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一十六章 兵法有云

    夜色中,敌骑三百出头,己方骑兵差一人到百,一比三的劣势,正常来说,不该上去拦截,因为兵法有云“穷寇勿追”,在没有兵力优势的情况下,强行拦截只会让己方伤亡惨重。

    这是李靖的判断,他奉舅舅韩擒虎之令,带着不到百骑拦截溃兵,特地从北面绕过左城,拦截溃逃的敌兵,来个搂草打兔子,结果却撞见数百骑兵北逃。

    自己带的骑兵不多,直接拦肯定是拦不住了,搞不好还会全军覆没,可看样子,这伙骑兵之中怕不是有大人物。

    想到这里,李靖的心跳猛然加速,他跟着舅舅出征,可不是单纯为了见识何为打仗,若是有机会立功,他可不会犹豫不决。

    奈何,奈何几次有机会他都抓不住,前不久的宁平故城之战,敌军主帅、奸相尉迟惇落荒而逃,李靖跟着兄长李药王策马追击,好几次逼近对方,却就是追不上。

    李靖血气方刚,和其他同龄人一样渴望建功立业,如今见着有可能是几个大人物从面前开溜,那里会甘心。

    但不代表他会冒冒失失冲上去,李靖开始琢磨该如何以最小的损失,把这股逃命的骑兵吃掉。

    兵法有云:归师勿掩、穷寇勿追;

    兵法又云:围三阙一;

    兵法再云:善用兵者,避其锐气,击其惰归,此治气者也。

    兵法还云:故夜战多金鼓,昼战多旌旗,所以变人之耳目也。

    兵法什么都说了,所以现在该如何破敌?

    熟读兵法的李靖,之前没有任何带兵打仗的经验,所以即便和舅舅韩擒虎谈论兵法能够说得头头是道,但他可不敢沾沾自喜。

    战国时,赵国的赵括纸上谈兵能说得其父赵奢无话可说,但这又如何?

    后汉末年,天下三分,蜀汉将领马谡于街亭遭遇曹魏名将张郃,别出心裁山上立寨,结果如何?

    李靖觉得若要成为名将,纸上谈兵只会害人害己,只有亲自带兵打仗并不断积累经验,才是正道,而现在,他就面临着经验不足的问题。

    要把兵书上的知识转化为切合实际并行之有效的战术,就得靠经验,李靖经验尚浅,但他不甘心就这么坐视一群大人物从面前溜走。

    思索片刻,他很快有了主意,示意部曲督近前。

    部曲督,是部曲中的将领,跟随李靖打草搂兔子的部曲,当然是行军总管韩擒虎的部曲,此次奉命出击是协助郎主外甥立军功.

    而听得李靖的策略,那部曲督惊得目瞪口呆:

    “三郎君,这..这样也行?”

    “行,肯定行!”

    “可是..可是敌众我寡...”

    “无妨,定然能够破敌!”

    。。。。。。

    向北疾驰的骑兵队伍,有六十五骑离队,拐向右侧(东面),去拦截试图骚扰己方的敌骑,虽然敌军兵力明显处于劣势,却不依不饶分兵冲过来拦截。

    若己方所有人都与之纠缠,会导致速度下降,横生枝节。

    对方的意图,就如几匹狼对付大群绵羊那样,不断在外围袭扰,迫使羊群移动减慢,以便为更多的狼赶来围攻羊群争取时间。

    这样的战术没问题,问题在于搞错了目标:己方可不是什么虚弱不堪的绵羊。

    如果是硬对硬,北上的队伍根本就不怕这些兵力明显处于劣势的拦截者,但现在情况不同,身后呼喊声连天,喧嚣尘上,大营内曼延的火光之中黑影重重,也不知是否有追兵发现他们的踪迹而策马追来。

    在这里和对方纠缠很不明智,对于护送主帅和几名将领北逃的骑兵来说,为大队人马争取时间逃跑是首要之务,故而分一支小队去拦截对方。

    己方六十五骑,对方看上去大概有三十余骑,己方人数明显占优,不会被对方“吃掉”,这六十五骑只要赶走追兵,调头继续北上即可。

    离队驱赶拦截者的骑兵很快便落在后面,大队伍继续向前冲,虽然黑夜里在黑乎乎的野地里疾驰很危险,随时有可能会摔得人仰马翻,但逃命要紧管不了那么多。

    不一会,东面又有敌骑追来,看样子也是有三十余骑。

    很快,另一支六十余骑的小队离开、转向,去驱赶这些烦人的追兵。

    大队伍前进,然而追兵依旧紧追不舍,在东面数十步外并排向北前进,距离渐渐接近,没一会对方又分出三十余骑试图靠近、袭扰。

    第三支小队同样是六十余骑,离队去驱赶拦截者。

    对方兵力不过百来骑,所以侯莫陈琼觉得这三轮驱赶下来,足以让追兵死心,未曾料刚过一会,东面如影随形的追兵中,仅剩的骑兵靠了过来。

    黑夜里看不清具体人数,看上去大概还是有三十余骑。

    侯莫陈琼对于追兵这种不死心的韧劲倒是有些佩服,再分兵六十余骑去驱赶追兵,二比一的兵力优势,绝对能赶走对方。

    果不其然,那六十余骑拦住追兵前进的方向,一同消失在夜幕之中,最后那三十余追兵终于被赶跑,侯莫陈琼觉得终于清静了,一门心思向北赶路。

    看看天色,估算一下时间,他觉得以目前赶路的速度,大概中午前就能赶到离狐,而届时己方大军还能有多少人能逃出来,不得而知。

    没有马,靠两条腿跑是跑不远的,若能逃过最初的追杀,那些溃兵只能躲在野外某处,看看能否躲过搜查,而能够逃出来的骑兵,又有多少会抵达离狐还是个问题。

    若没有备马,靠着一匹马不停的跑,即便跑到地方马也不行了。

    侯莫陈琼一行有备马,所以这不是问题,关键在于他逃到离狐城后,能守多久是个问题,官军惨败的消息必然很快扩散出去,届时人心惶惶之下,保不齐有人会起别的心思。

    兵败如山倒,说的不光是战场上,惨败影响的不光是将士的士气,还会影响人心,一旦众叛亲离,万事皆休。

    侯莫陈琼正思索间,有马蹄声接近,他第一反应是离队驱赶追兵的那些骑兵归队,然而旁边部曲的惊呼让他为之一愣:“追兵!追兵又靠过来了!”

    循声望去,侯莫陈琼发现东面旷野里又有数十骑向己方靠过来,看样子就是刚才一直紧追不舍的追兵。

    这就有些奇怪了,因为侯莫陈琼明明记得对方一开始兵力最多百骑,后来依次分了四拨妄图拦截自己,对方每拨人马都是三十余骑,刚好就那么多,怎么现在还有数十骑?

    他每次分派出去驱赶对方的那些骑兵,数量占绝对优势,不可能让对方还有机会再追上来。

    侯莫陈琼刚要下令分兵去驱赶新一拨追兵,却惊觉自己身边不过五十余骑。

    敌我双方刚遭遇时,他一行人共计三百出头,对方最多勉强百骑,结果不知不觉中,己方就剩下五十余骑,转头看看几乎和己方齐头并进的追兵,也有差不多六十骑的数量。

    对此,侯莫陈琼不由得错愕:本来三比一的兵力优势,怎么变成一比一了?

    这是怎么回事?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