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一十四章 选择

    火光冲天,人声鼎沸,倾巢而出的大军,正要竭尽全力歼灭落入重围的敌人,结果却被对方的奇兵趁虚而入,一东一西夹击,猝不及防之下,无所适从。

    不仅如此,左城内响起爆炸声,火光大作,看来城里也出事了,许多士兵明白大事不妙,勉强抵抗了一下,见着从东面侧翼夹击的敌军势大,不顾督将阻止掉头就跑。

    后方溃散,前方正在苦苦支撑的队伍也没了斗志,面对士气高涨、不断向前挺近的长枪阵,许多士兵掉头就往北面跑,崩溃一开始,就再也停不下来。

    出营作战的士兵乱成一团,营内士兵也乱成一团,南边有敌骑冲击来到处纵火、杀人,而东面也有敌兵冲进来,见人就砍。

    一场本该是里应外合的战斗,变成诱敌深入的伏击战,而伏击战刚开始没多久,却变成“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大逆转,原本胜券在握的侯莫陈琼,面对急转直下的败局,只能无奈的下令撤退。

    兵败如山倒,已非人力所能挽回,他打了几十年的仗,明白这个道理,再不甘心也得面对现实。

    胜仗他经历过,惨败他也经历过,既然败局已定,那就只能尽量止损,尽可能将更多的兵马撤出来,撤到黄河边上的濮阳据守。

    守住白马津,延缓宇文温渡河的速度,为朝廷调集兵马争取时间。

    而光撤退还不行,大营一隅堆积如山的粮食以及辎重物资要一把火烧掉,绝不能留给宇文温。

    紧急关头,侯莫陈琼急而不乱,分派将领执行相关事宜,随后骑上马准备撤离,贺兰宽却没有离开的意思,召集部曲及所部兵马备战。

    他选择留下来断后,要为侯莫陈琼及其他将领撤退并焚烧粮草辎重争取时间。

    大溃败时,敢于自告奋勇断后的军队勇气可嘉,当然,贺兰宽也有可能投降,不过侯莫陈琼不这么想,见着对方意志坚定,他下马向对方郑重行礼,随后上马离开。

    自告奋勇断后的贺兰宽,当然不是找借口留下来以便投降,他既然已经做了选择就不会后悔,虽然现在确实可以后悔。

    看着面前的部曲,看着忠心耿耿的将士,贺兰宽拔出佩刀,向着火光之中汹涌而来的敌人,奋力高呼:“儿郎们!随本公杀敌,为大军断后!”

    “是!”

    众人大声回答,拿着手中武器,跟随贺兰宽迎向如狼似虎的敌军。

    狭路相逢勇者胜,双方队伍在狭窄的营区道路上展开激战,血腥而残酷,没有轰天雷打头阵,靠的全都是血肉之躯,还有一往无前的勇气。

    火光之中,鲜血四溅,到处都是敌人,己方势单力孤,耳边都是厮杀声,贺兰宽仿佛回到了那一天,自己同样深陷重围。

    那天,周军围攻齐军死守的晋阳,天子宇文邕亲自指挥将士从晋阳东门攻入城内,眼见着就要大获全胜,却被齐军分兵绕城抄了后路,与此同时街道两侧也冲出许多伏兵。

    晋阳是高氏霸府所在,高氏颇得人心,而那些伏兵之中,竟然有大量老弱妇孺。

    他们有的站在房顶,有的从房屋里冲出来,手持各式各样的武器,甚至还有木棒、石块,疯狂的攻击入城周军,街道狭小,周军施展不开,首尾难顾,被敌人前后左右夹击,伤亡惨重。

