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一十三章 却月悲回风

    五丈沟北,夜袭不成反被包围的队伍,经历了最初的惊慌之后,收缩结阵,背靠五丈沟摆出了半圆形的阵型,宛若一轮残月。

    本来应该冲入敌营大开杀戒的骑兵,奋力疾驰杀敌,为己方结阵争取时间,待得阵型已成,便纷纷撤回阵内。

    刀盾手顶着盾牌组成盾墙,形成残月的外弧,其他士兵手持长矛在盾墙之后,又有弓箭手不时向外放箭,尽可能延缓敌人逼近的速度。

    背水列弧阵,此阵名为“却月”,据说为晋末刘裕所创,当时刘裕率领晋军北伐,在黄河北岸设却月阵,两千余晋国步兵,杀伤数万魏国骑兵。

    晋军的却月阵,以车阵为外缘,后背所依的黄河上,是己方水师战船,而此时的却月阵,只能依靠盾牌为墙,后背所依的河流上,却是敌人的战船。

    船上士兵见着不速之客于北岸结阵,后背大开,便弯弓搭箭要将其射得人仰马翻,未曾料固定船只的竹蒿折断,脚下船只忽然剧烈晃荡,似乎有人潜于水中奋力摇船。

    有士兵猝不及防之下落水,被水中之人抓住往河底拽,因为身着铠甲负担很重,挣扎了几下便溺水身亡,而有的落水者则被人抓住然后一刀抹脖子。

    突如其来的水中之敌,让船上士兵有些慌乱,拿着长矛向水里乱戳,只见些许血迹浮上水面,但落水的人更多,水中乱成一锅粥。

    南岸草丛中忽然冒出许多人影,向着水面战船放箭,与此同时北岸却月阵里也有弓箭手向战船放箭,南北夹射,水中又有人搞乱,战船上的士兵伤亡惨重,船队瞬间损失大半。

    水军失利,无法截断来犯之敌的后路,坐镇大营的侯莫陈琼立刻调兵遣将,大量骑兵经由大营南侧浮桥渡河抵达五丈沟南岸,随即沿着河岸向东疾驰,要从陆上截断敌军南逃之径。

    侯莫陈琼为了将来犯之敌一网打尽,做了精心布置,不但早就打造小型战船,要在水上截断对方退路,同时还安排骑兵随时准备渡河,在南岸拦截溃兵。

    所以骑兵们早已准备就绪,反应速度很快。

    出击的骑兵不一会便抵达南岸,向着突然出现的敌方援兵逼近,正要冲击之时,当面迎来数百步兵。

    步兵手持团牌、短刀,又有人拿着带勾长矛,以松散队形迎向策马疾驰的骑兵,其后有弓箭手放箭掩护,即便整体人数不占优也悍然不惧。

    步、骑很快接战,步兵或左右跳跃、或以牌遮身就地一滚,避开骑兵戳来马槊,以勾矛戳、勾骑兵,或用短刀砍马腿,打得骑兵人仰马翻、伤亡惨重。

    与此同时,有士兵用便携式车载搭桥装置向北岸抢搭浮桥,看样子是要接应北岸以却月阵据守的友军南撤。

    火光闪烁间,这一企图让通过千里镜观察战局的侯莫陈琼注意到,他再次调兵出击,由浮桥渡河抵达南岸,要将敌军的后路切断。

    与此同时,令北岸兵马全力进攻,要将正在负隅顽抗的敌军歼灭。

    本就有人数优势的设伏队伍,听得大营鼓声催促,又见敌军阵内竖起大旗,上书“宇文”二字,不由得热血沸腾。

    主帅已经当众宣布,若得敌帅宇文温首级者,朝廷必封国公,食邑万户,封妻荫子,如今宇文温就在面前,富贵唾手可得,谁能不动心

    骁勇之士们呼喊着向盾墙冲击,冲在前排者盾墙间隙刺出的长矛捅翻,第二排、第三排的同袍继续奋勇向前,投掷出所剩不多的轰天雷后,接连撞阵。

    要破盾墙,轰天雷不够大斧凑,也可用铁钩、铁爪去扒,而对于准备就绪的伏击者们来说,用来破盾的大斧、铁爪、铁钩早已准备了很多。

    却月阵的外缘不是马车而是盾墙,人力便可扯动,看起来严密的盾墙,在将士们不计伤亡的冲击下纷纷崩塌,火光之中,却月阵渐渐崩溃。

    秋风大作,赤炎张天,裹挟着热浪的大风在战场上空回旋,带起厮杀声直冲天际。

    欢呼声起,却月阵如同重伤不治的猛兽,临终前发出一声哀鸣,随即全线崩溃,破阵成功的将士红着眼奋勇争先,要活捉敌军主帅宇文温。

