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六十五章 何患无妻

    震惊!西阳王到访蔡家庄,竟然做出这件事!

    燃爆!蔡庄主面对西阳王的问题,竟然做出了让人热血沸腾的回答!

    震撼!东南道行军元帅逗留蔡家庄,竟然是为了一个人!

    如果有跑得快的小报记者,大概会根据西阳王宇文温问的问题,拟出无数个吸引读者的标题来,而宇文温自己也知道问的问题容易让人误会。

    不过他不在乎,如今既然说出口,就等对方的回答。

    而蔡佶听到这个问题,瞬间就愣住了,觉得西阳王问他女儿成家与否,恐怕是起了心思。。。。

    蔡佶确实有小女名为五娘,如今未嫁,蔡五娘样貌姣好,虽然不能说倾国倾城,但上得厅堂,若西阳王看中了收入府中,五娘从此侍奉身边,那就意味着蔡家攀上了高枝。

    西阳王是周国宗室藩王,蔡佶虽然只是扶沟一庄主,不能说消息灵通,但大概知道时局,知道西阳王的威名,也听说过黄州西阳的名声。

    能和这样的顶级权贵攀上关系,即便女儿只是做小妾,那也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蔡佶知道一旦女儿入了王府,不仅衣食无忧,还能提携娘家,蔡家从此发达并不是白日梦。

    有西阳王做靠山,蔡家不会怕被人欺负,蔡佶的几个儿子能沾光,说不得都有官做,然后在别处开枝散叶,光大蔡家的门楣,只要好好经营,一代人的时间就能让家族达到以往数代人都达不到的高度。

    想到这里,蔡佶只觉得心脏咚咚跳起来,接下来他只要说女儿未嫁,愿侍奉西阳王,那么蔡五娘说不定就能入王府了。

    然而,蔡五娘有了婚约。

    虽然蔡五娘还没嫁人,但蔡佶已经为其做主,托媒婆说了一门亲事,双方交换了彩礼和聘礼,就等着定下良辰吉日,新郎带着迎亲队伍上门娶亲。

    虽然不久前,蔡五娘被贼人张铁炉所掳,但保得清白之身,而蔡佶也因此和剿灭张铁炉的官军(长安朝廷一方)有了关联,对方应该知道蔡五娘的情况,西阳王如今应该也知道。

    既然知道了还这么问,说明。。。

    西阳王一定是听手下提起,说蔡家庄的蔡五娘颇有姿色,于是此时装作不知,问他蔡五娘有无婚约,说不定无论有没有,都要把人带走。

    蔡佶若是不识趣,能挡得住对方带走蔡五娘么?

    挡不住。

    所以,蔡佶只要说蔡五娘尚无婚约,那么西阳王便可以名正言顺将人带走,蔡家从此发迹,代价不过是他蔡佶自己担上骂名,西阳王是被他“蒙蔽”,才将一个有婚约的女子收入府中。

    自己的名声差些,但家族从此壮大,儿子个个有前程,很划得来。

    而自己若是说女儿有婚约,西阳王未必罢休,真要随便找个借口就能把人带走,他不可能阻拦,也拦不住,反倒会失去一次难得的讨好机会。

    电光火石间,蔡佶已经把利弊想清楚了,如今他无论是实情相告也好,说女儿未有婚约也罢,都会有些损失,无非损失的是名还是利。

    但最关键的一点,是绝对不能惹怒西阳王,不然蔡家庄倒霉,那可是飞来横祸,这是蔡佶最害怕出现的情况。

    见着蔡佶有些迟疑,宇文温行礼有些嘀咕,他方才所问,很容易被人误会自己见色起意,所以他很担心蔡佶见风使舵,昧着良心说蔡五娘未有婚约,以便往自己榻上送。

    蔡家庄的情况,王府司马张定发已经汇报过,所以宇文温知道蔡庄主的五女郎未嫁,却已有了婚约,据说这位五女郎长得还行。

    然而宇文温虽然血气方刚,需求旺盛,但府里有绝色妻妾,都是超一流和一流的美人,没必要采摘野花,宇文温从没断过扩充后院的念头,但寻常女子哪里入得了他的眼。

    只是万一这件事处理不好,传出去只会让人笑他急色,笑他府里有如花美眷,在外面见着女人却急不可耐,连有婚约的女子都要强抢。

    宇文温知道蔡佶的小女儿蔡五娘有了婚约,之所以明知故问,却不是为了自己,如今就不知道对方会否阿谀奉承。

    就在这时,蔡佶开口回答:“回大王,小女五娘,虽然未嫁,却已有了婚约,就等良辰吉日出嫁了。”

