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三十三章 有利可

    左城郊,军营外,一列庞大的车队正在入营,这是从黄州西阳启程的车队,历经一千余里路程,跋山涉水抵达左城,虽然打着西阳王府旗号,但入营时按规定得接受检查。

    西阳王身为全军主帅,既然强调军纪大如山,肯定要带头遵守,军营绵延数里,营门十余个,所有人进出各营门都得“办手续”,王府的车队也不例外。

    大量马车排在营门外,守门士兵不敢掉以轻心,营门处放着拒马,里外共三层,有士兵在拒马后立大盾严阵以待,上前搜查的士兵分三队,一队在外围警戒,一队对车辆进行逐辆搜查,一队则负责查随行人员。

    车,都是四轮形制的马车,士兵们拿来带锁链的“车轮锁”,将每辆车的某个车轮锁住,然后开始检查车辆。

    车上满载货物,每件都检查一遍是不可能的,故而士兵们只能抽查,而随行人员却可以逐一检查,不光车夫,随行的西阳王府侍卫,也得接受检查。

    西阳王府司马张定发,对此习以为常,虽然前来检查的士兵认得他,但依旧询问相关情况,然后记在小本本上备查。

    折腾了一番,张定发及部下通过检查,却依旧不能入营,他们虽然是西阳王府侍卫队伍一部,但按照规定,得营内有西阳王府侍卫来接,这需要时间。

    风尘仆仆的张定发,趁着这段时间,和驾车的车夫聊起来,聊的是轴承故障率。

    四轮马车,比寻常马车多了两轮,也就是前面的转向轮,这样的马车载货量比两轮马车大,但故障率高,若路况尚好时还行,若道路坑坑洼洼,四轮马车要比两轮马车容易坏。

    所以四轮马车主要是在山南使用,其中又以黄州的四轮马车为多,但无论是哪里制作的四轮马车,都要面对“容易出故障”这个问题。

    黄州制造的四轮马车,使用了滚柱轴承,以及精铁所制“减震板簧”,能有效降低马车的故障率和乘坐舒适度,但随之而来的问题就是造价飙升,影响了推广。

    为此,许多工匠忙碌了多年时间,不断改进、优化四轮马车的结构,改进滚柱轴承、减震板簧、车轮,在无数人的努力之下,如今的四轮马车,在有效增加载货量、降低造价的同时,确保了低故障率。

    四轮马车,在山南荆襄之地越发普及,而在黄州,已经全面取代了两轮马车,涉及陆路运输时,无论是民间商队、镖队还是军中辎重车,车辆的形制全都是四轮车。

    此次张定发带着王府侍卫赶赴淮北,到府主西阳王帐下听令,随行就有一支由四十三辆四轮车组成的车队,这支车队从西阳出发,直到抵达左城,没有一辆车出大问题。

    大问题指的是出现那些导致车辆无法行驶的故障,譬如转向机构、滚柱轴承、减震板簧、车轮损坏等,而能做到这一点,除了马车制作精良以外,每晚车队休息时,车夫对车辆进行的必要保养也是低故障率的保证。

    包括滚柱轴承在内的活动结构要加“润滑油”润滑,车轮的磨损情况也要检查,一旦发现破损异常,就意味着相应的减震板簧有问题,需要及时调整。

    如此一来,导致使用四轮马车的成本比两轮马车要高,但优点也很大,那就是耐用度和载货量大幅增加,综合计算下来,使用四轮马车长距离运输货物,可比用两轮马车运货有利可图。

    民间运输且不论,军用运输之中有了可靠的四轮马车,辎重车可以随时切换成车阵以自保,这对于辎重队来说,是防御敌军骑兵袭击的不错手段。

    而载重量大、故障率低的四轮车,有效减轻了行军时将士们的负担,在大量四轮车随行的情况下,大军行军速度能稳稳确保每日至少四十里以上的速度。

    到了宿营地,甚至可以不立营栅,直接把四轮车围成一座座“车城”,同样可以防御敌人普通强度的袭击。

    特制的四轮车,除了运输辎重,本身还是军械,随时可以转化为防御工事,这对于以步兵为主的黄州军来说,是一大利器。

    张定发之所以如此关注马车的故障率,因为“根据研究表明”,马车出故障最多的地方,除了减震板簧,就是轴承,耐用的轴承,可是很好卖的。

    而他家,入股了王府的轴承作坊,四轮车的大量推广,导致车用轴承的需求量暴增,黄州有几家车用轴承作坊,几乎全年无休,为东家和股东们带来了不菲的利润。

    所以,每当看着一辆辆坚固耐用的四轮马车在路上穿梭,张定发就宛若看见滚滚财源走进自己钱袋,听着车轮转动时轴承发出的“哒哒”声,他就如同听见钱袋里铜钱撞击的声音。

    那声音是如此的美妙,让人陶醉不已,张定发和车夫们了解情况后,看着军营外那座大规模军市,听着军市里的喧嚣声,不由得感慨。

    西阳王的大军,每打一次胜仗,紧随其后的人们就能大赚一笔,之前没有人能想到,原来除了武人之外,其他人也能从打仗中受益。

    战争,对于大家来说竟然有利可图。

    好不容易入营,张定发正要面见府主、西阳王宇文温,却得知对方去了左城北郊的左山,在山上的左山寺礼佛。

    张定发听到这里,第一反应是:礼佛这怎么可能!

    他知道西阳王不信佛,也不信道,西阳王之所以有时会去佛寺、道观烧香,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而且一般是陪着女眷去的,独自一人去烧香的情况很少。

    所以,若不是有利可图,西阳王去左山寺做什么莫非是要伐山破庙

    。。。。。。

    左山寺,钟声悠远,一身便服的西阳王,此时正与寺主交谈,官军调集人力物力刚修葺一新的佛寺,宛若人间净土,而捐资修葺寺庙的大善人宇文温,此时面带笑容,和蔼可亲。

    然而与之交谈的寺主却有些战战兢兢。

    宇文温不是怪物,当然不会散发出所谓“王霸之气”让凡人颤抖,寺主之所以如履薄冰,是因为宇文温带来的士兵。

    披坚执锐的士兵。

    脚步声起,两个士兵押着一名年轻僧人来到正殿,那僧人嘴里被塞了破布,无法说话,只能“呜呜”的挣扎着,这却是徒劳无用之举。

    正主到了,宇文温停止交谈,转过身看着那个被士兵押来的僧人,上下打量了一番,示意左右将其口中破布扯下,随后饶有趣味的问:

    “你,就是那鼓动造反的妖僧”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