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五十八章 好消息(再续)

    “大捷!大捷!大王,此战我军大捷!!”

    “贼帅已经找到,在鄢陵下游三里处,泡得发白,死得不能再死了!如今我军已经将其遗体送往许昌大营,要让将士们一睹为快!”

    官署,从鄢陵赶来的使者正在向安固王尉迟顺报捷,说起找到贼帅尸体的过程时,那叫个眉飞色舞,旁边几名将领听得这一好消息,心中十分激动。

    贼帅,指的是邾王(西阳王)宇文温,此人是宇文家最能打的宗室,也是朝廷最大的威胁,如不是此人捣乱,朝廷去年就能扫平宇文亮父子。

    为了对付此人,官军使出浑身解数,结果却接连吃败仗,甚至连故蜀王都为此受伤、去世。

    如今,宇文温死了,被大水卷走、溺毙,尸体还被己方找到,可想而知运到许昌后,全军将士见了之后会有多雀跃欢呼,再传首京城,必然引起巨大轰动。

    而宇文温身为主帅却兵败身亡,敌军必然丧胆,那么亳州方向的威胁肯定会骤然减少。

    这确实是一个好消息,值得欢呼雀跃,但得分场合。

    想到这里,将领们不由得偷偷瞥一眼尉迟顺,宇文温虽然是朝廷的死敌,却是尉迟顺的女婿,这一点很多人都知道,所以..

    看着那个说得唾沫横飞的传令兵,众将腹诽:你传消息就传消息,这么高兴做什么?缺心眼?还是脑子有问题?

    几名将领如是想,察言观色,见着尉迟顺面色如常,个个都暗道不妙,赶紧找个借口让使者退下,一直不发一言的尉迟顺见着气氛有些尴尬,开口说道:

    “既然...敌帅已毙命,想来局势必然改观...”

    尉迟顺一字一句的说着,虽然这消息对于家族来说是好消息,但对他个人来说可不妙,他已经能想象两个女儿听到这个噩耗时那悲痛欲绝的样子。

    年纪轻轻就守寡,唉...

    尉迟顺心中叹息,宇文温虽然自幼过继,但始终是宇文亮的次子,现在宇文温死了,尉迟顺知道宇文亮必然悲痛欲绝,那么尉迟炽繁和尉迟明月姊妹俩肯定不受待见。

    守寡恐怕都守不成,怕是要被宇文**着出家,在尼寺里和青灯古佛作伴,了却此生。

    宇文温和尉迟炽繁的两个儿子,年幼丧父、母亲出家,又不受长辈待见,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

    而尉迟顺自己的王妃、世子被女婿的人“请”走,如今女婿一死,王妃和世子能否平安回来还未可知,想到这里,身为父亲、外祖父、夫君的尉迟顺心里不是滋味,所以他是绝对笑不出来的,

    但儿女情长始终还是得让步家族利益!

    尉迟顺告诫着自己,强作镇静,看着在场将领:“敌酋已死,亳州敌军群狼无首,必定乱成一团,然则当务之急,是收复滑台,先解邺城之危...”

    “立刻备马,寡人一会先去鄢陵,扶沟防务却不能有丝毫松懈...”

    无论悲喜,尉迟顺已经完成了一个步骤,不说儿女私情,敌军主帅既然已死,亳州敌军至少有一阵子不知所措,他要尽可能利用这个机会,扭转战局,让家族转危为安。

    他这个做父亲、外祖父的,确实对不住女儿外孙,对方要恨,就恨,无言以对。

    正交代间,士兵来报说扶沟县丞蔡仪求见,尉迟顺明白对方是为了其侄女之事而来,却不急着接见蔡仪,细细布置了一遍,待得将领纷纷散去,他再让蔡仪入内。

    尉迟顺打算派兵帮蔡仪救人,所以做了安排,一名留下的将领,和蔡仪见面之后,要商讨如何去救人,顺便将那伙胆大包天的贼人铲除。

    对于尉迟顺来说,蔡仪不过微末小官,蔡氏是扶沟当地大户,有必要安抚安抚,清剿几个蟊贼,对于官军来说不过举手之劳。。

    据蔡仪说,知道贼人内情的那几个庄客,已经入了城,就等着带官军去救人。尉迟顺闻言有些诧异:“他们来得这么快?”

    “回大王,家兄派人入城报信,没多久便就让这些人也来了,想要抓紧时间,下官是方才才知道的。”

    说到这里,蔡仪补充:“大王,据庄客所述,这伙贼人,似乎和逆贼有勾结,下官斗胆,已将这几人带入官署,是否让其入内,向大王陈述具体情况?”

    “和逆贼有勾结?相关事宜,蔡县丞和吴将军计议便可。”

    以尉迟顺的身份,没必要降尊纡贵和小小县丞说那么多话,更不会为了些许意外情况亲自询问当事人,他那么多佐官总不是当摆设用的。

    蔡仪闻言称是,随即和那名将领一起告退,两人走出议事厅,有将领随后入内,手中拿着一封信,说先前报捷的士兵,有一封信忘记交出来了。

    尉迟顺接过信,发现信封已为汗水浸湿,不由得腹诽不已,这些报捷士兵是他异母弟尉迟佑耆派来的,看上去就是愣小子,办个事都丢三落四,也不知是否是临时派来的普通士兵。

    或许是五郎得知宇文温身亡,过于兴奋以至于考虑不周?

    尉迟顺如是想,拆开信封,抽出信纸,果不其然这信纸也被汗水浸湿,展开一看,其上笔迹已为汗水浸透,模糊不清,甚至变成一团团黑块。

    根本就看不清上面写了什么。

    连送信都送不好!

    尉迟顺心中骂道,联想到方才,那士兵描述宇文温遗体细节时眉飞色舞的样子,无名火起,随后气极而笑,让将领把那愣小子叫来,他要让对方解释一下这信是怎么回事。

    那名士兵已在议事厅外候着,很快就被侍卫带进来,尉迟顺见着此人一脸茫然的样子,将信扔到地上:“你自己看看,送来的是什么信!”

    士兵闻言上前,弯腰去捡信,周围几个人见状幸灾乐祸,只道一会有好戏看了,尉迟顺看着这愣小子,正要训斥,未曾料对方扔出一个东西,啸叫声随即爆发。

    声音极其尖锐,让大家猝不及防之下瞬间一愣,尉迟顺下意识就要去捂耳朵,却见对方竟然直起身向他扑来。

    “嘭”的一声,尉迟顺脸上挨了一拳,踉跄后退,正要伸手拔佩刀,被那忽然暴起的士兵一把抓住手腕,随后一扭。

    尉迟顺疼得不由自主一躬身,随后被对方将他两手都转到身后,接着只觉手腕被冰凉的物体铐住,似乎被人上了镣铐。

    电光火石间,尉迟顺被人袭击、铐住,其他人只是刚反应过来,啸叫声中,似乎能听到议事厅外传来的打斗声。

    尉迟顺正要呼喊,却被身后之人往嘴里塞了东西,味道苦涩,舌头很快发麻,根本说不出话,然后一把刀抵在他喉间,耳边传来那人的呼喊声:“不许过来,否则老子和他同归于尽!”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