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三十六章 钟声

    白莲净土,真空家乡。

    宇文温所说这八个字,掷地有声,让显和听了之后,脑袋嗡嗡作响,宛若钟声在自己脑海里回荡,那一瞬间,显和好像从这八个字里悟到了什么,却只差一层窗户纸,怎么也捅不破。

    诚如西阳王所说,这八个字作为口号,没有什么生僻字,即便不会写,应该也能朗朗上口,而其中蕴含的意味,却宛若苍茫大海,几乎要从字里溢出来。

    “施主!施主!”

    显和抓着宇文温的手,急切请教:“不知‘真空’之真义何在?还请点化贫道!”

    这个时代,中原的佛学界对于“真空”已经有了初步描述,当然这是基于佛教体系的描述,那就是外来的佛教借用中原本土道教的词汇,推出了一个名词,唤作“真空妙有”。

    按说正常学经的僧人大概会知道“真空妙有”,而现在,宇文温发现显和竟然不知道,也就是说这位学了山寨经文而不自知,既如此,那就更好忽悠。

    “所谓‘真空’一词,即真之空。。。”宇文温开始鬼话连篇,反正是忽悠人,所以自己不需要懂,只要把听众绕进去即可。

    狂信徒很容易走火入魔,所以他只要故意指一条歪路,对方就会自己陷进去,心智大乱,那么。。。。

    “法师可曾学过《摩诃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摩诃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显和念着西阳王所说词汇,有些茫然,他好像听说过这经文的名字,但师父没教他。

    宇文温见着对方连这常见的经文都不懂,随即收回双手,于胸前合十,做虔诚状,开始呢喃起从杨济那里学来的《摩诃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唐三藏法师玄奘译本)。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

    “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即说咒曰: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

    宇文温用极其有亲和力的声音,将经文一字不差背诵完毕,让显和听得如痴如醉,他还没来得及提问,却听宇文温说道:“所谓真空,即‘非空之空’。。。”

    “舍利子,即舍利弗,释迦牟尼佛的十大弟子之一,其所谓色不异空,空不异色,真义其实。。。”

    说到这里,宇文温没再说下去,显和宛若极度口渴之人刚喝到一口水,想再喝却发现没了,急得差点就要抓耳挠腮,眼巴巴的看着宇文温。

    他原以为对方只是休息一下,然后继续说,却未见下文,几乎要哀求起来:“施主,接下来呢?”

    “法师只需谨记‘白莲净土,真空家乡’这两句口号即可,何须问那么多?”

    “不不,施主所言差矣,若贫道不解经文真义,如何点化信众?”

    “那法师可自行求学,与寡人何干?寡人王命在身,无暇他顾,只是与法师有缘,建言一二罢了。”

    “这这。。。”显和有些手足无措,西阳王刚给他推开一座座大门,门后是一片片新天地,他眼界大开的同时,还等着对方指路,结果对方却说没空,这可如何是好?

    看着越陷越深的显和,宇文温知道火候差不多了,他借鉴传销集团洗脑的手段,不断用各种新名词、新概念冲击显和的思维,让对方三观错乱,心理防线崩溃,如今看来效果很好。

    宇文温说了那么多,实际上是各种名词大乱炖,本来说的是如何造反,结果莫名其妙转到《摩诃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这玩意他本来学了是要“撩妹”,如今用来忽悠狂信徒。

    见着显如心智大乱,宇文温进一步试探:“法师似乎不通梵文?”

    显和闻言一愣,有些尴尬的回答:“贫道才疏学浅,确实不通梵文。”

    “那法师又如何与寡人谈论经文?《弥勒下生成佛经》,以法师的功力大概只是学了些皮毛,如何解救万民于水火之中?”

    “这。。无妨,无妨!施主心向弥勒净土,必有大智慧!”

    显和再度抓住宇文温的左手,激动的说着,原本一片迷茫的眼神,再度变得狂热起来:‘施主麾下有雄兵数万,可横扫天下,建立人间净土!’

    宇文温似笑非笑的看着对方:“寡人。。。为何要建立人间净土?”

