔地区的铁很便宜,新式炊具——铁锅也开始普及,当然,这也是坚固耐用的水力纺机、织机出现的原因,如今还有更加神奇的针织机。

    有了这些水力机械,布匹的价格愈发低廉,而将士们的戎服,质量也越来越好。

    徐盖检查军需物资时,就体会到军吏所说的意思,如今送来的军需里有成衣,也就是已经裁剪、缝制好的戎服,这让他颇为惊讶。

    一般来说,将士要更换的戎服大都是由随军裁缝在军营里用布匹来裁剪、缝制,而现在,这些布在黄州纺织好了以后,就直接被西阳城里的裁缝按照几个统一的尺寸缝制为成衣。

    运到前线军营之后,将士们根据自身尺寸,领合适尺寸的戎服,当然,这必然出现些许不合身的情况,那么随军裁缝简单改一下就行了,如此可节省大量人工。

    另外就是戎服的样式,徐盖见过邺城朝廷的戎服,其实两边戎服样式相同,但此时运来的戎服,却多了一些部分:在领后多了一个兜帽。

    士兵穿上戎服,再把兜帽往头上一戴就有了帽子,有防风、保暖的效果。

    而戎服的手肘、臀部、膝盖部位都额外缝制了一块厚布,使得衣裤更加耐磨,因为这几处就是衣裤最容易破的位置。

    戎服有了,但御寒却得靠填充了羽绒的裲裆,这种羽绒衣物徐盖见过,里面填充着鸡绒或者鹅绒,虽然有一股淡淡的骚味,但御寒效果不错。

    而御寒衣物之中,最让徐盖惊叹的物品,是配发给将士们的袜子,这些袜子不是常见的布袜,而是奇特的针织袜。

    徐盖前几日查收军需时就见识过针织袜,后来还穿过,这种袜子穿起来很贴脚,舒适又吸汗,他原以为价格不菲,结果知道价格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据说在西阳城里,这样的针织袜批发价五文钱一对!

    徐盖不由得想说:这袜子是天上掉下来的吧!

    更让徐盖大开眼界的是针织品不止袜子,还有针织手套、头套,将士们每人两对针织手套和针织头套,寒冬里手脚再也不会那么容易起冻疮,脸也不会被寒风吹得裂口子。

    甚至还有御寒的“护肤脂”,据说是用猪油精制而成,擦在脸上、手上能防冻、防开裂,徐盖见着行军居然给将士们人手一小盒“护肤脂”,脑子里不由得冒出一个念头:

    这得杀多少猪才能熬出那么多油

    新颖的军需物资还有“帆布制品”,所谓“帆布”,指的是船帆的布,也就是很厚的麻布,而用这种帆布制作的用品,要比一般布制品耐磨。

    譬如“帆布腰带”,这种厚布所制的腰带耐磨、耐用,虽然比不上皮带好看,但胜在数量充足。

    而帆布制品还有一个,那就是“帆布鞋”,看着这种明显比一般布鞋耐磨的帆布鞋,徐盖不知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

    从头到脚,普通士兵身上来这一套行头,折成铜钱不下三贯,徐盖觉得西阳王如此财大气粗,为了让将士们吃好穿好可谓下了血本。

    加上赏罚分明、充足的伙食、绝不拖延的犒赏,怪不得麾下大军战斗力如此强悍。

    正感慨间,又有一队马车抵达,徐盖接过押队军吏交来的清单,看了看随后一愣:“这是。。。邮车”

    那军吏答道:“是的,车上装的都是书信,是将士们的家书。”

    徐盖闻言又有疑问了:“呃。。。将士们家乡各异,那么他们家人的书信是如何收集起来,然后由你们送来曹州呢你们如何知道,这么多信件之中,哪些是要送到小黄,哪些是要送到左城或者离狐”

    “徐参军,这就是军邮那边的事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