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四十章 尼寺(续)

    邺城,妙胜尼寺,寺门前人来人往,香客如潮,一队骑兵抵达寺外,其中部分成员下马,开始“清场”,让聚集在寺外的乞丐们让地方。

    寺庙是香客云集之处,人多,乞丐也多,善男信女们入寺烧香,见着寺庙附近跪地乞讨的乞丐,多少都会施舍些许食物,以显得自己心怀慈悲。

    故而越是香火旺盛的寺庙,其附近聚集的乞丐就越多。

    这意味着蟊贼也多,万一护卫不利,让郎主或眷属的随行之物被蟊贼顺了去,那可真是丢脸丢到家了。

    队伍打着安固王府的旗号,意味着这些人是王府侍卫,故而依例能着甲,簇拥在寺庙附近的乞丐们见多识广,知道是贵人来拜佛,自己可不能不识好歹。

    侍卫们按“惯例”将带来的一些炊饼分发给乞丐们,这算是给甜头,若是还有人敢不老实,那就赏一顿鞭子。

    没有乞丐是傻瓜,拿了好处赶紧往嘴里放的同时,立刻起身转移到别处,老老实实让出一片空地。

    没过多久,一辆马车在骑兵的护卫下缓缓驶来,队伍同样打着安固王府的旗号,安固王妃王氏坐在车中,手拿念珠,默默念着佛经。

    之前,她从夫君尉迟顺那里知道,女儿尉迟炽繁和小外孙宇文维城,已经平安回到宇文温身边,而同行的小女儿尉迟明月,已经被宇文温纳为侧室。

    对此结果,王氏心中百味杂陈,但好歹两个女儿都平安无事,这让她颇为欣慰,但随之而来的是担心。

    昨晚,王氏做了个噩梦,梦见她女婿、西阳王宇文温战死,随后自己两个女儿尉迟炽繁、尉迟明月变成寡妇,被夫家逼着剃度,在尼寺出家。

    年纪轻轻的尉迟炽繁和尉迟明月,面对青灯古佛,先后郁郁而终。

    女儿落得如此结局,让为娘的王氏心如刀绞,从梦中惊醒,随即流泪不止,这虽然是个梦,却很有可能成为现实。

    数日前,敌军攻拔黄河北岸要津黎阳津,邺城为此一日数十惊,王氏知道这是她女婿宇文温的兵马,而对方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邺城。

