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六十一章 处置

    数日后,上午,阳光明媚,山南东道大总管、河南道行军元帅宇文明,在左右的簇拥之下,策马进入许昌城外大营,此时的大营已经换了旗帜,曾经归属于邺城朝廷的数万大军,没跑的人如今已经投降。

    那晚发生的事情,宇文明已经知道了,不由得感慨万千。

    当晚,己方的热气球只是在许昌大营上空缓缓飞过,从头到尾的持续时间不过半个时辰,但热气球搭载的士兵,用北地口音唱起北地民歌,使得大营内的士兵泪流满面。

    一曲紫骝马,离散许昌兵。

    当夜许昌大营便有许多士兵出逃,督将无法阻止,甚至其部下也出逃了,待到次日清晨,许昌大营空了许多,事已至此,胜负分明,识时务者毕竟还是有很多的。

    对峙了将近一年时间,许昌敌军终于投降,宇文明终于松了口气。

    虽然对方类似于不战而降,己方将士立军功的机会少了许多,但既然能够兵不血刃,以最小的伤亡解决这支敌军,对于主帅宇文明来说,是上上之选。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若获得如此惨烈的胜利,会让己方无力发动下一轮进攻,宇文明知道许昌并不是自己的终点,他还要收复洛阳,最后渡河北上直击邺城。

    在这一前提下,己方的损失越小,结束战争要花费的时间就越短。

    宇文明看着北面的许昌城,又看看营内的人山人海,心中激动不已,自大象二年以来,大周江山经历了十年的风雨飘摇,是时候天下太平了。

    大营内,披坚执锐的士兵在通往中军帐的道路两侧列队,中军帐前,除了提前入营控制局面的己方将领,还有许多人,是及时“弃暗投明”的敌军将领们。

    他们此时聚集在中军大帐外,正忐忑不安等待宇文明的到来,等待对方的处置。

    这些将领之所以选择弃暗投明,明面上的原因是“幡然悔悟”,实际上是形势比人强,如今邺城朝廷怕是要完了,没人愿意陪着尉迟氏去死,那么向胜利者投降,是最明智的选择。

    说来说去,这都是宇文氏和亲党尉迟氏的内讧,将领们都是外人,何苦铁了心跟着一边走到底,哪边胜了就倒向哪边,保全自己和家人才是第一要务。

    入营的宇文明,是周国宗室、杞王世子,可以说对方的态度就等于杞王的态度,而杞王的态度,不就是长安朝廷的态度?

    如今大家弃暗投明,还有机会将功赎罪,跟着大军收复洛阳,然后渡河北上,收复被尉迟氏占据的邺城、河北,将伪朝廷摧毁。

    所以接下来还有大把的立功机会,若是自己真能立下大功,说不得在长安朝廷里也能有一席之地。

    前提是宇文明让自己有这样的机会,万一待会来个杀鸡吓猴,自己成了那只鸡可就不妙了,想到这里,许多降将不由得惴惴。

    然而宇文明以故友相聚式的寒暄与众人见面,让降将们松了口气。

    毕竟,大家都是周国臣子,许多人相互间还有绕来绕去的亲戚关系,宇文明作为宗室子弟,自然和权贵圈子里的人大多认识。

    什么一起宿卫皇宫,一起在露门学读书,谁谁谁结婚时,还一起吃过喜酒,亦或是同在长安某乐坊寻欢作乐。

    或者在当年,陪伴先帝打猎、游宴,反正大家都是同一个圈子里的人,要是攀交情,在场大部分降将都能和宇文明攀上各种交情。

    所以本该是主帅接见降将并进行处置的见面会,变成了他乡遇故人的恳谈会。

    宇文明摆出如此姿态,实为安定人心之举,降将们心知肚明,自然就不再担心自己被“杀鸡吓猴”,而宇文明既然持如此态度,想来杞王也会是这种态度。

    一番寒暄之后,宇文明入大帐,将领们和降将们依次入内,听候宇文明的调遣和安排。

    许昌已经收复,那么接下来宇文明的目标自然是扫平河南,首先从许昌向北进军,取荥阳,接下来西进取洛阳,稳住侧翼,最后渡河北上,直取邺城。

    当然,具体实施起来时步骤可能有差别,譬如拿下荥阳之后,西取洛阳和渡河北上可以同时进行,甚至先不管洛阳,集中兵力渡河北上攻打邺城,不给伪朝廷以喘息的时间,这要看拿下荥阳后的具体情况而定。

