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零八章 细作(续)

    砍柴归来的士兵,得知在入营时有“惊喜”,那就是每人得加餐,加一个炊饼,这可是难得的好事,饥肠辘辘的士兵们很快便在营门外排起长队。

    为了避免有人浑水摸鱼,今日没砍柴也来领炊饼,回营的士兵们需要按照队的编制点人数。

    一队十个什,总共百人出头,每个队按什来排队,每个什由什长点人数,一人一个炊饼,要是做老好人给不是自己什的士兵混进来骗吃,其他人若知情不报,一经发现全队受罚。

    今日出营砍柴的队伍,出发时已经做了登记,此时回营的士兵,若不属于砍柴队伍,不得参与列队,也不得先入营,要在一旁等着。

    要等砍柴的队伍入营完毕,剩下的士兵才能入营。

    为了赶紧入营多领一个炊饼,急着排队的士兵们乱成一锅粥,各什什长咆哮着指挥本什士兵排队,营门外一阵鸡飞狗跳。

    除去砍柴的士兵,那些本不该出营,却因为各种原因出去的士兵,此时三五成群,看着砍柴的同袍们折腾,对方有有“惊喜”能加餐,让很多人颇为羡慕。

    一开始不是没有人动过浑水摸鱼的主意,但看阵势不对不好蒙混过关,大家就只能等着砍柴队伍排队入营,他们好赶紧回营休息。

    谁都想早些入营,然而越急越出错,许多士兵是被征发服兵役的百姓,大多左右不分,也没怎么练过队列,甚至连自己的队伍在哪里都弄不清。

    折腾了不知道多久,好不容易排成歪歪扭扭的队形,虽然看上去很难看,但好歹还算排成队了。

    经过队正的检查,各什列队依次入营,门口处有伙夫挑来的几筐炊饼,入营的士兵人手一个,旁人见了羡慕不已:果然是加餐。

    好不容易等着队伍入营完毕,其他等着入营的士兵正要往门里走,却被督将领着士兵拦住,说是要逐个检查是否有出营许可,不然就要追究擅自出营的罪责。

    士兵们听到这个说法的第一反应,就是“你莫非是头一天巡营的愣头青?”

    他们擅自出营,是被将领们派去“帮佣”挣钱,亦或者是想办法赚钱、打渔、打野味,虽然明面上说是违反军法,但每次事情闹开了,必然是不了了之。

    说什么“每人都要当众挨打二十仗以儆效尤”、“要追究所属队伍将领的责任”,这种话也就是拿着鸡毛当令箭的傻瓜才说得出。

    有兵油子甚至故意喧哗,鼓动其他人高声叫骂,煽动对峙,就是要把事情闹大,等到事情闹得不可开交,那些派他们出来挣钱的将领们也被牵扯进来,最后倒霉的就是这个要严明军纪的督将。

    在有心人的鼓动下,喧哗声越来越响亮,营门处场面开始混乱,就在这时,一队队彪悍的士兵从军营里冲了出来,如同饿虎扑羊般冲向鼓噪的士兵。

    他们挥舞着手中的木棒,向着面色大变的士兵们咆哮:“蹲下!全都抱头蹲下!谁活得不耐烦了可以站着!”

    “胆敢在营门闹事,你们是活腻了还是怎的!”

    有人撑腰,那名督将的胆气愈发壮起来,指挥人将要入营的士兵全都抓起来,然后指着前头几个人:“你们几个,指认自己的同伴,一起受罚,加倍受罚!”

    那几人知道今日是真的倒了霉,苦苦求饶,结果每人都被抽了一两个耳光,随后捂着脸去指认同伴。

    被指认的人,同样哭丧着脸,乖乖走到一旁,等着插标游营,然后当众受罚,因为是“结伙违反军纪”,惩罚加倍,要受四十杖。

    而剩下那些落单的士兵,要挨打二十杖,相对来说好一些。

    服服帖帖的士兵们,老老实实说出自己的隶属,由军吏逐一记下,随后一个个被人反绑双手,眼见着接下来就要插标游营,却被搜身。

    搜出来许多杂物,有铜钱、干粮、首饰、工具等物品,都是常见之物,

    搜出来的还有书信,大多是家书,还算是正常,但竟然能搜出蜡丸,那就蹊跷了。

    一名士兵的发髻里藏着个蜡丸,被人搜出来后,他奋力挣扎,拼命用嘴将被人拿着的蜡丸吞下,不顾旁人的撕打,咀嚼着口中蜡丸。

    “把他嘴扳开!!”

    “快把他嘴巴扳。。。他嚼舌自尽了!”

    “哎呀,这里也有人嚼舌自尽了!”

    。。。。。。

    案上托盘里,放着几张破损的纸条,都带着斑斑血迹,各纸条上字迹大多已经模糊不清,勉强认得出几个字,却无法连成完整的句子,让人看了摸不着头脑。

    纸条带着酸味,是从人的胃里取出,而被开膛破肚的人,早已嚼舌自尽。

    蜡丸,身份归属不明,拼命吞下蜡丸后嚼舌自尽,几件事连接在一起,意味着这几个人是敌军派来的细作。

    身上带着用蜡丸包裹的纸条,是为了防止水渍、汗渍将纸条上所写字迹弄得模糊,而这几个人混在砍柴回营的士兵当中,若不是被筛查出来,入营之后必然会把纸条交到某些人手中。

    结果,就在营门处暴露身份,为了销毁证据,这些人不惜将蜡丸嚼烂、吞下,试图毁灭证据,然后嚼舌自尽,免得熬不住严刑拷打供出联系人是谁。

    简单的推理,得出一个结论:军营里真的有人和敌军勾结,试图里应外合。

    只是这些纸条已经残缺不全,凭着残留的字迹,无法断定纸条里到底写了什么,也无法断定是谁在和敌人勾结。

    行军元帅侯莫陈琼,看着齐聚帐内的将领们,试图看出谁心里有鬼,但这只是徒劳无功的做法,因为肉眼无法看穿人的内心。

    没有确实的证据,他无法给任何将领定罪,若只凭怀疑就抓人,无法服众。

    然而若不是他今日临时起意巡营,这些纸条就会被细作送到眼前之中某几个人手上,这些人勾结外敌的行径,恐怕也不是今日才有。

    战局本来就有些不妙,如今蜀王薨,人心思变理所当然,所以侯莫陈琼可不会掉以轻心,因为若真有人勾结外敌,到后面死的恐怕就是他。

    侯莫陈琼真想抓出几个内贼,奈何没有确凿证据,所以,此时只能敲山震虎:“本帅三番五次下令,不得放纵麾下士兵擅自出入军营,结果呢!”

    “偌大一个军营,如同集市般,随便什么闲杂人等,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本帅接连几次提醒,看来有的人不放在心上,呵呵。。。”侯莫陈琼按刀巡视众将,大声发问:“军正何在?!”

    准备就绪的军正出列行礼:“下官在!”

    “有人违反军纪,纵容麾下将士随意出入军营,该当何罪!”

    “当众仗一百,鞭四十!”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