    她对于女婿攻入邺城后自己一家的安全倒不是很担心,毕竟再怎么说,看在两个女儿的份上,宇文温都会保得安固王府周全,关键是宇文温不可能攻进来。

    朝廷为了拱卫国都,已经做出各种部署,调集各地勤王军队进京,王氏虽然不知道具体情况,但多有耳闻,知道如今的邺城可不是任人宰割的羔羊。

    王氏就担心自己女婿急着立功,亲自带兵直取邺城,届时有个三长两短兵败身亡,那么她的两个女儿就要倒霉了。

    所以,王氏希望女婿知难而退,莫要再打邺城的主意,早日收兵南渡,在黄河以南待着就行。

    但那样的话,意味着翁婿对阵,安固王尉迟顺很可能会和女婿宇文温在战场上碰个面,斗个你死我活。

    王氏知道夫君尉迟顺满脑子想的都是家族,为了家族,保不齐会对女婿下手,而女婿看样子也不是优柔寡断之人,关键时刻,该动手搞不好真会动手。

    她不希望双方出事,但区区妇人无法阻止事态向最坏的方向发展,如今之计,就只能祈祷菩萨保佑,保佑她心想事成。

    让长安和邺城朝廷不分胜负,就这么东西对峙,如此一来大家都平平安安。

    正是因为这样,王氏才要到妙胜尼寺来上香,希望菩萨让她的愿望实现。

    妙胜尼寺在东魏时就是邺城名刹,香客很多,据说很灵验,王氏自从来到邺城,就和其她贵妇一样,时常到妙胜尼寺上香、许愿。

    马车正好停在乞丐们刚让出来的空地处,王氏在侍女的搀扶下,下了马车然后向寺门走去,得到消息的寺主很快赶来,迎接王妃入寺。

    一路挑担随行的仆人们,挑着拜佛所用香烛入寺,一旁经过的香客们,见着如此阵仗,知道有大施主入寺烧香,不由得纷纷驻足旁观。

    王氏入了尼寺,在正殿前香炉上香,因为她没有大摆排场,所以寺内其他香客依旧来来往往,在香炉旁插香的人也有一些,侍卫们见状提高警惕。

    他们主要是担心有蟊贼趁机行窃,至于有人敢对安固王妃不敬这种事,想想也知道不太可能发生。

    不知过了多久,王氏在侍女的帮助下将香插好,接下来就要入正殿去拜佛,侍卫们见四周无异常,松了口气,却见王妃走了没几步,忽然一旁挤来个少年。

    那少年衣着破旧,蓬头垢面,为了躲避面前一名年迈香客,不由得向一旁让了让,正好靠向王氏。

    跟着王氏的侍女,见状还没反应过来,那少年就差点在王氏面前摔倒,不过身手敏捷,一个趔趄就站起身,从王氏身边经过。

    一旁,眼尖的安固王府柴典卫发现,这少年手中多了一个玉佩,想也不用想就知道,这是对方从王妃身上偷的。

    “放肆!把东西。。抓住他!”

    柴典卫低声呼喊着,招呼手下从几个方向靠近那少年,原以为手到擒来,未曾料这位灵活如同猴子,在人群里钻来钻去,三两下就把侍卫们甩开,向着寺门窜去。

    进出寺庙的香客们纷纷躲避,眼见着那少年就要溜走,人群里忽然闪出一名布衣男子,当面就是一脚,那少年堪堪闪过,却被另一个布衣男子一拳打翻在地。

    少年被人制住,口中不住大喊:“打人了!打人了!”

    人群里挤过来几名少年,同样是衣服破旧、蓬头垢面,向着抓住少年的两个男子冲去,手中握着石块,看样子是一伙小贼,见着行窃事泄,冲出来救人。

    而人群之中又有几个布衣男子冲出来,将这几名少年一一制服,差点扩大的事态,很快就被平息。

    柴典卫赶来,示意那几个男子下手轻些,从少年手中拿回玉佩之后,示意同伴递过几个炊饼:“尔等且去一旁吃着!莫要瞎了眼,招惹不该招惹的人!”

    几个男子松了手,朝着少年们挥了挥拳头以示教训,见着对方服软,任其拿了炊饼,然后低声喝骂:“还不快滚!”

    少年们灰溜溜走了,柴典卫向着几名男子拱了拱手:“今日有劳了。”

    那几人有些尴尬的笑笑,拱拱手便走出寺外。

    他们的来历,柴典卫清楚,这些人是官,但却不是王府侍卫,奉了上官之命,每日围着安固王府转悠,既防外,也防“内”。

    这些人身负监视职责,监视的是安固王妃,另一拨人则监视安固王世子。

    当然,这些人也肩负保护安固王妃、世子的职责,毕竟王妃和世子的安全,是远在郑州的安固王所在意的。

    只要王妃和世子不出邺城,这些暗中监视的人,就是再尽职尽责不过的侍卫。

    一场小风波平息,柴典卫转入寺内,要向王妃复命,方才事发时,王妃让他手下留情,只要拿回玉佩即可,还让他分给少年们一些食物,如今事了,自然要复命。

    走进正殿,却未见王妃及侍女踪影,柴典卫发现本该在殿门候着的侍卫也不见了,心中暗道不妙,正要招呼其他人赶紧搜查,却见一名侍卫从侧殿转来。

    那侍卫鼻青脸肿,右眼眶淤青,明显是被人打了,见着柴典卫等人,立刻呼喊起来:“王妃被人劫走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