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五十五章 干干净净

    远处传来惊天动地的声响,接着是呼啸而来的大水,白茫茫一片无边无际,夜幕下近在咫尺的土丘,聚集丘上向着自己呼喊“快跑”的同袍,一个个焦急非常。

    冰冷的河水将自己冲倒,随后灌入口鼻,那一瞬间天旋地转,自己呼吸不畅,开始窒息。

    父母、兄长的样貌在眼前浮现,短短人生的许多片段在脑海中快速闪过,然后是无尽的黑暗。

    李靖猛的睁开眼,看见了天上白云,转头看看左右,发现是那帮熟悉的抠脚大汉们,最后一骨碌坐起身,发现自己竟然没有淹死。

    身上绑着的羊皮囊不见了,铠甲已经卸去,有人为自己换了干爽衣物。

    当然,大口裤还是湿的,腰间围了一块厚布,就像裙子一般,应该是为了防止自己被寒风一吹便着凉。

    看看天空,旭日东升,天色大亮,土丘下一片狼藉,而附近各处土丘上聚集着黑压压的人群,看样子都躲过了那一场大水。

    就不知道还有没有倒霉鬼没能及时撤到土丘,躲过一劫。

    一旁的士兵见着溺水昏迷的李靖起来了,面色一喜,随即转头向周围同伴大喊:“都督醒了!”

    李靖想要站起来,伸手给对方让其搭把手,结果愣小子光顾着喊,根本就没拉,他不由得有些尴尬,但见着围拢过来的部下们那关切的眼神,心中颇为温暖。

    想起自己遇险时的情形,李靖问道:“其他人呢都没事吧”

    “没事呢都督!那几个都好着呢,活蹦乱跳的。。。。哎哎哎,快,你们快拿炊饼给都督填肚子!”

    “拿水来。”

    “哎哟,都督方才喝了那么多水。。。。啊啊,好好,马上拿水来!”

    李靖接过竹筒,一口气将竹筒里刚盛的温水喝光,站起身,看着四周,不由得感慨:这一场戏,可真是演得不容易啊!

    他本来可以在大水抵达前赶到预先划定的避难土丘,只是因为几个部下奔跑中摔倒,他领着人调头跑回去拉,耽误了时间,就在刚跑上土丘时,大水呼啸而来。

    李靖不会游泳,虽然身上绑着鼓囊囊的羊皮囊,但依旧被浪卷走,在水中挣扎了一会就失去知觉,现在得知,是有通水性的“救生员”把他们救了。

    救生员是特地设置的水性娴熟之人,腰间系着绳子,身上也绑着羊皮囊,专门救那些来不及上土丘躲水的“伶人”。

    所谓“伶人”,就是此次参战的将士及及青壮们,大家按着主帅、西阳王的命令攻打鄢陵,但实际上是在演戏,演一出“猛攻鄢陵”的大戏。

    他们趁着夜色靠近鄢陵,布置下大量稻草人,点起火把,放上发条驱动的“自擂鼓”弄出动静,然后弓箭手往城头射火箭。

    夜里黑不溜秋的,城头守军哪里看得出城外的人影大多是稻草人,所以他们要在天亮以前,摆出倾尽全力攻城的样子。

    李靖和部下参与了此次行动,初次带着队伍参战的“李都督”还主动请缨,承担最危险的任务,那就是渡河到南岸虚张声势。

    将大量稻草人插在野地里,点上火把,让鄢陵守军以为己方在南岸立寨,断其后路。

    洧水南北两岸都要点起火把,放“自擂鼓”,时不时往城里射火箭,这种事情做起来不困难,困难的是在随时会出现的大水到来前,撤退到高高的土丘上。

    因为根据斥候初步查探,敌军在鄢陵上游戒备森严,极有可能已经筑坝蓄水,只要对方认为鄢陵危在旦夕,就会决堤放水。

    如此一来,“猛攻”鄢陵的己方士兵,必须在“火候”差不多是,留下稻草人、火把、自擂鼓,赶紧撤到高处躲过坑你冲来的大水。

    “火候”的把握是关键,而在南岸插稻草人虚张声势的士兵因为距离北岸避难处较远,撤退的时机更加难把握。

    敌军若真的决堤放水,己方根本就拿不准放水时间,所以到南岸的队伍,一旦无法在大水到来前回到北岸那几个高高的土丘,有多少人就得死多少人。

    但李靖不怕,愿意接受挑战,事实上他也确实把队伍及时带回北岸避难,只是为了救几个落在后面的士兵,才被呼啸而来的大水卷走。

    再度回想起那时的惊心动魄,李靖还有些后怕,他不会水,如不是有人救,即便身上绑着羊皮囊也会溺毙。

    水攻,真是威力无边,难怪那么多名将都用水攻大破敌军!

