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五十七章 好消息(续)

    “你说什么!你说什么!”

    尉迟佑耆抓着一名士兵的衣领,不断的摇晃着,几乎要把对方摇散架:“你撒谎!洧仓城戒备森严,怎么会被人一把火烧了!”

    那士兵哭伤着脸解释着:“烧了,真的被人烧了,敌军是从天上来的,我们拦不住啊!”

    “箭楼上的弓箭手放箭也够不着,他们就这么从北面飞过来,然后往城里扔火球,那火球一落地就溅射开来,用水扑不灭,沾到湿布上,连湿布也烧起来”

    士兵哭诉着洧仓城发生的事情,但尉迟佑耆此时脑袋嗡嗡作响,根本就听不到对方说什么,他松开手,踉跄着后退几步,颓然坐下。

    半个多时辰前,他入了鄢陵城,就等着己方追击残敌的队伍带回好消息,结果从洧仓赶来的骑兵,给他带来了一个坏消息:洧仓被敌人纵火烧毁,无数粮食在火海中化为灰烬。

    这不是坏消息,是噩耗,尉迟佑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第一反应是敌军细作乔装打扮进入鄢陵,故意散布假消息扰乱他的心智。

    但这些自称从洧仓赶来鄢陵告急的士兵,口令、信物都对的上,也就是说,洧仓真的出事了。

    据告急士兵所述,敌人是一个个大脑袋,随着北风而来,从空中对洧仓发动袭击,这听上去有些匪夷所思,但尉迟佑耆知道这真的有可能,因为“先帝”去年就着这么从邺城皇宫逃出去的。

    事发时,尉迟佑耆还在江北广陵,“先帝”宇文乾铿逃出邺城的详细经过,他是后来听说的,可信度极高,所以尉迟佑耆知道世间真的有东西可以带着人飞上天空,随风而去。

    但他没有想到,这东西竟然还能从空中向地面纵火。

    而不久之前,滑台沦陷的具体情况己方也不太清楚,所以尉迟佑耆根本就不知道敌军已经在战场上动用了“新式武器”。

    洧仓城内囤积着许昌大军所需的大部分粮食,这些粮食都是从河北各地调集而来,过了荧阳地界之后经由洧水运抵洧仓,支撑着许昌大军以及鄢陵、扶沟驻军。

    洧仓十分重要,为了以防万一,己方布置有重兵把守,又在城外层层设防,敌人急切间根本就攻不破,尉迟佑耆没想到敌人竟然从天上发动进攻,轻而易举将洧仓烧了。

    上百万斛的粮草化为灰烬,这就意味着许昌大军很快便会断粮,没有粮食,兵再多都没用,因为无论是什么军队,缺粮必乱。

    洧仓的粮食没了,许昌的存粮不过能支撑数日,全军崩溃这样的惨状在数日之后必然发生。

    想到这里,尉迟佑耆先前的喜悦荡然无存,随之而来的是手脚发凉、心乱如麻,脑袋嗡嗡作响,好像乱成浆糊,许昌大军若是完了,那么黄河以南局势再不可挽回。

    不仅如此,局势糜烂如斯,敌军必然渡河北上,兵锋直指邺城,届时还会有多少人站在他们这边

    不会有多少!

    就在十来年前,周国攻齐国,周军破了高氏昔日霸府所在地晋阳,随后各地齐军一触即溃,周军势如破竹,直到兵临邺城前,都没有遇到有力抵抗,这是因为齐国人心散了。

    若晋阳尚在,齐军精锐还在,齐国各地会认为朝廷还有救,晋阳沦陷,任谁都知道齐国要完蛋,所以这个时候,大家就等着投效新朝廷,坐视邺城被周军围攻而无动于衷。

    如今,若许昌大军完蛋,尉迟氏就只剩河东的尉迟勤手里还有军队,河北各地豪强们,绝对不会为了邺城朝廷,和渡河北上的宇文氏大军死磕!

    所以,驻扎许昌的军队若是完了,那就全完了!

