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九十七章 服妖

    翌日,临近午时,西阳王府门前车水马龙,身着常服的命妇们,在随行侍女的陪伴下走进王府内,王府司录厍狄钧,安排王府佐官们接待各位命妇,将来客带到宴客厅就坐。

    今日王妃在王府宴客厅举办“茶话会”,邀请居住西阳的许多外命妇赴会,这是外命妇们常有的往来交际,所以身为王府佐官有接待的职责。

    西阳王出征在外,厍狄钧留守王府,处理王府日常公务,多年的历练,他已经成熟许多,接待起诸位外命妇游刃有余。

    本来这种事是由王府长史来负责,但王府长史李纲迄今依旧滞留邺城,而对方之前为了保护王妃、世子,不惜在宫门前拦截奸相马车,要据理力争,尽职尽责,让人佩服。

    李纲有如此壮举,西阳王不打算更换长史,所以升任王府司录的厍狄钧,暂行王府长史职责。

    而王府司马张定发,同样在忙着接待客人,外命妇们入府之后,随行人员、马车要妥善安置,这涉及到方方面面的问题,所以肩负护卫王府重任的张定发要协调好相关事宜。

    因为有许多客人的缘故,王府前院里十分热闹,宴客厅内仆人们如行云流水般进进出出,布置茶话会所需的所有物品、用具、餐具,王府管家李三九在现场监督,决不许有分毫差池。

    王妃是大王的正室,身份同样尊贵,故而可以在前院宴客厅接待前来做客的客人,就和大王宴请客人那样,场面不能小,用度必须维持王妃品秩应有的水准。

    至于侧室,只能在侧院的会客厅接待客人,因为是妾,又没有诰命,不是外命妇身份,自然说不上什么大排场。

    看了看怀表,距离茶话会开始还有十五分钟,李三九又看看现场,没发现什么不妥之处,心中稍微放心,但依旧不敢掉以轻心。

    周国的外命妇品级,有大长公主、长公主、王太妃、王妃、太夫人、夫人、郡君、县君,先前王府接待过长公主,也就是天子姊姊千金公主,出过状况,还好状况不大,千金公主也没计较。

    之后王妃陪伴千金公主去邺城,结果遇到一连串变故,最后滞留北方,直到不久前才平安返回。

    王妃回来后,到府拜访、慰问的命妇们络绎不绝,但今日是王妃回来后第一次举办“茶话会”,邀请命妇们共聚一堂,如此大场面,出了纰漏可是会让王府颜面无光。

    所以无论是王府佐官还是管家、管事,都不敢掉以轻心。

    黄州甚至山南荆襄地区,西阳王妃是最高品秩的外命妇,今日到访的客人之中,都为夫人、郡君、县君,她们的夫君,大多是西阳王麾下虎林军或官军将领,爵位为公爵、侯爵,也有子爵。

    男主外,女主内,西阳王宇文温率领各部将领在外打仗,要为天子荡平奸逆;西阳王妃尉迟炽繁就在府里接待各部将领的夫人、郡君、县君,要带着自己人一起把各家产业经营得更好。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今日茶话会的主题不是外命妇们闲聊、互相吹捧,而是要商讨一系列发展策略,让诸位命妇们跟上形势发展,将各自府里产业经营好。

    西阳王,是主导针织业发展的领头羊,跟在其身后的,除了各纺织作坊东家,还有被称为“娘子军”的外命妇们,她们为夫君打理府邸,都有经营产业,其中大多和纺织业有关系。

    如今黄州即将发展针织业,娘子军的“主要将领”当然要和“主帅”一起“军议”,定下“用兵策略”,争取打赢一场又一场的战斗。

    时钟走到十一点五十分,客人们依次入场,十一点五十五分,西阳王妃和两名侧室入场,和来客寒暄,十二点整,主客就坐,茶话会正式开始。

    王府侍女们分别为宾客沏茶,宴客厅内弥漫着芬芳的茶香,又有能自己演奏的音乐柜在一旁演奏音乐,音乐宛若山涧溪水,叮咚悦耳。

    各色糕点、甜点端上宾客面前的食案,但最重要的“食物”,是一本本厚厚的资料,还有各类针织品。

    其中就包括被传得神乎其神的“固宠神器”针织丝袜、针织紧身内衣裤。

    针织丝袜、针织紧身内衣裤,因为在风月场被客人们狂热追捧,如今恶评如潮,有识之士对这种奇装异服深恶痛绝,认为此乃服妖现世,不祥之兆,官府应当禁止。

    服妖,意指奇装异服,古人认为奇装异服会预示天下之变,故有“服妖”一词。

    然而针织袜和针织内衣裤并不是外衣,所以有识之士的深恶痛绝虽然获得许多人认同,但官府不可能禁止:袜子和内衣裤要禁,那么抱腹要不要禁

    而正是因为“服妖”一说,使得针织丝袜和针织内衣裤的名气迅速传开,关于这两种针织品的订单很多,需求量十分巨大,按照现有针织作坊的生产能力,要完成所有订单得到五年后。

