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九十五章 安排

    王府后院一隅,名为“翠荷院”的小院,是西阳王新纳侧室尉迟明月的住处,尉迟明月为西阳王妃尉迟炽繁之妹,也是被天子废为庶人的废后。

    一如“玉竹院”、“芳兰院”的称呼那样,王府仆人以院子的名字称呼院子的主人,“翠荷院”就是尉迟明月的代称。

    翠荷院虽然是新院子,但院内各项生活设施齐全,分前后院,有自己的小花园,院主起居的房间有玻璃窗,还有小库房和小灶。

    小灶不常用,因为王府的一日三餐主食、糕点、零食都是由厨房集中提供,甚至夜宵也是如此,小灶的存在只是为了防备不时之需,譬如保温。

    此时,侍女正在用小灶温热午饭,此时已是午后,而本该用午膳的“翠荷院”,直到现在都没有吃一口。

    寝室,“翠荷院”尉迟明月坐在榻上抽泣着,眼泪水吧嗒吧嗒往下掉,擦泪的手帕已经换了,但她丝毫没有停止哭泣的意思。

    前几日,她的姊姊、西阳王妃尉迟炽繁感觉身子不适,故而今日医生来把脉,结果把出的是喜脉:西阳王妃怀孕了。

    得知这一喜讯的尉迟明月在高兴之余,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随后也觉得自己身体不适,所以让医生也给自己把把脉。

    尉迟明月激动万分的等结果,因为她觉得自己和姊姊在涡阳时,陪着夫君折腾了几晚,那么既然姊姊有了,自己也应该怀上夫君的骨肉。

    结果医生没把出她有喜脉,反复几次把脉都把不出来,满怀期待的尉迟明月如遭五雷轰顶,对着午膳呆了许久之后,委屈得哭起来。

    她的想法很简单,在涡阳从那晚起,每晚姊夫。。。夫君要了姊姊几次,就要了她几次,夫君和姊姊做过的姿势,她都和夫君做了,结果姊姊怀孕了,自己没怀上,那就只有一个可能。

    自己不孕!

    越想心越苦,尉迟明月觉得自己好不容易有了归宿,和姊姊在一起侍奉夫君,就等着生儿育女,和夫君白头到老,结果自己竟然生不出孩子。

    没有后代,老了以后必然无依无靠,而生不出儿子,夫君肯定会渐渐嫌弃她。

    一时间,尉迟明月有万念俱灰的感觉,觉得才刚开始的幸福生活就要结束了,这时脚步声起,她以为是侍女来劝她用膳,刚要出言拒绝,却见是姊姊来了。

    见着姊姊来,尉迟明月心中愈发委屈,捂着嘴哭起来,哭得梨花带雨。

    尉迟炽繁方才得知自己有了身孕,怀了宇文温的孩子,正沉浸在幸福之中,却得翠荷院管事急报,知道妹妹出了状况,赶紧过来一探究竟。

    来的路上听了管事的汇报,心里有了数。

    如今见着妹妹这般模样,她是又气又好笑:“这是怎的谁欺负四娘了”

    尉迟明月只是哭,尉迟炽繁叹了口气,坐在妹妹身边,将其轻轻搂在怀里:“你都多大了,还和小女郎一般,一点事就哭。”

    “姊姊。。。姊姊。。呜呜呜呜。。。”

    “行了行了,多大点事,待得你姊夫。。。啊。。。大王回来,你多陪陪大王就一定会有的。”

    尉迟明月依旧泣不成声,在纠结未能怀孕是不是自己身体有问题,尉迟炽繁只好献身说法:“那年姊姊嫁给你姊夫。。。大王,哪里那么快有动静不是你急什么哟!”

    “可是,明明,明明在涡阳时。。。。”

    “这种事那谁说得准缘分,这都要看缘分,缘分未到,你就是喊破喉咙也怀不上。。。”

    做姊姊的好说歹说,才把妹妹从牛角尖里拽出来,用针织面巾擦去眼泪。

    念头通达的尉迟明月,终于觉得肚子饿了,侍女将温好的饭菜端进来,而尉迟炽繁又命厨房做几样糕点送来,让妹妹转移一下注意力。

    西阳王府名下产业有食肆五味斋,各种菜色、糕点花样众多,所以王府厨房的烹饪水准很高,可以做到连续几日三餐的菜色、糕点都不重样。

    入住西阳王府的尉迟明月,很喜欢王府的丰富饮食,尤其喜欢各种糕点、零食,尉迟炽繁怕妹妹贪嘴多吃导致发胖,之前是限制妹妹的用餐。

    这也是儿女们要注意的问题,因为宇文温反复强调过,哪个小家伙要是体重异常,就得去锻炼“减肥”。

    吃着可口饭菜,尉迟明月的心情渐渐缓和,尉迟炽繁坐在一边,轻轻摸着自己的腹部,虽然月份还早,不可能感受到胎动,但她还是想这样做。

    从抵达海州的第一个晚上起,直到离开涡阳,在宇文温的辛勤“耕耘”下,她有了身孕,如果能顺利生产,那就是她为宇文温生下的第三个孩子。

    力压另外两人,暂时领先。

    若按往日故事,身为王妃的尉迟炽繁即将临盆的最后一两个月,府里许多事务要转给玉竹院杨丽华、芳兰院萧九娘分担,待得她坐满月子才会将这些分出去的事情、权力收回来。

    现在,她不打算这么做,因为有亲妹妹在。

    尉迟炽繁带着儿子、妹妹回到西阳不久,便大操大办,精心运作了一番,派出队伍将尉迟明月风风光光接入王府,虽然走的是侧门,但架势不逊于正式出嫁。

    她让全西阳的人都知道,西阳王奉旨纳妻妹为妾,小尉迟氏,是西阳王的侧室了。

    而她自己,在西阳王府有了个得力“助手”。

    尉迟炽繁认为既然有“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的说法,那么亲姊妹就该携手互助,她要和妹妹一道,牢牢握着王府后院大权,一起管理王府名下众多产业。

    之前大王分给两个侧室管理的产业就不说了,已成定局,无法更改,针织作坊转给吴明夫妇,那是没办法的事,毕竟吴明救了她和世子,理当得到重赏。

    现在,尉迟炽繁已经安排好妹妹的“工作”,从今往后,尉迟明月必须得和那两位一样,“为夫分忧”,分管部分王府产业。

    所以,对于妹妹的“强化培训”必须加快进行,她要让尉迟明月尽快熟悉王府各产业的运作,知道怎么查账、对账,知道如何管人。

    人一旦有事情做,每日里忙来忙去,就没心思多想别的,尉迟炽繁要尽快让妹妹忙起来,早些挑起大梁,为她分忧。

    待得尉迟明月用膳完毕,尉迟炽繁笑眯眯的看向妹妹:“四娘,从今日起,帮姊姊处理一些杂务可好”

    能帮姊姊做事、分忧,做妹妹的当然愿意,尉迟明月颇为期盼的回答:“好呀!姊姊要明月做什么事呢”

    “不急,慢慢来,姊姊先派人教你,教你如何对账。”

    尉迟明月闻言一愣,脑海里浮现出前几日姊姊对账时那壮观的场景:房间内堆积如山的资料,五六个不断打着算盘算账的侍女,从早算到晚,连吃饭都得掐着时间吃。。。。

    想到这里,尉迟明月说话都不利索了:“姊姊。。。我我我。。。我不行的。。。。”

    “不行不行也得行,不懂就学,今日下午就开始学!”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