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一十五章 选择(续)

    左城,城内多处火光大作,一门心思看官军杀敌的守军,面对城内忽如其来的骚乱,有些惊慌失措,虽然事前已经定下加强宵禁的规定,但城里到处着火、喊声震天,不知真真假假。

    今夜本就在城内巡逻的队伍,几乎同时遭到不明数量敌人的袭击,自顾不暇,哪里有心思去增援友军,城头上的守军正要增援,却见城外战事生变。

    伏击来袭之敌的官军,反倒被人夹击,不仅如此,南边冲来大量敌骑,沿着浮桥冲入大营四处纵火,眼见着战局急转直下,己方主力竟然溃败了,守军士气大跌,人心惶惶。

    对于城中乱局,守军无心应对,城外驻扎着数万官军,都被人打得落花流水,今晚己方就算守住左城,又能守住多久?

    正纠结间,城内传来爆炸声,浓烟和火光使得人心更加惶惶,而城外败退的友军北逃,逃到城下呼喊着开门,守军不知是开还是不开。

    按照战前布置,为了防止敌军乔装打扮赚开城门,左城各城门是不能开的,而城中还额外驻扎了一支队伍,以作为奇兵随时出城增援城外友军。

    现在这支队伍正在城内对付放冷箭的敌人,一时间无力出城增援,而逃到城下的溃兵,一旦城门洞开必然蜂拥而入,想关也关不上,万一被敌军趁势掩杀冲进城内,万事皆休。

    对于许多守军士兵来说,如今己方败局已定,迟早要投降,不如关着城门保住小命,等敌人招降,如果开门放人进来,到时候城内必然化作战场,自己会被注定失败的战斗卷进去,白白丧命。

    对于各门守将而言,他们听令于行军元帅侯莫陈琼,对方只布置他们切不可轻易出击,没安排他们开门收容败兵。

    战前一番周密布置,己方稳操胜券,事前没人想到竟然会兵败如山倒。

    开门还是不开门,让人左右为难,各门守将做出了不同的选择。

    城南门,正对大营北侧,相互间距离不远,守将开门放友军入城;城东门,守将紧闭城门,还命人运来杂物将城门堵死,避免敌军以轰天雷破门入城。

    因为敌人自东而来,所以城西门守将打开城门,放友军入城;城北门守将为了防备有敌军迂回至此赚城,没有开门。

    从大营溃逃的士兵夺路狂奔,见着城门打开,宛若即将溺毙之人看见一块漂木,奋力向着城内冲去,人人争先,入了城就等着关门。

    追兵就在后面,只有关门才能挡住,入城的溃兵如是想,但没能入城的溃兵哪里愿意,城门开着,那就是一线生机,而城门关上,意味着活路断了。

    城门一开,想关上就没那么容易,守将对此早有准备,他既然敢开门,自然有后招。

    城门后,两侧埋伏着士兵,长短兵一应俱全,还准备有塞门刀车,城门上方,有士兵准备好滚木礌石,而入城后约二十步距离街道上,布设有拒马,其后有弓箭手。

    一旦敌军尾随溃兵而至要趁乱入城,只需一声令下,准备就绪的伏兵就能给予对方迎头痛击,顺便将城门堵塞,来个关门打狗。

    万无一失的准备,然而入城的溃兵乱哄哄,秩序混乱,到处都是人,不知不觉之间,城门附近人群之中,多了几个逆流而上的人。

    待得这几个人的身影消失在人群中,地上多了几个包裹,几个“丝丝”作响冒着烟的包裹。

    守军注意力集中在城门洞,而入城的溃兵急着向前走,谁也没有注意到地上有冒烟的包裹,片刻之后人群中忽然火光大作巨响连连,随即白雾弥漫,许多士兵头上、脸上沾了大量白色粉末。

    然后捂着脸哀嚎起来。

    黑火药所制轰天雷,若装药量小,爆炸后直接杀伤的威力其实不大,但若作为生石灰的扩散装置,引爆后能将生石灰粉泼洒到很大的范围内。

    忽如其来的异变,让城门处乱成一团,许多睁大眼睛等着伏击追兵的将士,眼睛为生石灰所迷,难以睁开,虽然不至于永久失明,却暂时失去战斗力。

    混乱之中,守将为防万一,强令关城门,汹涌入城的溃兵哪里肯依,未等追兵赶到,城门洞处便出现自相残杀的场面。

    待得追兵赶到,门洞处一片狼藉,城门为尸体所阻无法关闭,率先冲入城的士兵被城头砸下的滚木礌石击中,伤亡不小,但随后冲入城的士兵更多,强行突破阻拦,杀入城内。

    城门后街道上拒马处,本来等着放箭的弓箭手,被趁乱靠近的细作用生石灰糊了一脸,瞬间失去战斗力,最后一道防线崩溃,守军再无力阻止追兵涌入城中。

    相对于城外那火光冲天的大营,左城内还算平静,而追兵突入城中,城池渐渐沸腾起来。

    绕城而逃的侯莫陈琼,看着身后火光渐渐大作的左城,不由得心中悲凉,这一战败得太惨,也不知道能有多少兵马能够逃出去。

    作为沙场宿将,侯莫陈琼知道关键时刻如何逃跑,也就是要做出正确的选择。

    首先要跑得快,至少比其他人跑得快,其次就是不要慌不择路,跑到绝路里去。

    左城,就是绝路,即便逃进去关闭城门,最多保得一夜安全,可敌军势大,左城迟早完蛋,所以他才不会入城,而是赶紧绕城向北逃。

    要赶在敌军骑兵拦截之前逃出去。

    胜败乃兵家常事,打败仗没什么,关键是逃出去后重整旗鼓,而侯莫陈琼北逃的同时,不忘分出四十余骑,向着西面郑州疾驰而去,要把兵败的消息及时传递给尉迟顺,让对方早做准备。

    他自己会撤到曹州北境的离狐,收拢残兵,看情况而定是否退守濮阳,尽可能拖延时间,让邺城那边有机会召集援军。

    朝廷直属的兵马怕是没多少了,唯一的选择,就是分权、让利,调动河北各地世家高门还有豪强大户们带着部曲私兵来“勤王”。

    然而分权容易收权难,世家高门、豪强大户分了权力,不会老老实实交出来,日后邺城朝廷对州郡的控制力会下降很多。

    但除此之外,还有选择么?

    侯莫陈琼正琢磨着如何将宇文温大军挡在黄河以南,忽然东侧野地里号角声起,抬头看去却是一支骑兵自东而来。

    想必是东来敌骑想要拦截溃败的队伍,侯莫陈琼一行人足有数百骑,除他之外还有数名将领,都有部曲紧紧相随,所以这支兵力最多刚过百骑的追兵,不是什么大麻烦。

    果不其然,横冲过来的骑兵见着侯莫陈琼一行人数众多,不敢贸然拦截,移动速度明显放慢,接连吹响号角,看样子是要召唤援兵来帮忙。

    侯莫陈琼没时间与这股骑兵纠缠,快马加鞭,向着北面疾驰而去。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