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章 暗流涌动

    金乌西落,宵禁已经开始,西阳城一隅,一队人马护着两辆马车走在大街上,巡城士兵见状正要上前拦截,见着队伍打出的旗号,随即停下脚步。

    队伍里有数人迎上来,为首之人拿出一个令牌,交到带兵将领手中,行了个礼说道:“我家郎主因为公务误了时辰,还请诸位见谅。”

    将领看了看令牌,又看了看马车,示意随员在记事本上记下时间和队伍所属,再将令牌递回去:“无妨,还请速速回府。”

    队伍继续前进,在一处府邸前停下,正门牌匾上写着“郝府”二字,黄州总管长史郝吴伯从第二辆马车内下来,直接走进自家私第。

    郝吴伯身为上官,本该以身作则,带头遵守宵禁制度,只是今日处理了几件紧急公务,所以耽搁了时间,从官署出来时,宵禁已经开始。

    郝吴伯向来骑马出行,但后来因为担任要职、肩负留守重任,为了以防万一,如今他在城内出行都是乘坐马车,还多一辆以混淆虚实。

    这有些藏头露尾的作态,让郝吴伯觉得自己像个做贼心虚的酷吏,成日里担心有人来寻仇,所以出个门都不敢骑马。

    若换作以往,他必然坦荡荡骑马出行,不过跟着某人久了,多少被对方影响,加上自己确实肩负重任,丝毫大意不得,所以才如此行事。

    脱去官服换了身衣物,郝吴伯转到正厅,妻子韩氏已经命人准备好了饭菜,和他一起用膳,咿呀学语的儿子也在。

    郝吴伯为儿子定了娃娃亲,亲家是许绍夫妇,他和许绍是好友,都是安陆人,从祖辈就有交情,如今郝吴伯有了儿子,许绍也有了儿子,两家约定,待得谁家先生了女儿,就和对方结亲。

    小家伙见着阿耶,哭喊着要抱,郝吴伯抱起儿子逗弄着,不知不觉饭菜都凉了,吃完饭的韩氏见状让奶娘把小家伙抱走,又让人把饭菜热了一下,陪坐在夫君身边。

    这一坐,郝吴伯便察觉妻子有所求,开口问:“怎么了有事要说”

    “嗯。”

    “府里产业有问题”

    “好得很。”

    “那,有话就说,你我夫妻,有何不敢说的”

    韩氏闻言期期艾艾起来,犹豫片刻后问道:“夫君,那个传闻是不是真的”

    “西阳城里近期有很多传闻呢。”

    “就是,就是年后官府要考试选拔的传闻”

    韩氏的声音越来越小,因为她知道自己这么问有些不妥,郝吴伯之前可是再三强调不会泄露公务机密,让她不要老是打听什么内幕消息。

    “你是问这个啊”

    郝吴伯放下筷子,韩氏生怕夫君生气,有些讷讷:“妾妾只是随口问问”

    “无妨,反正明日官府就会张榜公告,不止黄州,山南东道各总管府辖地,包括洪州总管府辖地,都会张榜公告,让大家早做准备。”郝吴伯笑了笑,以便让妻子不要那么紧张。

    “为夫今日回来晚,就是要布置公告之事,明年二月十五日,山南东道大总管府会在黄州州学举办考试,连考三日,选拔人才,名额五十五人。”

    “真的要考试!”

    韩氏闻言激动起来,其实这个传闻早就已经传得沸沸扬扬,只是官府一直没有正式表态,如今得知了“内幕消息”,韩氏想到自己那求官不得的兄长,哪里能不激动。

    郝吴伯知道妻子在想什么,再次叮咛:“考试选拔,是极其难得的机会,但能不能考中,得看是否有真才实学。”

    “考试会很难么”

    “肯定有难度,而且按成绩排名,光自己考得好没用,得比别人考得更好才有机会。”

    韩氏又期期艾艾起来:“那那”

    “试题,是从题库里随机抽的,主考官和考官再各自拟定一条大题,从中随机抽,所以,为夫也不知道题目到底有多难。”

    “喔”

    “所以,赶紧让你兄长看书!还要看看上次考试的试题集!”

    “啊啊是”