    然而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又是一阵,那是长枪猬集如林的长枪阵。

    却月阵外缘的盾墙,为长枪兵结阵争取了时间,而长枪兵们的长枪一开始是放在地上,并不是立起来宛若树林,所以突然出现时,让破阵之人愕然。

    号角声起,长枪阵猛然发力,迎着破阵的人海发动反冲锋,多年的苦练,让长枪兵在结阵推进时依旧能够出枪,依旧能保持极高的命中率。

    身着重甲的骁勇,如同一只只田鸡被轻易刺穿,瞬间伤亡过半。

    在密集的长枪阵面前,队形松散的破阵士兵一触即溃,而其后蜂拥而至、争先立功的将士躲闪不及,前后拥挤在一起。

    快速推进的各长枪阵,将挡在面前的敌兵毫不留情捅翻,倒地呻吟的伤兵,被阵前猫着腰清障的“老鼠兵”用短刀“清除”,势不可挡的长枪阵,碾压着一切当面之敌。

    战场外围,督战的各部将领见战局突变,立刻下令吹响号角,让预备队投入作战,要将对方的“回光返照”打退。

    与此同时,战场上空忽然响起凄厉的号角声,那是手摇式警报器发出的啸叫,以此为出战信号的虎林军战锋队,从各长枪阵间隙里出击,如下山猛虎般扑向混乱的敌军。

    伏击者们的重围,瞬间便被反冲锋的虎林军将士砍出一道道裂缝,而裂缝越来越大,本来收缩起来的骑兵,沿着同袍们砍出的裂缝向外冲击。

    在不远处大营督战的侯莫陈琼见状心急如焚,他没想到宇文温所部兵马战斗力如此之强,在被重重围困的情况下竟然还能困兽斗到这种地步。

    己方再不全力以赴,恐怕这头猛虎就会突破牢笼逃走了!

    他当机立断,下令所有备战的兵马全部出击,又命人放火船,烧断敌军已经搭起来的浮桥。

    大营东、南两侧,大量兵马汹涌而出,其中许多士兵虽然夜间视力差,但到处都是火光,勉强看得清楚,而己方人多势众,只要跟着队伍一拥而上即可。

    猎物即将挣脱牢笼逃跑,设伏的猎人放出所有猎狗,要使劲浑身解数将猎物困死,投入作战的士兵越来越多,五丈沟南北两岸战场喊声如潮,马蹄声亦如潮。

    然而有一部分马蹄声却是从南边传来的。

    行军总管史万岁,亲率一千骑兵进入战场开始作战,自南向北突击,他的目标是浮桥,但不是去增援己方搭建浮桥的友军,而是敌军大营南侧过河浮桥。

    西阳王亲自领兵为饵的策略成功,吸引了大量的敌军出营围攻,史万岁扫了一眼北岸,见着虎头旗飘扬,听着虎头旗下如潮的呼喊声,知道西阳王无忧。

    所以,敌营的过河浮桥,就是他突入敌营的最佳通道!

    史万岁率领部下径直向着敌军浮桥冲击,本已过河或者正在过河的敌军兵马,一门心思要对付东面,对于侧面冲来的骑兵一时间反应不及,眼睁睁看着对方撞了过来。

    仓促间组织起来的防线瞬间被击溃,前方正在为阻止搭建浮桥而交战的队伍见着后面被袭击,瞬间乱了方寸,而正走在浮桥上渡河的士兵们,被强行冲桥的骑兵撞得东歪西倒,惊慌失措间纷纷落水。

    刚点燃的火船,还没来得及放出去,正要砍断缆绳的士兵被呼啸过桥的骑兵撞倒、砍死。

    营门处挤着出门的士兵,被来袭骑兵投掷出的轰天雷炸得昏头转向、人仰马翻,一片混乱之中,史万岁领着部下冲入南门,四处纵火、马踏连营。

    旷野里,冲天火光照亮了行军总管韩擒虎的面庞,也照亮了他身后黑压压一片步骑,将士们看着眼前战场,斗志高昂。

    西阳王之计有二,一为里应外合,二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韩擒虎所部步骑五千,紧随西阳王过河,却未一起西行以防不测,是作为接应的奇兵,防的就是贺兰宽诈降。

    如今对方果然诈降,诱使西阳王入围,西阳王成了蝉,贺兰宽成了螳螂,那么接下来,黄雀就可以上场了。

    韩擒虎看着前方那已经沸腾的战场,扬起马鞭向前一指:

    “吹号,冲锋!”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