    贺兰宽和兄长贺兰璨,为保护天子撤退而浴血奋战,许多同袍倒在他们身边,而天子距离城门不过咫尺之遥,却如千里之远。

    许多担任侍卫的权贵子弟,为保护天子而战死,贺兰璨身中数箭倒在血泊之中,贺兰宽想要把兄长的尸体抢出城,却被石头砸中脑门,昏死过去。

    当他醒来时,周军已经再度攻入晋阳,自己是被人从尸体堆里救出来的。

    贺兰氏是宇文氏的亲党不假,但父子两代人已经尽忠了,所以没有丝毫亏欠,宇文氏的不孝子孙败家业,与贺兰宽无关。

    对他来说,宇文氏失去人心,那是咎由自取。

    贺兰宽面对表侄宇文温的劝降不置可否,他的选择不止一个,虽然做宇文温的内应能立大功,借此在长安朝廷有一席之地,但反着来,同样能立大功。

    把宇文温干掉,宇文氏在河南、淮北的局势瞬间恶化,邺城朝廷稳住阵脚,必然能趁机反攻,联合陈国对付宇文氏,南北夹击。

    届时即便尉迟氏无法攻入关中、山南,也能东西对峙,他,同样能在邺城朝廷有一席之地。

    尉迟氏已经撕破脸,迟早要改朝换代,而贺兰宽的故交杞王宇文亮,如今还在维持体面,没有和天子翻脸,但总会翻脸,到时候又落得宇文护的下场,投靠过去的他该怎么办

    世事无常,贺兰宽不想再冒险,所以做出了选择,而他的选择现在看来是错的,那就要承担后果。

    父亲选择站在宇文护一边,铲除有威胁的元勋,保住宇文氏的江山,却成了废立天子的帮凶,被称为“为虎作伥”,这就是后果,那又如何

    兄长贺兰璨,选择成为宇文氏的忠臣,所以战死了;而对于贺兰宽来说,既然选择成为尉迟氏的忠臣,战死又何妨

    身边人越来越少,贺兰宽身被数创,而涌入军营的敌兵越来越多,看着大量敌军弓箭手正在前方集结,对着这边弯弓搭箭,他从阵亡者手上拿起一面盾牌,率领残部向着前方冲锋。

    愿赌服输,输了就输了!

    。。。。。。

    化作火海的军营,到处都是奔走呼号的人影,其中掺杂着大量惊慌失措的青壮,他们被官府征发从军,只是做一些体力活和杂务,从没杀过人见过血,如今大营乱成一团,个个吓得抱头鼠窜。

    到处都是流矢,一不留神小命不保;到处都是大火,若是跑进死路,就会被活活烧死;到处都是士兵,一波一波的敌我难辨,青壮们如同无头苍蝇般乱窜,哭喊连天。

    此时的军营,化作地狱,瑟瑟发抖的青壮们,求生不得,却不想死,正走投无路间,救星来了。

    冲入军营的队伍有很多,有的队伍打着白底红圈旗,向着惊慌失措的青壮们呼喊:“靠过来,抱头靠过来,不要乱动,保你们安全!”

    虽然口音听不太懂,但见着有人抱头跑过去,真的没被砍死,更多的青壮抱头跑去,跑向那些打着白底红圈旗的队伍。

    那些队伍里的士兵分发给他们白色裲裆,让他们穿在身上后跟着队伍走,时不时有小股士兵冲出来,却被这些队伍轻易击溃,而见着投降能保命,又有更多的人跑过来投降。

    争先恐后投降的士兵、青壮越来越多,各自队伍慢慢壮大,而前进的方向只有一个,那就是开始冒起浓烟的粮仓和草料场。

    投降的士兵,被押到别处看管,而身着白色裲裆的青壮们,被队伍带到开始燃烧的粮仓外,分成若干队,拿着各种各样器具,分工协作、打水救火。

    “大家马上救火,扑灭了大火有炊饼吃!”

    “谁敢偷溜,格杀勿论,谁敢怠工,格杀勿论!”

    杀气腾腾的讲话,即便有口音,但傻瓜都听得懂,青壮们看着开始燃烧的粮仓,又看看士兵们手里的尖刀,很快就做出了选择。

    打水的队伍,从粮仓延伸到营外五丈沟,不顾四周还在厮杀,大家开始奋力打水、运水救火,粮仓一侧,冒险入营的西阳王宇文温,看着冒出浓烟的一座座粮仓,心急如焚。

    仗,是肯定胜了,追击溃兵,不是他的任务,而现在他要做的,就是扑灭大火,不要让粮仓付之一炬。

    敌军撤退,一把火将粮仓点了,够狠、够决绝,而对于宇文温来说,必须赶紧灭火,尽可能抢救出更多的粮食。

    宇文温的军队不缺粮食,但今夜一战必然俘虏很多人,靠现有的粮食养不起,又不能遣散俘虏免得让尉迟氏再度收拢借以恢复元气,到时候粮食不够吃,就只能搞万人坑这种大屠杀。

    但宇文温可没丧心病狂到这种地步,这些俘虏大多是普通百姓和士兵,又不是冥顽不灵成日里挖国家墙脚的地头蛇。

    这么多青壮劳动力若能活下来,就算不当兵,组织起来恢复生产再合适不过,所以面对大屠杀和拼命救火,宇文温选择后者。

    见着火势有失控的危险,他卷起袖子就要去提水桶,被极度紧张的侍卫们苦苦拦住:“大王!如今到处都是流矢,可不能。。。”

    “废话少说!一起去救火!”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