    大滴冷汗在额头上渗出来,尉迟佑耆只觉得后背凉飕飕,心中满是悲愤,他觉得自己明明已经很努力了,已经竭尽全力在挽回局势,花了多少个不眠之夜才制定的计策,原以为能够有十足把握破敌,结果

    结果千算万算,就没算到对方的目标竟然是洧仓。

    尉迟佑耆想到这里,又联想到鄢陵城外竟然找不到几具敌军尸体的情景,不由得心中一惊,觉得己方的水攻似乎并未给对方造成什么实质损害。

    他认为,既然宇文温的目标实际上是洧仓,那么对方就有可能识破他的水攻之计,所以宇文温不仅不会在鄢陵,甚至攻打鄢陵的敌军

    尉迟佑耆又想到对方是夜间攻城,所以未必真的是人山人海,敌军极有可能是用大量草人、火把,营造出猛攻鄢陵的假象,让他们以为有大量敌军,于是决堤放水。

    这一场大水,恐怕没冲走几个敌兵,那么己方很可能是空欢喜一场,他如今等着的好消息,恐怕会变成坏消息

    尉迟佑耆只觉得呼吸都急促了,立刻下令:“快,让他们收兵,莫要再追了!”

    “马上派人去扶沟,请安固王立刻回许昌!”

    。。。。。。

    鄢陵城东北郊,正在上演一场大逃杀,许多士兵丢盔卸甲,徒步在野地里向北狂奔,渡河而来的追兵,见着这些落荒而逃的残敌,不由得精神抖擞,嗷嗷叫着。

    趁夜攻打鄢陵的大军,被一场大水冲得伤亡惨重,即便有人侥幸逃生,也不会剩有多少马匹,所以对于追兵来说,这是痛打落水狗的最佳时机。

    他们有许多骑兵,可以轻而易举追上去,冲撞、践踏、砍杀敌人,将背对自己逃亡的残敌轻易歼灭,然后割下首级计功,这样的功劳得来容易,可谓不费吹灰之力。

    而溃逃的敌兵,甚至丢下一些布帛,试图引得追兵争抢,放弃追杀,但这种可笑的小伎俩,丝毫阻止不了追兵们杀敌割首级的热情。

    前方,有几座丘陵,丘陵上长着一些树木,残敌在丘陵之间低洼地带夺路狂奔,追兵与其距离越来越近,一追一逃之间,队伍大半过了丘陵。

    眼见着后者就要追上前者,忽然两旁丘陵上树林里号角声起,随后箭如雨下,又有许多士兵冲了出来,以什为作战小队,如同饿虎扑羊般向追兵扑来。

    每个小队,都有身材魁梧的士兵扛着一根长竹子,长矛手、刀牌手、铁叉手、弓箭手以竹子为核心结成小阵,向着被伏击的追兵们冲去。

    竹子带着枝杈,其上还有竹叶,宛若一杆大扫帚,就这么当面插过来,让猝不及防的追兵们无法招架,想要迎着敌人向前冲,却被这些竹子上的枝杈抵着。

    枝杈上竟然还有铁钩,勾住身上铠甲,急切间难以前行,许多人还没回过神,就被长矛捅穿。

    步兵陷入苦战,而疾驰的骑兵,被左右两边射来的箭射得人仰马翻,而本来正在逃跑的溃兵又转身向自己冲来,一时间进退两难、施展不开,在一片混乱之中伤亡惨重。

    猎人变成猎物,猎物变成猎人,设伏成功的史万宝,骑上早已备好的战马,领着麾下数十骑兵从丘陵上冲下,一头撞入混乱不堪的敌军队伍之中。

    自从来到黄州,有了丰富的饮食,花样繁多的锻炼方式,“长安大侠”史万宝的身材愈发魁梧,练得虎背熊腰,双臂粗硕宛若人腿,挺槊冲阵,当面无一合之将。

    仓促迎战的敌骑,瞬间就被史万宝刺倒数人,宛若长蛇的队伍被史万宝率领骑兵拦腰切断,好不容易有些起色的就地防御阵型很快崩溃,跟在后面的士兵们见状掉头就跑。

    然后被口袋阵负责“收口”的伏兵候个正着,他们同样排出鸳鸯阵,左右包抄落入陷阱的敌人。

    不久前差点被大水卷走的都督李靖,先是一箭射倒一名敌骑,然后拎着面藤牌,拔出佩刀,带着部下徒步冲锋:“兄弟们!随本将杀敌立功啊!!”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