    宇文温闻言又问:“寡人听闻,蔡五娘先前为贼人所掳,数日未曾回来,夫家不在意么?”

    “大王,五娘的未婚夫已知此事,未曾有毁约的说法。”

    蔡佶做出了选择,如实将情况禀报,蔡家累世清白,没有阿谀奉承之辈,蔡佶不想以如此行径让家族发迹,却坏了家风。

    “既如此。。。”宇文温沉吟着,蔡佶倒是有些骨气,不枉费自己抬举其长子,有这样的父亲,想来儿子的节操坏不到哪里去。

    他见着蔡佶及几个儿子有些惴惴,随即笑道:“既如此,寡人这媒人就做不成了。”

    蔡佶闻言诧异,宇文温也不多解释,笑着摆摆手:“蔡庄主,先前你庄上有一名庄客,名为李涡是吧?据说弄丢了一头牛,害怕受罚便跑了,后来成了那贼人张铁炉的爪牙。”

    “啊,大王所说。。。确有此事,只是小女得此人相救,蔡某感激不尽。”

    “既如此,先前那走失耕牛的事情。。。。”

    “大王,蔡某感激李涡还来不及,往日旧事哪里还会记着。。。”

    。。。。。。

    蔡家庄一隅,李涡告别了昔日庄内同伴,骑上马,跟着队伍离开蔡家庄,当年他弄丢了庄里的耕牛,害怕受到惩罚便逃了,再回来时,却是贼人的同伙,而现在,成了官军,救下五女郎。

    当年的事情,就此揭过,李涡在蔡家庄的名声终于恢复正常,他可以昂首挺胸出现在大家面前,现在又是官军身份,有了盼头,只是。。。

    想着想着,李涡有些黯然,眼眶发热。

    此次官军擒拿扶沟贼将,他为了立功,主动参与并且表现十分出色,所以那位张司马犒赏他的同时,许了个好处:若蔡庄主没意见,就促成他和蔡五娘的婚事,当然,此事成不成看天意。

    这个好处,让李涡激动得睡不着觉,他是真喜欢五女郎,只是之前身份悬殊,所以知道这是妄想,而如今有了可能,哪里能不高兴。

    而今日,高高在上的西阳王在蔡家庄做客时,于筵席上旁敲侧击提了蔡五娘的婚事,然而倔驴一般的蔡庄主没有松口,说蔡五娘有婚约。

    张司马说过,西阳王是讲道理的人,绝不会以势压人,所以李涡得知这一结果后虽然美梦破碎,却没什么好抱怨的。

    西阳王是何等样的尊贵,竟然会为自己开口试探,他又有什么道理抱怨呢?

    要怨,就怨自己出身不好,配不上蔡五娘。

    其实他也知道,自己和蔡五娘本来就没什么缘分,自己一直以来只是单相思,仅仅是由于那一场变故,才突然拉近了两人的距离,如今擦肩而过,还有什么好抱怨的?

    所以,李涡只能跟着队伍跟着西阳王离开,离蔡家庄越来越远,离蔡五娘也越来越远。

    想着想着,李涡只觉得眼泪要流出来了,赶紧擦了擦眼睛,一人策马靠近,拍了拍他的肩膀:“小李,这是怎的?被风沙迷了眼睛?”

    “啊。。。是啊。。。中尉。”

    李涡支支吾吾的回答,西阳王府中尉刘葫芦也不说破,又拍了拍对方肩膀,哈哈大笑:“小李,大丈夫何患无妻!日后好好努力,立军功分田宅,一样娶个如意娘子嘛!本中尉看好你哟!”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