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四十七章 这样就尴尬了

    雪花如柳絮,随着北风飘扬,落在人脸上,瞬间就被热气所化,变成点点水珠,宇文温抬起手,用手背擦了擦脸,然后继续倾听面前一人的陈情。

    此人身着铠甲,甲叶上血迹斑斑,几乎被血染成了红色铠甲,铠甲上插着几支箭,连兜鍪上都有一支,宇文温看着这位血染铠甲的勇士,不由得脑海里冒出几个词。

    红色,有角,三。。。。

    三十多岁,姓尉迟名华,之所以有尉迟姓氏,是由于身为尉迟氏的部曲故而随了郎主姓氏。

    尉迟华归属安固王(胙国公)尉迟顺,因为郎主被追兵围困,他舍命突围自此求救。

    随身携带尉迟顺给的信物一个,那是宇文温之前送给岳父的凭证,以此作为紧急情况下证实尉迟顺所派之人身份的凭证。

    据尉迟华所述,先前,朝廷派使者来替代郎主尉迟顺为大军主帅,虽然双方起了争执,但最后郎主以大局为重,愿意听令,交出兵权。

    对方也承诺,这只是一次正常的职务变动,绝对没有趁机抓人的意思,尉迟顺卸任之后,尽快动身前往邺城述职即可。

    本来事情就这么告一段落,然而对方掌握兵权之后,出尔反尔,试图杀害尉迟顺,尉迟华等部曲奋力反抗,又有几名将领带兵赶来,好不容易护得尉迟顺突出大营。

    事已至此,尉迟顺无处可去,在众人的劝说下,向原来的敌人——宇文氏投降。

    本来尉迟顺是要往南逃,因为许昌以南的长社城外就是宇文明大军所在地,但新任主帅考虑到这一点,提前安排重兵拦截,尉迟顺只能拐向东面。

    尉迟顺的女婿宇文温,如今控制了亳州总管府大部分地区,尉迟顺向东逃,打算先摆脱追兵,然后进入宇文温控制的地区再做打算。

    然而追兵很多,护送尉迟顺东逃的队伍,逐一分兵阻拦追兵,但即便如此,追兵依旧追着尉迟顺,一直追到许昌东面的扶沟城。

    扶沟守将深受尉迟顺信任,此时走投无路的尉迟顺入了扶沟,得对方协助,关闭城门将追兵拒之门外。

    但扶沟距离许昌不过百里,城中守军不过千余,一旦许昌大营调动兵马来围城,扶沟是守不了多久的。

    尉迟顺打算继续东进,但为数不少的追兵在城外游荡,看样子即便勉强突围,随行人员的损失也会很大,到时候未必能护得尉迟顺安全抵达亳州。

    这年头兵荒马乱,各地豪强、大户又喜欢打劫过路商旅,然后栽赃给流寇,部曲们担心郎主尉迟顺勉强东进,半路上遇到不测,便自告奋勇突围求援。

    突围求援的队伍分三队,一队向东,一队向东北,一队向东南,只有往东北而去的队伍是真正求援,赶往其他两个方向的队伍是为了干扰追兵判断,分散对方兵力。

    尉迟顺之所以如此安排,是因为先前就知道宇文温驻军在汴州雍丘,雍丘位于许昌东北方向将近三百里,同时也位于扶沟东北方向,两地之间相距百余里。

    向东北方向突围的勇士当中,尉迟华就是成员之一,一行人好不容易摆脱追兵,逃到雍丘附近时只剩下他和另一名同伴,两人身被数创,坐骑也负了伤,人和马都快要支撑不住。

    所幸追兵被他们甩开,又遇见雍丘大营外围警戒的游骑,方才顺利抵达雍丘。

    尉迟华说到这里,跪地磕头,声泪俱下的乞求邾王(西阳王)尽快发兵前往扶沟,在城破之前,救安固王(胙国公)一命。

    宇文温闻言用食指刮刮鼻子,默默转身离去。

    留下一众侍卫,陪着“西阳王”安慰这名不顾安危求救的勇士。

    先前,宇文温已得急报,说胙国公反出许昌大营,向东逃亡,下落不明,这让他琢磨不已。

    半个小时前,宇文温正在看舆图,突得手下来报,说救起两名敌军士兵,对方自称为安固王(胙国公)所派,赶来雍丘求援。

    宇文温听了这个消息后,第一反应认为来人是刺客。

    但又不能不见,于是让一名侍卫扮作他,他自己扮作侍卫,和其余侍卫混在一起,陪同“西阳王”接见来人。

