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三十九章 尼寺

    上午,阳光明媚,长安万善尼寺,正殿佛像前,千金公主宇文氏正在虔诚祷告,前不久,一名嫔妃为天子诞下皇子,天子为此于昨日率领文武百官至太庙,告慰历代先帝及祖宗,而千金公主今日特地到尼寺还愿。

    感谢佛祖显灵,保佑她弟弟有了儿子。

    继而向佛祖祷告,希望佛祖保佑小侄子平平安安,保佑天子能有更多子嗣。

    保佑大周早日平定逆贼,天下太平,百姓安居乐业。

    千金公主为当今大周天子亲姊,地位尊贵,到尼寺礼佛,虽然在其要求下一切从简,但烧的香可不会从简,正殿前特地增加的一座铜香炉里,插满了香。

    每一炷香都是千金公主亲手所插,足足花了一个时辰才插完,这一轮折腾下来,千金公主的手臂发酸,宛若灌铅一般沉重,加上她腿脚不便,入殿拜佛时需要人搀扶。

    搀扶千金公主的不是普通宫女,而是带着面纱的波斯胡姬阿涅斯,阿涅斯随着千金公主抵达长安后就一直伴随左右,形影不离。

    她未如外界所推测的那样,成为天子后宫中的一名佳丽,而是成为千金公主的闺中密友兼贴身侍女,照顾对方的起居。

    据猜测,其中原因,大概是因为面纱后是一副被毁掉的容颜。

    此时,阿涅斯搀扶着祷告完毕的千金公主起身,陪着她与寺主交谈,见着千金公主忙里忙外好不容易才得休息,额头上渗出点点汗珠,阿涅斯不由得有些心痛。

    千金公主历经磨难,再度和弟弟团聚,却不能正大光明以“千金公主”的名号出现在众人面前,因为她名义上还是突厥的可贺敦。

    一旦消息走漏传到草原,此时正在内讧的突厥各部落若是决出了新可汗,对方必然会遣使抵达长安,要求千金公主“回夫家”。

    天子肯定不会让亲姊再去草原受罪,所以绝不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故而千金公主如今对外的正式封号是“太平公主”,平日多以“长公主”称呼。

    而天子为免夜长梦多,试图为姊姊说一段姻缘,免得哪天突厥那边又来纠缠。

    但千金公主婉拒天子好意,阿涅斯知道对方不打算再结婚,而是要一心一意陪伴在天子身边,陪伴、照顾小皇子。

    不止一次,阿涅斯看见千金公主抱着小皇子时的表情,就如同一名母亲看着婴儿那样温柔。

    然而小皇子终究是有母亲的,而天子也不可能时时陪伴千金公主。

    天子有自己的后宫,有另一些亲人,亲情终究会被分摊出去,千金公主实际上还是孤零零一个人,所以同样孤零零的阿涅斯,决定陪伴千金公主,以挚友的身份陪伴对方度过余生。

    这种想法让人有些伤感,阿涅斯把思绪转到别处,想想如今的时局,心情很快就好了起来。

    近几日,长安城里除了皇子诞生的好消息,还有一个好消息让人欢呼雀跃,那就是官军在河南打了个大胜仗,名为“曹州大捷”。

    敌军仅有的三支主力,其中一支被歼灭,西阳王的大军距离逆贼盘踞的邺城,不过三百余里距离。

    西阳王又打了个大胜仗,让大家看到了尽快平定逆贼的希望,阿涅斯在想,待得战争结束,没了仗打的西阳王又会折腾出何种新花样?

    自涡阳一别,千金公主就没和西阳王见上面,不过对方送的礼物却络绎不绝,不但有各种精美的黄州瓷器、书籍、玻璃器具、香皂,还有各类海外香药和各地特产。

    甚至还有黄州最新的“特产”:针织衣袜。阿涅斯无法理解,这种织物究竟是如何纺织出来的。

    西阳王在外打仗,当然无暇琢磨礼单,送礼事宜都是西阳王妃一手操办,送的礼物不但种类繁多,还有人。

    来自海外的“昆仑奴”,全身上下皮肤黝黑,看着这些会表演杂技的昆仑奴,阿涅斯不由得想到在波斯故国时,她见过的黑奴。

    不仅如此,西阳王妃还送来一个皮影戏班,以及几个技艺精湛的厨子。

    这些厨子每日里变着法子做各种佳肴、糕点,虽然比不上皇宫御厨做出来的菜色那么名贵,但胜在有特色。

    阿涅斯不知道西阳王到底有多少想法,能让府里的厨子折腾出那么多花样的糕点,她觉得精力充沛的西阳王因为忙着打仗,所以没太多心思放在别处,若是日后天下太平,对方会折腾出何种新花样?

    钟声响起,千金公主在寺主的引领下,向尼寺后院走去,阿涅斯收回思绪,扶着对方向前走。

    转过几处回廊,千金公主来到一处禅房内,坐了会,脚步声起,两名年轻的法师入内,千金公主起身,与对方一一行礼见面。

    华光法师、华胜法师,是先帝(天元皇帝)的遗孀,如今年纪不过二十五六岁,虽然早已剃去青丝,但两人容貌依旧沉鱼落雁,光彩照人。

    阿涅斯看着两位年轻法师,有些出神,对方如此漂亮,让她颇感意外。

    她听千金公主说过,天元皇帝当年有四位皇后,待其去世,正皇后杨氏成了太后,没多久便去世了。

    其余三位皇后,被篡权的外戚杨坚勒令出家,为先帝追福。

    新君的生母朱氏,在小皇帝死后没几年也走了,先帝遗孀剩下陈氏、元氏二人,就是华光法师、华胜法师。

    后来隋国灭亡,朝廷不是没想过让两位法师还俗,以太妃的身份在皇宫居住,只是考虑到多方因素而作罢。

    对此,阿涅斯一开始还想不明白,如今见着两位绝色法师,才知道这是为了避嫌,避免当今天子被人造谣诽谤。

    如今一见,阿涅斯觉得天子的后宫里,没有一名女子的容颜比得上已经出家多年的两位法师。

    千金公主此来万善尼寺,除了还愿之外,还要顺便探望两位法师,以示朝廷并未遗忘二位先帝遗孀,免得被某些势利眼的女尼欺负。

    阿涅斯侍立一旁,见着两位法师气色极好,没有丝毫郁郁寡欢的样子,不由得有些惊讶,她还以为年轻女尼都是一脸苦相的样子。

    她在邺城时,寓居妙胜尼寺,里面住着的许多女尼,精神劲很差,用一句千金公主教她的词语形容,那就是“面如死灰”。

    中原的佛教,把当和尚(女尼)称为“出家”,阿涅斯琢磨着这些人大概是因为心灰意冷之后才会出家,所以年轻的出家人,大都面如死灰。

    哪里像这两位法师般,有乐在其中的感觉?

    想着想着,阿涅斯的思绪飞到遥远的邺城,回想起自己在妙胜尼寺居住的日子,想起那些一脸苦相的女尼。

    也不知妙胜尼寺里的那些法师们,现在如何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