    劫后余生的李靖感慨着,他以前只是在书上见过对水攻的文字描述,如今亲自经历了水攻,可谓是身临其境,对于如何用兵又有了更深的体会。

    此次西阳王和敌军斗智,时间仓促之下,无法核实鄢陵上游是否真有人筑坝蓄水,但依旧做了准备,赚得对方决堤放水。

    想来敌军此时已是欢呼雀跃,只道一场大水将围攻鄢陵的军队冲得干干净净,却不知西阳王带着兵马往别处迂回,要给予他们致命一击。

    这样戏弄敌人、让其大喜之后大悲的成就感,只是想想就让李靖激动不已。

    “李都督!!”

    一声大喝,把李靖从走神中拉回现实,他转头一看,却是主将史万宝走了过来,不到三十岁的史万宝是行军总管史万岁的弟弟,是此次佯攻鄢陵的偏师主将。

    史万宝听人禀报说都督李靖醒了,便转过来看看,见着李靖没事,哈哈一笑,一巴掌拍到对方肩膀:“李都督,日后若有空,还得学一学游水!”

    “啊。。末将明白。。。明白。。。”

    “要不,有空我亲自教你!不过如今天寒地冻的,得春天回暖之后才行。”

    “是是是。。。”

    李靖嘴上答应,心里可不愿意,俗话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他差点淹死,现在一见水就有些心悸,大概得缓上一阵子,才可能想去学游泳。

    史万宝是关中人,和李靖算是“老乡”,说起话来都是关中口音,所以在一片楚语的东南道行军里,李靖觉得史万宝颇为亲切。

    史万宝示意“小老乡”李靖找块布到一旁挡着着,赶紧把湿的裤子换了,免得吹了寒风着凉感冒,他拿起千里镜,观察着南面的鄢陵城。

    此次西阳王命他演戏,戏是演好了,麾下将士绝大多数都躲过了那场大水,但也有些人没能及时回撤,被大水卷走,生死未卜。

    打仗就是这样,避免不了伤亡,史万宝没有时间伤感,因为接下来,他要想办法带着部下全身而退。

    如今大水已消,敌军必然认为他这边伤亡惨重,所以再过一会,就到了对方“痛打落水狗”的时间。

    己方若是一味后撤,肯定撤不走。

    史万宝终于有机会独领一军,自然要好好表现一番,见着大家都休息得差不多,而敌军肯定要追过来,赶紧示意传令兵近前,随后开始下达命令。

    “让大家都利索些,赶紧收拾收拾,准备招呼客人!”

    。。。。。。

    鄢陵城东,率军渡河的尉迟佑耆扯住坐骑,看着大致完好的鄢陵城墙,再看看城头那些欢呼雀跃的守军将士,抬起手挥舞致意。

    一场大水,将鄢陵城外冲得干干净净,围攻城池的敌军,纵使人再多,现在都已不见半个人影,但大水过后到处一片泥泞,使得尉迟佑耆的兵马花了好一阵子才来到洧水南岸,又折腾一番才顺利渡河。

    而据斥候来报,北面一些丘陵上聚集着人群,大概是敌军的幸存者,在高处躲过了大水。

    这些人算是运气好,不过,好运也就到此为止了。

    尉迟佑耆打算乘胜追击,将残敌消灭,但自己没必要带兵去追,功劳要让给将领们,他只需在鄢陵等好消息即可。

    见着一切顺利,他策马向前鄢陵城前进,除部分随从之外,其余兵马缓缓向北前进,大水过后的地面有些泥泞,马匹走在上面很容易打滑,所以不能走得太快。

    更何况还有步行前进的步卒,在泥泞里行军快不起来。

    然而己方快不起来,对方同样也快不起来。

    尉迟佑耆在鄢陵设下圈套,等着给予敌军一次重击,他当然已经亲临现场查看过地形,所以事前就对追击残敌时要走的地方进行了规划,几名将领同样对进军路线了然于心。

    只要走过一段泥泞地带,到了地势高些的干燥地方,行军速度就会快起来,届时那些残敌绝对逃不掉。

    而尉迟佑耆很想知道,邾王宇文温,凌晨时是不是在现场督战,后来是不是被大水“带走了”,他看着一片泥泞的旷野,心中有些疑惑:怎么都没见几具尸体呢

    不过这疑惑很快就消散,他认为攻打鄢陵的敌军被大水那么一冲,肯定被冲到下游地区去了,所以城外干干净净没有多少尸体实属正常。

    鄢陵城东门缓缓打开,尉迟佑耆临入城前,回首看向追击敌人的队伍,心中充满期待,期待着部下将“宇文温没于大水之中”的好消息带回来。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