    如果来人是刺客,必然认得他,却不会意识到他混在侍卫之中,到时必然神色有异,那么。。。

    即便对方身手了得、暴起发难,宇文温绝不会倒霉,如果来人不是刺客,那宇文温就听听对方说什么。

    现在,他听了,听完之后心拔凉拔凉的。

    此情此景,让他想起似曾相识的感觉。

    譬如,在那个时代,忽然收到个短信,发短信的人说你岳父因为嫖娼被抓。。。出车祸昏迷不醒,如今正在医院等着做手术,必须先支付押金一万元,转账账号如下。。。。

    岳父等着钱救命,这钱你是转还是不转?

    宇文温不知道别人会怎么样,他是不会转的,因为这是典型的短信诈骗。

    所以,他判断扶沟城极大概率是个诱饵,很可能是岳父尉迟顺设下的圈套,要是自己急匆匆带兵过去了,搞不好会遇伏,被人乱箭射死。

    也就是说,这很可能是一个女婿算计岳父,而岳父又反过来算计女婿,翁婿互相算计、互相伤害的家庭伦理狗血剧情。

    对于精心策划计谋、准备大决战的宇文温来说,这样就尴尬了。

    有些尴尬的宇文温,揉了揉太阳穴,他虽然做出了初步判断,但又不敢就此下结论,因为岳父若真的山穷水尽求他救命,若是见死不救。。。

    想想尉迟炽繁、尉迟明月悲痛欲绝的样子,想想这两位在王府里上吊的惨烈场景,宇文温的冷汗瞬间就冒出来,不由得擦擦额头。

    尉迟顺的破绽在妻儿,宇文温正是以此为突破口,算计自己的岳父;宇文温的破绽也在妻儿,那么尉迟顺极有可能也以此为突破口,算计自己的女婿。

    北风吹过,雪花飘飘,宇文温忽然觉得有些冷,他真想对天大吼一声:你这样算计自己女婿,还有良心吗!!

    一旁跟着的张定发,方才听了尉迟华所说的话,见着宇文温有些萧瑟的模样,迟疑片刻,随后开口说道:“大王,属下觉得,此事似乎有诈。”

    宇文温停下脚步,转头看向对方:“此话怎讲?”

    “动机,胙国公得大王预先提醒,知道夫人和世子已经脱离蜀王府的控制,又得大王亲笔劝降,分析利害关系,必然知道蜀王府迟早会派人来夺兵权。”

    “对方派人来了,顺利拿到兵权,那么没必要急着动手把胙国公干掉,这样做完全是画蛇添足,大可在胙国公离开军营、前往邺城的途中再动手,譬如,过黄河时失足落水什么的。。。”

    “更何况胙国公交出兵权,已经是任由对方处置的态度,既然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他又何苦和对方火拼,再来个仓皇出逃,这怎么看怎么都让人生疑。”

    张定发所说的疑点,正是宇文温怀疑的地方,但他依旧不能排除尉迟顺亡命扶沟城的可能性。

    也许,尉迟顺以大局为重,认为继母王氏派来的人也会以大局为重,所以心甘情愿被软禁,等回到邺城后听天由命,可新主帅赚得兵权之后,搞不好为防夜长梦多,来个出尔反尔也不是不可能。

    当年曹魏的高平陵之变,司马懿和几个朝中元老对着洛水发誓,保证曹爽交出天子、放弃抵抗之后能家宅平安,做富家翁,然后呢?

    曹爽交出天子,放弃抵抗,司马懿没多久便食言,杀其全家,连三岁小孩都不放过。

    政治斗争就是这么龌龊,尉迟顺一厢情愿,以大局为重交出兵权,但对方未必会放过他。

    所以,尉迟顺出逃的原因,也许不是有阴谋,而确实是对方食言要动手,所以尉迟顺无奈之下只能奋力一搏,逃出来投奔女婿。

    想着想着,宇文温觉得左右为难。

    救人,可能中计,即便宇文温不是亲自领兵去,但也会白白损失兵马;不救人,可能岳父真就被人砍死,到时候自家府里不得安宁,尉迟炽繁姊妹寻死觅活,搞不好会自杀。

    那么,救还是不救?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