    这意味着发展针织业大有可为,如今的问题,是如何快速扩张产能,以满足巨大的市场需求,为参与针织业的东家们获取巨额利润。

    诸位命妇们仔细看着针织丝袜,感受着针织内衣裤的弹性,许多人都有些尴尬,因为她们都不由自主想到自己变成“服妖”之后,夫君看向自己时那火辣辣的眼神。

    传闻中的“固宠神器”,许多人之前未见实物,如今拿在手中,是真的感受到了其上的“神通”。

    她们中绝大部分人,当年就是普通民女,经媒婆撮合,嫁给了立下战功的虎林军和官军士兵,原以为靠着些许田产和房产,就能和夫君一起过上丰衣足食的好日子,没想到好日子越来越好。

    她们的夫君跟着西阳王在战场上浴血奋战,不断立下战功,不但有田地做奖赏,还得朝廷封赏,有了爵位,实现了封妻荫子的梦想。

    昔日目不识丁、不知礼仪的民女,如今成了地位高贵的外命妇,自家又在西阳王府的引领下,经营产业,货殖生利,家境已经由丰衣足食变成锦衣玉食。

    她们都学会读书写字,能够写亲笔信,学会算数,会打算盘,会算账、查账,已经不是当年“粗鄙”的民女了。

    她们还学会了“理财”,把许多钱存到日兴昌生息,也经营产业,经常到王府走动,听听王妃、两位院主透露的消息,紧跟黄州产业发展的动向。

    所以,此次茶话会是一次良机,是参与到针织业这一新兴产业的良机,其他人可没有这种机会。

    命妇们赴会,带来最得力的心腹侍女,帮忙记录重要消息,帮她们汇总疑问,自己也好发言。

    关于针织业发展情况的资料很多,光看都得花不少时间,所以要有人来讲解,主讲人不是王妃尉迟炽繁,而是针织作坊的东家、司马令姬。

    再由西阳王府的玉竹院做补充,至于针织业的“周边产业”发展情况,则由王府的芳兰院来说。

    司马令姬之夫吴明,救了西阳王妃和世子,所以王府将针织作坊转给他们夫妇,而吴明同时还救了长公主,故而天子有封赏,赏其县公爵位。

    当年的废后司马令姬,以“吴明妇司马氏”的身份,得封县公夫人,成了外命妇,此时向各位命妇们做讲解,身份上没有任何问题。

    为了今日的讲解,司马令姬精心准备了许久,厚厚的资料当然不可能照本宣科,她要挑重点来说,让与会的客人们对针织业的情况有个大概的了解。

    在讲解开始之前,王妃要先向宾客们介绍一个人,那就是她的妹妹、西阳王的“翠荷院”,尉迟明月。

    身着常服的尉迟明月来到姊姊身边,向着满堂宾客行礼,命妇们见着这位和王妃样貌几乎一模一样的“翠荷院”,不由得惊叹不已。

    前一段时间闹得满城皆知的“西阳王奉旨纳妾”,今天大家终于见到了正主,这位“翠荷院”小尉迟氏,和王妃大尉迟氏真是绝色姊妹花。

    加上不遑多让的“芳兰院”,还有稍逊一筹的“玉竹院”,命妇们在想,西阳王的几位女眷,不用靠那“固宠神器”变成服妖,也一定能让西阳王迷得神魂颠倒。

    尉迟明月是见过大场面的人,言谈举止落落大方,尉迟炽繁对此很满意,她今日就是要正式向命妇们引见她的好妹妹,让大家都知道,妹妹日后就是她的代言人。

    讲解开始,司马令姬拿着发言稿,先看了看时间,时钟指到十二点二十分,她预计要讲解两小时,而整个茶话会至少要到十六点才结束。

    “首先,要澄清一件事,所谓‘服妖’之说,纯属无稽之谈!”

    “如果说针织袜、针织内衣裤是奇装异服,那么请问,抱腹是不是奇装异服有谁会穿着抱腹在公众场合行走又有谁会穿着针织内衣裤在公众场合行走”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