    也要看降将们戴罪立功的表现而定。

    降将们若是能劝降昔日的同僚弃暗投明,那么河南各地传檄而定也不是不可能,甚至可能兵不血刃拿下荥阳、洛阳,这都需要主帅宇文明临机决断。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尉迟氏的伪朝廷已经式微,眼见着要完蛋,只要己方不出大的纰漏,那么收复邺城是迟早的事。

    宇文明将己方接下来的作战策略开诚布公,即是为了体现自己相信弃暗投明的降将,也是为了听听降将们的意见,可以说是立刻就给这些人戴罪立功的机会。

    他毕竟对尉迟氏在河南的部署不是很清楚,所以对此多少知道一些情况的降将们只要真心效命,提出的建议必然有针对性,若有人愿意打头阵,宇文明对此求之不得。

    双方都是明白人,所以宇文明刚说完,降将们便踊跃献言献策,不过双方都很有默契的避开了一个作战方向,没怎么提一个人。

    这个作战方向,是指黄河南岸的下游地区,即亳州总管府北部,以及青州总管府所在的青齐之地。

    不是宇文明疏忽了这个作战方向,而是他很放心,因为有堂弟(弟弟)西阳王宇文温在亳州地界,对方必然能横扫黄河下游。

    宇文明和宇文温都是行军元帅,但宇文温受宇文明节制,宇文明丝毫不怀疑宇文温的能力,所以没必要劳心琢磨如何收复青齐之地。

    降将们也都知道这点,知道西阳王是如今宗室里最骁勇善战的人,若是说杞王撑起了长安朝廷,而西阳王就是杞王最有力的右手。

    如果没有西阳王连战连胜,接连打赢了许多硬仗,硬是为宇文氏扭转了局面,如今的长安朝廷成不成还两说。

    不过降将们有些疑惑,因为他们大概知道西阳王先前就在洧水一带活动,距离许昌不算远,那么今日宇文明入许昌大营,怎么这位不来营中相见?

    大概,是因为那个人吧。

    宇文明在做安排时,特意忽略了某人。降将们在献计献策时,很有默契的也绝口不提某人。

    他们言谈间忽略的这个人,不是西阳王,而是另一个下落不明的人。

    之前还在扶沟的安固王(胙国公)尉迟顺,自那日洧仓被焚之后下落不明,而尉迟佑耆则带着许昌军营里部分骑兵北逃。

    对于宇文明来说,尉迟顺的生死事关重大,此人若是从扶沟逃过去荥阳,很可能纠集河南残兵死守荥阳或者洛阳,所以他不可能不考虑这个问题。

    但他在做出接下来的作战安排时,却以笼统的“敌将”一词来带替尉迟顺,是因为宇文明不确定宇文温是否把尉迟顺给“失踪”了。

    宇文明知道,以宇文温的为人和家庭情况,想来只要有可能就会死保尉迟顺,如今许昌大军土崩瓦解,宇文温必然不想让岳父尉迟顺溜走,而是要让其“失踪”。

    尉迟顺“失踪”,从此下落不明,那是最好的情况,免得到时候大家都麻烦。

    所以这对翁婿之间的恩恩怨怨,宇文明才懒得掺和,就由宇文温去头痛,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拟定接下来的战略,收复邺城、平定逆贼。

    向所有人证明,他绝不比堂弟(弟弟)逊色!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