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二十四章 白马津

    深秋,北风萧瑟,滚滚河水向东流,黄河河面上一座浮桥连接南北,其南岸是白马津,每日都有大量军民通过浮桥往来南北,而扼守白马津的戍堡附近有驿站,成了过往行人的临时歇脚之地。

    驿站,一般只接待官吏或者军中将士,南来北往的过客,只能在驿站外鳞次栉比的邸店、食肆休息,各种身份的过客,聚集在档次不一的邸店、食肆里,谈天说地,议论各种奇闻异事。

    大家在歇脚的同时,顺便打听消息。

    如今时局不稳,官军接连打败仗,淮北已为逆贼所占,而河南战火纷飞,一旦官军再败,恐怕黄河以南就要易主,所以过客们很关心时局,以便尽早趋吉避凶。

    在白马津这种交通枢要、人流密集的地方,消息的流传速度很快,人们可以在此打听到各种各样的消息,对此大概判断一下战局进展如何。

    而现在,一个消息不胫而走,那就是官军在曹州大败,几尽全军覆没。

    对于这个消息,寻常人只是嗟叹世间多了孤魂野鬼,或者感慨逆贼势大,而有识之士听了之后,能判断出邺城朝廷怕是不妙了。

    “唉,谁知道短短一年时间,时局竟然糜烂至此。。。”

    “老兄,何以有如此感慨?”

    “你是不知道,去年,就是去年,我在这白马津,可是见着天子御驾亲征那浩浩荡荡的队伍,是何等的威武雄壮。。。”

    一处简陋的食肆,草棚下几名衣着普通的过客正在聊天,其中一人消息灵通,据说有幸见识过天子御驾亲征时的盛况,据他所述,当时渡河南下的队伍,绵延十余里,一眼望不到头。

    那时候,沿途百姓必须回避,来不及回避的就得跪在路边,不得抬头窥探,谁敢不老实,轻则一顿鞭子,重则拉去当苦力。

    所以,这位老兄当时没见着天子御辇是何模样,但对王师的威风凛凛可是有切身体会。

    当时,见着如此大规模的军队,没有人怀疑占据豫州州治悬瓠的逆贼能撑多久,大家都觉得天子既然御驾亲征,又有丞相辅佐,必然能于年底平定叛乱。

    结果官军围了悬瓠之后,花了数月时间就是拿不下来,不但如此,还伤亡惨重,接连吃败仗。

    后来,据说天子有恙,随后御驾返回邺城,没多久,接连惨败的官军在邵陵又吃了一场大败仗,据说将士们十不存一,眼见着逆贼气焰十分嚣张,朝廷又派大军南下,避免局势恶化。

    那一次官军渡河,大部走的也是白马津,规模虽然比不上天子御驾亲征,但声势依旧不小,大家认为朝廷这一次总该把逆贼平定了,结果事与愿违。

    朝廷丢了淮南,又丢了淮北,被独脚铜人打得头破血流,如今。。。

    听到这里,有人来了兴趣:“独脚铜人?这是何方人物?”

    那位回忆着官军威风场面的消息灵通人士,砸吧着嘴回答:“谁知道呢,都这么说,我也不知道独脚铜人是何方人物,反正很厉害就是了。”

    “据说,这独脚铜人有神通,守得悬瓠如铁桶般,无数官军昼夜攻打,就是攻不进悬瓠,而这独脚铜人不但侵吞了淮北,如今还在曹州,把官军打得尸横遍野。。。”

    听得这个消息,又有人插话:“这么说,官军真的在曹州败了?”

    “败了,真的败了,这事情瞒不住,最迟再过几日,大家都会知道了。”

    得知如此消息的人有些难以置信:“那。。那逆贼若是渡过黄河,京城可不就危险了?”

    “可不是怎的?我跟你们说。。。”

    消息灵通人士压低声音,低声透露一个消息:“咱们这不是归汴州管么?据说逆贼新占了离狐,要进攻濮阳,咱汴州的兵马,如今已经赶赴濮阳增援了!”

    “濮阳?可是。。。滑台这边也危险吧?万一逆贼要渡河,走的必然是白马津,可不就是此处?”

    “谁知道呢?逆贼走青齐那边的碻磝一样过黄河,即便真要往这边来,未必走白马津,这不是还有东燕那边的石济津、延津,还有附近的长寿津嘛!”

    在汴州地区的黄河河段,有数个要津可以渡河,白马津(渡)是最大的一处,所以是兵家必争之地。

    逆贼从曹州来,必然先占濮阳,然后直扑白马津附近的汴州州治滑台,才能控制白马津,到时候白马津可就走不通了。

    得了消息的过客们,思索着日后该如何躲避战乱,而有的人则关心官军何时能够击退逆贼,因为虽然现在才只是准备入冬,但到了来年春天,黄河以南若依旧战火不断,那么春耕必然无法正常开展。

    春耕不畅,到了夏秋时节,那地里的庄稼可就是歉收或者绝收,届时若爆发饥荒可不是闹着玩的。

    想着想着,许多人沉默下来,时局动荡,纷乱将近十载,不知何时是个头,本来当年周国灭齐,百姓们还以为天下终于太平,结果没几年又打起来,一直打到现在。

    再这样下去,百姓们即便没死在战乱中,也很可能在饥荒爆发后变成饿殍,届时能活下来的人之中,有没有自己和家人,谁也说不清。

    正唏嘘间,忽然从一旁传来巨响,宛若晴天霹雳般吓得许多人一个哆嗦,人们循声望去,只见不远的戍堡处冒起浓烟,似乎被雷劈了一般。

    然后第二声、第三声巨响传来,戍堡处依次冒起两股浓烟,人们这下算是看得请清楚楚,而随后爆发的厮杀声,让所有人面色一变。

    堡内有号角声响起,堡外有巡查的士兵高声呼喊着“敌袭!”,又有身着布衣的行人忽然拔刀向一旁的士兵砍去,驿站外乱成一团,而周边邸店、食肆里的过客见状吓得四散奔逃。

    官道上本来走得好好的一支行商队伍,其随行人员从马车上拿出各种武器,策马向着浮桥方向冲去,惊慌失措的行人,连滚带爬躲到道路两旁,目瞪口呆看着官军和这些人搏斗。

    戍堡处又传出几声巨响,堡内情况不明,驻军似乎关上门以挡住袭击,而白马津一片混乱,等着过河或者刚过河的行人如鸟兽散,遗留大量行装。

    此时此刻,保命要紧,而袭击浮桥的不速之客,渐渐占了上风,眼见着这些人有夺桥成功的可能,却见河桥中段冒起大火。

    过河浮桥,是由两条大锁链将许多船只串在一起而构成,船和船之间铺着木板,以供行人、马匹通行,一旦着火,火势很容易蔓延。

    果不其然,原本只是在浮桥中段出现的火光,很快就向两端蔓延,横贯河面的浮桥,渐渐化为一条火龙,而支撑着浮桥的两条大铁索,依次沉入河中。

    那应该是河桥北岸的守军将铁索弄断,没了铁索的束缚,燃烧着的浮桥很快解体,化做一艘艘火船,随着河流向东漂去。

    宏伟的黄河浮桥,就这么消失在白马津河段上。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