    显和急得话都说不利索了:“施、施主精、精通佛法,对如何起、起事颇有心得,手中又有强兵,为何。。。。”

    “寡人有疾。”

    “啊?施主生病了?贫道粗通医术,可。。。”

    “不是,寡人喜欢财、色。”宇文温见着这位连“寡人有疾”的典故都不懂,继续忽悠:“寡人府里有良田千顷,妻妾成群,僮仆千余,绫罗绸缎取之不尽,金银财宝堆积如山,并无缺憾。”

    “寡人的日子过得很好,不需要去净土。”

    “可是百姓的日子过不下去了!”

    显和呼喊起来,涕泪横流:“百姓的日子苦,一年比一年重的赋税、劳役,官府不把百姓当人看,豪强大户盘剥如同扒皮,寺庙的僧邸粟又沾不得,丰年家无所剩,灾年卖儿鬻女,大伙没了盼头,只盼弥勒下生,世间化作极乐净土!”

    说完,抱着宇文温的手臂嚎啕大哭:“施主坐拥雄兵,为何要眼睁睁看着百姓于水深火热之中煎熬却坐视不理?”

    宇文温看着对方蹭到自己袖子上那一溜鼻涕和口水、泪水,嘴角抽搐了一下,随即说道:“法师是不是弄错了什么?”

    见着显和发愣,他继续说:“官府不把百姓当人看,那就把贪官污吏投入大牢,换上爱民如子的好官不就结了?”

    “强宗著姓欺男霸女、武断乡曲,那就把他们连根铲除,这不就结了?”

    “战乱频仍,那就扫平各国,天下太平了,哪里还有兵灾?”

    “水灾旱灾导致百姓流离失所,那就兴修水利,缺粮那就调动别处粮食赈灾,有无良和尚放高利贷,把他拉出去游街示众,以儆效尤,这都有办法解决,不是么?”

    “弥勒菩萨还得许多年才后降世成佛,身为信徒,怎么能成日里敲锣打鼓,撺掇不明真相百姓,叫嚣着让菩萨提前上班。。。降世?”

    “是不是有人居心叵测,妄图打断弥勒菩萨的修行?”

    “法师被人蛊惑,当了邪魔的细作而不自知,简直是可笑至极!”

    显和被宇文温这么一轮口水喷下来,已经彻底傻了,想说些什么却说不出,对方此时给他的印象是精通佛学之人,说的肯定有道理,只是自己见识少,无法理解罢了。

    “说吧,法师的同伴还有哪些?”

    “啊?施主这是?”显和觉得自己脑子已经不够用了,对方明明说的是佛法,忽然又跳到另一个话题,让他思路跟不上。

    “一网打尽!看看有谁是居心叵测之人,你有何疑虑?莫非打算藏污纳垢?”

    “这这。。。不不。。。”

    显和急得满头大汗,却不知该如何说,宇文温盯着对方的眼睛,一字一句说着:“寡人要平定青齐之地,让百姓修生养息,过好日子,法师的那些同伴若是搞乱,不是让百姓倒霉么?”

    “若这些人都像法师一心为民,寡人绝不为难,若敢浑水摸鱼,一个个都要死!”

    被宇文温这么一吼,显如浑身一颤,不过随后对方所说,让他呆住了:“待得青齐平定,法师选几名真心向佛的同伴,一起去名师坐下听讲,学正经的经文吧,寡人亲自引路!”

    显和还没回过神,又听宇文温说:“然而,佛法自天竺传入中原,历经数百年,各类经书传抄甚多,也不知其中真真假假,不知其中真伪如何。”

    “若法师有心以佛法普渡世人,寡人上奏朝廷,派法师及志同道合的同伴一起去天竺求取真经,或在天竺那烂陀寺留学、钻研佛法,那也不是不可能。”

    那烂陀寺,显和听说过,据说是佛教圣地,那里有无数佛学典籍,蕴藏着无上佛法。

    西阳王所说,宛若巨石投入一湖静水,在显和心中激起千重浪,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愣愣的看着对方。

    见着西阳王那和蔼的笑容,听着禅房外传来的钟声,显和泪流满面,拜服在地:

    “贫道愿尽绵薄之力,助施主平定青齐,,,”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