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二十一章 打听

    午后,西阳王府中尉全有轮休,回到帐内休息,被褥自然是没有的,他跟着西阳王夜袭,家当什么的还留在后方大营,如今要打个盹,睡的是自然是睡袋。

    全有彻夜未眠,加上一直处于注意力高度集中的状态,要和同伴一起保护西阳王,如今官军打了胜仗,他们也能松口气,此时哈欠连天只觉全身发软,真想好好睡上一觉。

    从昨日清晨到现在,全有及部分侍卫都没有合眼,当然,西阳王也是如此,参与夜袭的将士也是如此。

    如今大局已定,将士们轮休,而方才西阳王也在大帐打个盹,全有等人有同伴顶替,自然也要打个盹,养足精神,以便晚上继续轮值。

    因为太困,全有连铠甲都懒得脱,掀开睡袋一角便钻了进去,没一会就鼾声大作,睡了一会忽然被人推醒,一看怀表,刚好半个时辰。

    推醒他的是一名侍卫,说外面有人找,全有正纳闷,走出帐外一看,原来是卢勿吉。

    卢勿吉带着几个同伴,拎着几只野兔“登门拜访”,睡眼惺忪的全有,见着卢勿吉等人手里那几只野兔,哭笑不得。

    “卢队主这是何意这野兔我若是收了,那可是收受贿赂,要挨罚的。”

    “全中尉,几只野兔,哪里能是贿赂呢”

    “可不能收,大王说过‘勿以恶小而为之’,这几只野兔拿走,给兄弟们加餐,不然我可要发火了。”

    卢勿吉见着全有不像是“欲收还拒”的样子,示意同伴把野兔收好,然后表明来意:“实不相瞒,某等几个见识少,想向全中尉打听一件事”

    “能说的,我当然会说。”全有为人有些憨厚,但不代表他蠢,“卢队主,不该打听的事情,你可不要打听,我也不会说的。”

    “哪里哪里,卢某不是打听什么大事,就是想知道,这流通券是怎么一回事。。。”

    卢勿吉先前被俘,带着同伴一起在西阳王帐前听命,他任队主,管着一拨人,都是骑兵,按着西阳王的吩咐执行“特别任务”,主要是刺探军情和抓俘虏。

    他和西阳王府侍卫头领、中尉全有打过交道,凭直觉判定此人可靠,不是奸猾之人,于是有些不明白的事情,喜欢找对方“答疑”。

    此次,卢勿吉等人伏击敌军溃兵,立了大功,得西阳王赏赐,每人一百匹布,由此产生了一个疑问。

    韩氏部曲,选择了什么“流通券”,据说就是一张纸,卢勿吉等人第一反应是这根本不可靠,但转念一想,搞不好是自己没见识,在路边见着狗头金却当成石头,不屑一顾。

    众人退下后,卢勿吉几个越想越坐立不安,琢磨着找“万事通”全有打听打听何为“流通券”。

    卢勿吉怕自己脑子不够用,特地带了几个机灵的同伴,一起过来向全有请教。

    这个问题,解释起来颇为麻烦,全有请几位入帐,席地而坐,自己也盘腿坐下,一开口却是提问:“你们会算数么”

    “算数嗨,我们几个字都不认得几个,只会数手指,算是不会算数吧。”

    “那就别用流通券了,免得心里不踏实。”

    全有不懂什么大道理,说话直白,卢勿吉就喜欢他这点,而全有以“过来人”的身份,劝卢勿吉莫要急着用流通券。

    他实话告诉对方,流通券确实就是一张纸,至于这张纸上面印着的布匹数量到底算不算数,那要看是谁收。

    说白了,这张纸就是一个信用凭证,如果买卖双方都认可,那就值钱,如果卖方不认可,这就是废纸。

    进一步说,在黄州以外地区,除非收到流通券的人有见识,否则流通券还就真是一张废纸,如今在军中,主要是军市里的商贩认可,所以流通券才能“流通”起来。

    这些商贩,在黄州都有邸店,所以流通券到了他们手上好用,而外地商贩或者百姓,可不信这种花花绿绿的纸能当布匹用。

    而且,流通券用起来时需要算“余额”,也就是用来买东西时,卖家会“找零”,如果用流通券的人算数不好,大概用起来总会觉得自己被骗了。

    卢勿吉闻言点点头:“原来如此。。。。那么。。。我等未见识过官军的军市,不知何时能参观一二”

    他和同伴投降宇文温没多久,大部分时间在外哨探,所以大军驻扎小黄时,卢勿吉等人没时间没机会见识东南道行军的军市有何不同。

    全有明白这一原因,大概向卢勿吉介绍了一下官军军市的情况。

    军市,其实天下间各地军队多少都有开设,有的是在军队驻地附近开设,有的则是在军中开设。

    然而按照以往的旧例,军市一般乌烟瘴气,那些将领平日里克扣士兵的口粮,然后把本该发放的粮食放到军市里高价出售,让饥肠辘辘的士兵花钱来买。

    或者是将军需物资换个手,拿到军市上来卖,中饱私囊,这种军市一般在军营里开设。

    大军驻扎某地,将士们的各种需求不小,所以当地百姓或者商贩,会借此机会做买卖,发一笔小财,这种军市一般是在军营外附近地区开设,必然要分给带兵将领一些好处。

    故而许多军队的军市,实际上是那些带兵将领捞钱喝兵血的手段。

    而如今山南军队,无论是河南道行军,还是东南道行军,军市里的商贩,全都是在各总管府“备案”的“信誉商家”,销售的都是黄州等地物美价廉的日用品、小食品,价格公道,带兵将领不得插手军市买卖。

    军市有专门的军吏管理,负责处理商贩和将士之间的纠纷,商贩不能强卖,明码标价,严禁贩卖粮食,而军中将士不得强买,不得赊账,有违反者以抢劫论处。

    商贩出售各种实用的日用品、小食品,买卖所得都要规定税率纳税,税收归主帅统一分配。

    以东南道行军为例,在军中时不时开设的军市,既让士兵有了消费的去处,缓解一下紧张的心情,又让商贩赚到了钱,而所缴纳的商税能够补贴军中开支,是皆大欢喜的局面。

    东南道行军里的军市,鼓励用流通券,用流通券买东西能有优惠,但全有还是劝卢勿吉,既然算数不好,还是用布匹买东西比较实在。

    要几尺布,当场拿尺子一量,剪开就好,明白易懂,好过数手指竖半天都数不过来。

    全有这么一说,卢勿吉等人大概听懂了,他们虽然没见识过流通券是如何在黄州通行无阻,但他们认为那些韩氏部曲不会是傻瓜。

    这些人既然选择流通券,必然说明流通券真的能在军市“流通”,所以卢勿吉等人觉得自己换流通券后,去军市用应该没问题。

    所以。。。。。

    卢勿吉看了看同伴,见着几个眼巴巴的看着自己,再次问全有:“呃。。全中尉,就是不知下一次军市会何时开张”

    全有想了想,答道:“我觉着吧,大王必然领兵驻扎左城,那么左城必然会开设军市,按以往经验来看,迟则五六日,必然就有军市在左城开张了。”

    “那么。。。咳咳。。。”卢勿吉期期艾艾起来:“那么。。。呃。。。不知军市里,是否有小娘子”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