    小心思被夫君看破,韩氏有些不好意思,她兄长一直入仕无门,身居高位的夫君要避嫌,又是公事公办的态度,所以没有“举贤不避亲”,兄长到现在还是白身。

    不过她弟弟喜欢读书,熟读四书五经,如今有个难得的机会,参加考试选拔获得入仕的机会,想来通过考试得以入选的胜算很大。

    韩氏琢磨着自家兄长的入仕前景,郝吴伯琢磨着考试的筹备工作,事关重大,决不能掉以轻心。

    考试选拔,考中入选后就能当官,这种选拔方式让广大寒族子弟有了当官的机会,可想而知会有多少人为此拼命。

    然后各种盘外招纷至沓来。

    为了打听考试内容,有人试图行贿可能的考官候选人,有人试图行贿可能出题的州学博士,有人试图行贿负责印刷试卷的印刷作坊员工。

    甚至有人派“细作”以“应聘”的方式,到西阳各印刷作坊“潜伏”,试图提前获得试卷内容,亦或是重金聘请亡命之徒,潜入印刷作坊盗取试卷。

    事关无数人和家族之命运的考试,让西阳城内暗流涌动,让郝吴伯等官员头痛不已。

    考试选拔,试卷的保密工作是重中之重,有前一次的成功经验,大家倒不会束手无策,反正试题是从题库随机抽选的,试卷是考试当日凌晨随机抽作坊进行大批量印刷,不怕泄密。

    试卷右侧有“专栏”,写考生的姓名、籍贯,然后试卷收集时每二十份叠在一起,把最右端封起来、是为“糊名”,考官批阅试卷时,根本就不知道是谁的试卷。

    种种措施,都是为了确保考试的公平性,这个时候,州学有学者云集、印刷业兴盛的好处显现出来,换做别的地方,想要对试卷保密,其难度可是会翻上几番。

    但问题还有,大量参加考试的人员齐聚西阳,会带来严重的治安问题,一旦有患者和其他人混杂在一起,还会有爆发大规模疫病的危险。

    不仅如此,在放榜公布入选名单时,考生蜂拥而至看榜,要看自己是否入选,到时候必然人山人海,一旦处置不当,大规模踩踏事件必然发生。

    上一次考试,放榜时就差点出现这种情况,亏得现场维持秩序的官军将士反应够快,拼命组成一道道人墙维持秩序。才没有让群体踩踏事件发生。

    那么,下一次考试也不能出现群死群伤的大事件。

    郝吴伯知道黄州举办考试要面临的问题有很多,但考试一定要顺利举行、完成,决不能让人找到攻击“考试选拔”的借口。

    从汉时的“举孝廉”起,朝廷选拔人才的制度,到后面都会变成权贵、高门世家、地方豪强把持晋升通道的工具,寒族子弟根本就没有什么机会入仕。

    如今有一种比较公平的人才选拔方式出现,虽然受到寒族子弟的欢迎,但也受到多方质疑,如果在黄州举办的考试出了大事,“考试选拔”很可能就此夭折。

    郝吴伯很认同“考试选拔”这一人才选拔方式,他希望有朝一日,考试选拔能够形成制度,定期举行,让天下无数渴望入仕却被拒之门外的寒族子弟,有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

    所以无论如何,明年二月的考试都必须顺利进行,黄州总管府及黄州州府、西阳郡署的官员,都在为此而忙碌。

    而朝廷在黄州接二连三举办考试、选拔人才,为国选士只是明面上的说法。

    其中隐含有另一层深意,郝吴伯不知别人看出来没有,他是很清楚的。

    天子,是在用考试选拔的方式,收买山南荆襄各地人心,同样,西阳王,或者说杞王父子、伯侄三人,也在用考试选拔的方式,收买山南荆襄各地人心。

    所以一场考试,牵扯甚多,其中暗流涌动,一不留神被卷进去怕是要倒大霉。

    郝吴伯不会是主考官,但却是“承办方”的负责人,他可不想倒大霉,所以不敢掉以轻心,想着肩上的重任越来越多,他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在黄州的差不多十年时间,郝吴伯得到的历练可比其他地方官多得多,除了没有带兵打仗比较遗憾,几乎什么事务都处理过了。

    这都多亏“甩手掌柜”西阳王所赐,郝吴伯不由得无奈苦笑。

    西阳王倒是潇洒,在外面打仗砍人砍得快活,也不知何时能结束战事,回来处理那越来越多的政务。

    边想边吃饭,妻子韩氏不知何时离开,郝吴伯吃完饭后在书房看了一会公文,又陪儿子玩耍了一会,见夜色深沉,便转入寝室。

    刚进去,他就看见了韩氏的身影,随后愣住了。

    此时的韩氏,身上穿了黑色衣物,但全身上下曲线尽显,好像又没穿,仿佛光溜溜站在他面前一般。

    服妖!

    郝吴伯脑海里首先闪过这两个字,见韩氏娇羞的看着自己,只觉得口干舌燥。

    “夫君这是针织内衣好看么”

    “啊怎么怎么如此贴身”

    血气方刚的郝吴伯说话都结巴起来,他没想到传闻中伤风败俗的针织内衣裤穿在韩氏身上,竟然会让娇妻愈发妩媚动人。

    “奇装异服,简直是伤风败俗!”

    满怀期待的韩氏听得夫君如此说,惊得目瞪口呆,她可是满怀欣喜穿上“固宠神器”,要给夫君一个惊喜,结果

    委屈的泪水还没流出来,韩氏就被呼吸急促的郝吴伯拦腰抱起,往卧榻而去。

    “如此奇装异服,成何体统为夫要好好教训贤妻一番!今夜就莫要睡觉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