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五十二章 知耻近乎勇

    常言道“胜败乃兵家常事”,尉迟佑耆常听人说这句话,古以来沙场征战,哪里有人能一直不败,所以偶尔吃上一场败仗,对于武将来说是很正常的事。

    这句话说得轻松,但只有当自己经历过后,才知道寥寥数语是多么的沉重。

    尉迟佑耆之前接连吃了几场大败仗,败得都很惨,他觉得这是莫大的耻辱,自己的脊梁骨仿佛被打断了,在众人面前直不起腰,对自己的能力也产生了怀疑。

    第一次大败,是兵临建康城下,即将灭亡陈国,结果官军为陈军击败,损兵折将,虽然那时尉迟佑耆坐镇江北广陵,不承担直接责任,但攻不下建康,让他颜面无光。

    第二次大败,是被陈军偷袭广陵得手,淮南局面为之一变,尉迟佑耆仓皇而逃,觉得没脸见人。

    第三次大败,是和宇文温决战时败北,输得倾家荡产,淮北随后也丢了。

    短短一年时间,接连三次大败,尉迟佑耆的信心跌至谷底,若不是兄长尉迟惇鼎力支持,他真想从此再也不带兵打仗了。

    兄长说了,知耻近乎勇,既然连战连败,那就连败连战,只要人没死,还有一口气,那就站起来继续打仗。

    兄长的话,让尉迟佑耆鼓起勇气面对现实,而兄长阵亡,时局危难,他身为尉迟家的男儿,绝不能畏手畏脚,必须站出来扛起责任。

    所以,当母亲要先发制人、派使者强夺尉迟顺兵权时,尉迟佑耆觉得不合适,自己抗命不遵的同时,写信劝母亲放心,然后立刻赶赴许昌,自己独自一人入营去见异母兄尉迟顺。

    对于尉迟佑耆来说,嫂子和侄子在邺城被人绑架,下落不明,肯定不是尉迟顺投奔宇文氏的前兆,而是其女婿宇文温想以此逼岳父走投无路,然后被迫投降。

    他不认为尉迟顺会弃家族于不顾,所以自己必须当机立断,于是兄弟俩好好长谈一番,随后定下计策,要来个将计就计。

    宇文温既然算计尉迟顺,那么他们便设下一个圈套,引对方来攻。

    他们知道宇文温多疑,不会轻易上当,但正是因为此人多疑,反倒能加以利用,误导对方的判断,一番计议后,尉迟佑耆和尉迟顺首先演了一出戏。

    然后尉迟顺“仓皇出逃”,逃至扶沟城,派人“突围”向宇文温求救,使得对方出兵。

    那么,宇文温得知消息后,会毫无防备去扶沟救岳父尉迟顺么?

    不会,但对方肯定不会置之不理。

    此时,对于宇文温来说,发不发兵去扶沟,是个左右为难的问题。

    那么,直取许昌和扶沟之间的鄢陵,对于宇文温来说就是两全其美的办法,既解了可能存在的扶沟之围,也能以鄢陵威胁许昌,为最终决战获胜奠定基础。

    这就是尉迟佑耆和尉迟顺琢磨出来的看法,宇文温应该也会做出这样的决定,所以,尉迟佑耆以兄长所在的扶沟为假饵,以鄢陵为真饵,诱使对方全力出击。

    现在,对方果然来了!

    精心布置的陷阱终于等来了猎物,尉迟佑耆激动不已,看着似乎开始泛白的东方夜空,暗暗下了决心:宇文温!我这次一定要把你打得落花流水!

    正想着,忽然部将惊呼一声:“发信号了!”

    尉迟佑耆闻言拿起千里镜望向鄢陵,只见城头挂起一串灯笼,这是他和守将事先约定的信号,代表着敌军即将攻城。

    见着信号出现,尉迟佑耆只觉得心脏快速跳动起来,甚至能听到“扑通、扑通”的响声,他稳了稳心绪,低声下令:“快,让将士们起来,赶紧吃一些干粮垫垫肚子!”

    “还有,马上发信号!”

    传令兵领命,跑向树林外沿西北端的另一处土丘,在那里,有手持千里镜的士兵,通过架子上的筒灯向特定方向的“观测点”发信号。

    而一个个相互间距离数里的观测点,会以接力的方式,将尉迟佑耆发出的命令传到终点。

    某次,尉迟佑耆看见侄子玩千里镜时折腾一个玩法,由此受到启发而想出来一种新的传递信息方式,可以在夜里不动声色的将简单消息快速传递到数十里之外。

    树林中,大量士兵被人依次喊醒,他们还没回过神,就听见林外北面有了动静。

    很大的动静。

    鼓声,号角声,叫喊声,被北风从鄢陵带到树林里,士兵们迷迷糊糊的掏出干粮,边吃边听北面的动静,不一会,在树林外沿的士兵还看见鄢陵城头亮起火光。

    此时的鄢陵沐浴在火光之中,宛若沸腾熟水里飘着的肥肉,虽然还没破晓,但如此情形,傻瓜都能看出来鄢陵遇袭,来袭的敌人正在奋力攻城。

    听着那动静,大家觉得连夜来犯的敌军怕不是打定主意,一开始就全力进攻,要在天亮时拿下鄢陵,打得己方一个措手不及。

    敌人如期而至,不枉费大家潜伏在这树林里风餐露宿,士兵们兴奋的同时也有些担心,担心鄢陵守军扛不住对方的猛烈进攻,没撑到己方赶去增援就被对方攻入城内。

    一直在关注鄢陵动静的尉迟佑耆,此时额头上渗出汗珠,鄢陵的动静很大,似乎危在旦夕,但他还要等信号,等到最佳时机才行。

    他通过千里镜看着鄢陵城头(南侧),看见城头挂起第二串灯笼,这代表着敌军已经攻城,但只是从单一方向进攻,还没有围城。

    这样的话,“火候”还不到,尉迟佑耆要等时机成熟,才会下达关键命令。

    时间在流逝,鄢陵的动静越来越大,火光大作,远远看去似乎整座城池都烧起来了一样,尉迟佑耆看着此情此景,只觉得自己的心都要烧起来了。

    “信号,信号,千万记得发信号。。。”

    他口中喃喃着,额头上的细小汗珠越来越大,汇聚一起,顺着面颊滑落,旁边的将领们也紧张的看着鄢陵方向。

    不知过了多久,尉迟佑耆身体一僵,因为他看见鄢陵城头又挂起一串灯笼,连着之前的两串灯笼在一起,共有三串灯笼挂起来。

    那一瞬间,他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就要跳出胸膛,揉了揉眼睛又看了一遍,确认无误后,几乎是要咆哮着喊出命令:“决堤,马上决堤放水!”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